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烟灯?
什么玩意?
张显愣了一下。
可他没有停顿,继续向船上飘去,万丰不淡定了,这等技能,可是大能者才该有的,莫非这位年轻的不像话的人是大能者?
在这大洋深处,可不限制大能者施为,虽然说大能者一般来讲是见不到的,他们不屑作这打打杀杀游戏,可没准哪位心血来潮出来溜达溜达,被他遇上了。
“大、大人,黑烟灯小的不要了,小的这就走。”
万丰被吓尿了。
那么黑烟灯真的被武圣抢走了吗?
非也。
武圣倒是去过鳖岛,是想从万丰那里买灵髓,不能找到拳头那么一块灵髓,但小些的积攒起来凑足拳头大那么一大块还是能凑足的。
可是万丰说没有,武圣也知道他的为人,所以也没啰嗦就告辞了。
武圣走后,万丰的夫人就吵着说黑烟灯没了,他一口咬定是武圣偷走了。
万丰也没做多想就追了过来。
张显此刻已经飘到船上。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如果不是来此胡闹,我们也不会干涉,但现在你诬陷、侮辱了袁尚,不洗清冤情,不道歉,你以为你能走掉吗。”
张显站在万丰面前冷冷的看着他道。
“他、、这、、我那宝贝黑烟灯的确是武圣走后就不见了。”
万丰向后退了几步,怯懦的分辨道。
万丰身后还有两位贴身护卫,这两人修为不见得多高,但是却散发着一股凶悍气势,他见张显逼进主子,自然是上前保护。
这两人有些浑愣,也就是说不是那么精明,不知道什么是怕,于是两人一左一右攻击张显。
张显撩了一下眼皮,撇撇嘴,抬手左右各一掌,倒也用了五分力。
“砰砰、、”
“呃、、啊!”
两人倒飞出去,跌落在甲板上又滚了几步远,佝偻着身体哀嚎惨叫。
“啊!大人莫动手,黑烟灯我不要了。”
万丰见张显看向他,战战兢兢的摆手后退。
“去死吧!”
万丰后退,似乎张显愣了一下,于是万丰眼中印度狠辣之色立显,手中黑芒一闪,随即狠戾喊道。
不过他那声音纤细,倒像一位泼妇骂街一般。
黑芒击在张显左胸,张显不由退了一步,也回过神来。
他摸了摸前胸,那件普通青布袍出现一个拳头大的黑洞,露出里面的青龙战衣。
“这是什么术法?”
感觉手掌上传来寒冷却灼热感,让张显大为惊奇,这黑色火焰能量可要比冥桑那个厉害多了。
其实刚才张显失神,是用神识却查探船舱内的情况,看到了里面的情景,才让他愣了一下,两个神魂互通,神识看到的,能倒映在原勇士张显那个神魂上,因此才让他愣了一下。
就因为这一失神,才让万丰得以对他偷袭成功。
可让万丰惊骇的是,他那能冻结有焚烧任何物体的冰焰黑火,却没把张显怎么样。
这回他真的害怕了。
终于相信之前的判断了。
眼前这位看似年轻的人,真的是位大能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