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幕昏暗低沉,弧光在天际游弋,炸开数道火光。
忽然间,一道惊雷从破裂苍穹,从天际落下,震耳欲聋。原本连绵的小雨变得急促起来,片刻间就化作倾盆大雨。鞭打着地面,泥水飞溅。
狂风吹袭,大雨如瀑,天地间尽皆化作泽国,一道人影在泥泞的小路缓缓的行走着。
这是一个落魄的中年书生,面容清秀,拄着拐杖,闭着眼眸,偶尔睁开眼睛,却是空洞洞的一片,煞是吓人。
中年书生腰间携着一把剑,并没有打伞。即使是大雨之中,神态亦是从容不迫。在他身上好似有一层无形的气墙,凛冽的寒风,倾泻的雨水,都尽数迫开。
此时,雨势越发急促起来,稀里哗啦。暴雨中还夹杂着一阵冷风,刮的天地间一片轰鸣。
“有哭声?”
而在风雨声中,中年书生耳朵微微一动,他听到了婴儿的声音。
他一步步前行着,走的并不快。但每一步跨出,却似乎都有十来丈的距离,眨眼之间就到了数十丈外。
大雨之中,他已经来到了一座山神庙之外。
这是一间破败的山神庙,庙宇中空荡荡的,就连供桌和牌匾都没有,或是被附近的村民拿去当柴烧了。
唯有一尊一丈来高,青面獠牙的泥塑山神,还威风凛凛的立在神案之上,俯瞰众生万象。
在神像的下方,有一个篮子,哭声也是从篮子里传来的。
中年书生虽然眼盲,但所幸耳朵还很灵。他走上前去,从篮子里抱出了一个婴儿,婴儿还在啼哭,而在他胸前还有一块玉佩。
“还真有一个孩子。”
中年书生自言自语道:“方圆十里地都没有人,你这孩子又是从那里来的?。”
中年书生将内气传入孩子身体中,驱走寒气。那孩子身体暖和起来,也不哭闹了,抓着中年书生的衣领,咯咯直笑。
中年书生也咧嘴一笑:“你这小子被抛在山神庙中,又被我捡到,那也算是一桩机缘。我孤苦半生,想不到最后还能够捡到一个大胖小子,不亏,不亏。”
……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
白玉京不在天上,在江边的乌篷船上。
白玉京今年七岁了,长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一双眸子又黑又亮,偶尔转动间,透露出一股狡黠的意味。
他就是七年前被中年书生捡到的婴儿。
而他的名字,就来自于胸口的那一块玉佩。玉佩正面上就刻着“白玉京”三个字,下面就是浮云雕刻,而背面是一片光滑。
白玉京呆坐在小乌篷船上,他好动,却也静的下来。而比起寻常孩子,多了一分成熟。
至于原因,一方面因为中年书生从小带着他四处游荡,看过许多,自然也就成熟的快一些。
至于另一方面,就是他在六岁时,脑海里多出来一份记忆。这个记忆更是光怪陆离,却又十分真实。
在这个记忆里,有远距离传讯的长盒子,在街上奔跑的铁皮盒子,服饰也远比这个世界的人开放大胆的多。
在得到这份记忆的时候,他昏了过去,睡了整整三天三夜,才重新醒过来。
白玉京将这个事情告诉了中年书生,中年书生却是笑了笑,并且警戒他,这种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
白玉京如今已经融合了另一份记忆,有着不属于七岁小孩的成熟。
就在这时,旁边的芦苇丛中一阵骚动,一个人影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杵着拐杖,朝着白玉京所在的乌篷船飞跑了过来。
“小京,跑路。”
那人是一个中年书生,他大喊一声,身上挂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还瞎了眼睛,但跑的却是飞快。
“李骗子,你给我站住。”
“你个死骗子,别让我逮着,否则非要打断你的腿。”
在中年书生的后面,一群家丁模样的人正在追赶着,凶神恶煞的,手里拿着棍子,喊打喊杀。
白玉京当一听到中年书生的喊声,立刻站起身子,解开系船的绳子,拿起木浆,一扬手,木浆落入江流之中,也不见如何用力,乌篷船已如离弦之箭般划了出去。
乌篷船在江上疾行着,而那中年书生跑到岸边,足尖一点,整个人如同燕子般飞了起来,安安稳稳的落在乌篷船上。
“各位大哥,不用再追了,再见嘞。”
“多锻炼,人太胖了,容易出毛病,”
中年书生哈哈大笑,对着江边的那一群家丁挥手嘲讽做鬼脸。而那群家丁追到江边,没有船,骂了半天,最终也只有空手而归。
白玉京看着远处的家丁,略显惊讶说道:“李叔,你今天动静倒是挺大的。以前最多十来个人追你,这里的让我数一数,足足有二十五个。”
中年书生朗声笑道:“今天骗的是一个肥的流油的富绅豪门,我看他为富不仁,又一副小气巴巴的样子,就索性把他的仓库给洗劫一空。”
白玉京拍手赞道:“李叔就是李叔,三月不开张,开张吃三月。”
中年书生道:“没办法,你叔就是厉害。”说着,他就将一个包袱打开,又从里面拿出一包油纸和一壶酒。
“光顾着骗人,饭都没有来得及吃两口。这是这里有名的烤鸭和荷花酒,你叔我顺手拿回来的。”
两人坐在乌篷船上,油纸打开,里面露出一只肥硕的烤鸭,色泽红艳,散发出一股诱人的香气。
白玉京拿出杯子,给中年书生和自己各自倒了一杯酒,随即就开始喝酒吃肉。
这两天的时间里,两个家伙都是饱一顿饿一顿的,这一吃起来就一发不可收拾。
半刻钟的时间不到,一只烤鸭和一壶酒就被两人解决掉了。
但还是不管饱,那中年书生又拿出了两包油纸,这一次里面的却是二斤卤牛肉和二斤猪头肉。
等再将这两样东西风卷残云般解决后,那中年书生打了个嗝,说道:“你小子把手伸出来。”
白玉京闻言,虽不解其意,可还是将手伸出来。中年书生捏了捏白玉京的手腕,随即道:“你小子的年龄差不多了,《万藏书》也进入第一层,可以正式学武了。”
PS:灵感来源古龙大师七武器中的《长生剑》,新书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