第892章物所值
“你不懂,这东西,不是用价格可以衡量的。我感觉,这东西上面有一种神奇的气息,吸引着我。”那个叫老段的老板,嘀咕着。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气息,杨云帆可是清楚的。
“什么破气息?你来了藏地才几天,怎么变得神神叨叨的?”他的同伴则是不以为意。
“我跟你说,你那家公司去年盈利可不怎么样。你来的时候跟我说的,你只能动用三千万流动资金,还让我劝你收着点。这一下,你砸进去五千万,公司不开了?”
他的朋友倒是可诤友,实在是看下去老段败家了。
老段也是犹豫道:“就一次。我就花五千万!只要有人出更高价,我就退出。不过,我觉得,其他人多半也跟你一样,不会觉得这东西值钱……”
“一个亿!”
只是,那老段的话,还没说完。
另外一边,杨云帆一边吃烤肉,一边举起手,轻轻喊了一句!
什么?
一个亿!
这把青铜短剑,竟然有人出一个亿?疯了吧?
这是谁家的败家子啊!
一瞬间,不少人都看向了杨云帆。
“早听说杨云帆喜欢青铜器,一开始还以为是传言,没想到是真的。这么把青铜剑,他就出一个亿。听说,在东海市,他还花了三千万,买了一个破损的青铜鼎。”有认识杨云帆的,知道这是东海杨家的少爷,还是星海国际叶轻雪的老公,身价几百亿的土豪,就跟身旁人解释了几句。
“杨云帆,你是不是疯了?一个亿买一把青铜剑,有钱就可以这么败家啊?”杨云帆旁边的纳兰熏也是搞不懂,忙拉着杨云帆询问道。
杨云帆只是笑笑,道:“等会儿再告诉你原因。反正我从来不做亏本买卖。”
“一个亿,看来我是买不起了,这东西跟我有缘无份,也罢……”
那个刚才出价五千万的老板,张了张嘴巴,又算了算自己的资产。一个亿,他是出得起。不过,这里花一个亿,他的公司就不用开了。
“一个亿,一次。”
“一个亿,两次。”
“一个亿,三次,成交!恭喜这位帅气的先生。”
那个神秘女子敲了一下小锤,宣布成交。
刚才她注意到了,这是老板格桑带进来的朋友,不用怕他没钱。
“事实上,这把剑的金文虽然有一点破损,可这实在是一把十分神奇的宝剑。”
格桑让人把剑装进锦盒里面,送到杨云帆手边,笑道:“不满各位。我曾经对这把剑做过测试。它可以一剑斩断8枚乾隆通宝,并且是吹立断,我怀疑它是古代神剑之一。还是恭喜杨先生,宝剑配英雄。我相信,您是最适合这把剑的主人。”
“啪啪啪……”
在场的其余人,无论是羡慕还是抱着看好戏的目的,都给杨云帆鼓了鼓掌。
那位拍卖失败的段老板,这时候凑过来道:“杨先生,你介不介意,为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出这么高的价格?我可不相信,你是随便拍的?这把剑,我没看出来历,心里没底,所以只敢出五千万的价格。”
“对啊,杨云帆,我也想知道!”纳兰熏凑过来,也是好奇道。
杨云帆看两人的期待目光,想着这把剑,自己都拍下来了,以自己的武功,倒是不怕其他人来抢夺。
他清了清喉咙道:“殷太甲在位三十二年,以四年岁次甲子铸一剑,长二尺,文曰定光,古文篆书。”
“你在说什么啊?”纳兰熏听的满头雾水。
而一旁的那个段老板,则是瞠目结舌,手指哆嗦,有点说不出话来了。
“是,是那把剑……真的吗?”他看着杨云帆手里的锦盒,目光凝聚,似乎是要把这锦盒看出一朵花来。
杨云帆呵呵一笑道:“这个,我也不大确定。凭感觉买的吧。”
“凭感觉!”
段老板差点一口血吐出来,你凭感觉,不确定的事情,跟我吹什么牛?
不过,仔细一想,段老板也明白了,估计杨云帆就是个败家子,碰到喜欢的东西,就开高价买。
跟这种败家子,他懒得啰嗦。
被杨云帆这么一打岔,他对下面的拍卖品都没什么兴趣了,直接说身体不大舒服,先离开了。
等他走后,纳兰熏又凑过来道:“我知道你肯定是忽悠他的。你到底买了什么东西?这把剑,来头是不是级大?”
杨云帆笑了笑道:“我猜测,这把剑应该是定光剑。这是殷商王朝的皇帝太甲,所铸造的青铜古剑,传闻可聚日月光辉于刃尖,是商王室镇国神兵之一。你说,来头大不大?”
“是不是真的?”纳兰熏其他字眼没听到,只听到了商王朝的镇国神兵!
杨云帆嘿嘿一笑,“是不是真的,咱们做个实验就知道了。”
说话间,杨云帆退后半步,然后打开锦盒,把青铜剑拿出来。
他周到了一个角落,感觉光线差不多了。他把青铜剑对准光线。这青铜剑本身通体泛青铜色,有些幽暗,并不是那种光可鉴人类型的宝剑,不过当灯光照射到剑身上之后,整把定光剑好像是活过来了,那上面的缎纹犹如波浪一般,似乎在层层涌动。
最让人感觉惊奇的是,那层层波浪般的缎纹,似乎被什么无形的力量引导着,纷纷涌向定光剑的剑尖处,定眼看时,那剑尖犹如镶嵌了一颗宝石一般,在灯光下耀耀生辉。
“怎么样?”
杨云帆见纳兰熏都看傻了,未等其他人看过来,他就把宝剑放回了锦盒之中。
等到杨云帆把剑拿开之后,那道光芒也随之散去,纳兰熏揉了揉眼睛,说道:“杨云帆,我刚才没眼花吧?”
杨云帆笑了笑,答非所问道:“这把剑,应该是真的吧?”
“真的!肯定是真的!简直物所值。光是商王朝镇国神兵这个噱头,估计没有十亿,拿不下来。你真是太奸诈了,用一个亿就买下来了。”纳兰熏看到了刚才神奇的一幕,总觉得没有看够,死皮赖脸道:“嘿嘿……杨云帆,这把剑挺好玩的,借我玩几天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