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晃很快过去,下午三点整,小菲跟她妈妈按照约定,准时来了白老家里。
“东西都收拾完了吗?”我问小菲的妈妈。
“嗯,差不多了,值钱的东西都带上了,再就剩家里的房子跟那间超市了。”
“行,那你们先在这等一下,等天黑之后,我就带你们离开石城。”
小菲的妈妈听完我的话,点点头,但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
“您还想说什么,直说无妨。”
小菲的妈妈吞吐了半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小沈啊,不是阿姨不相信你的能力,但这天马上就要黑了,你看,是不是找个东西,先把我捆上,万一……”
“您放心吧,不会有万一的,对您所用的方法,我已经在别人身上做过实验,没事的,放心。”
我还以为小菲的妈妈想说什么,原来是这个。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虽然我再三安慰小菲的妈妈,让她放心,可她还是非常的紧张,时不时往窗外看,一分钟不到,看了十几次的手表。
小菲想要坐在她旁边安慰她,都被她撵到了一边,就怕自己会突然“变身”。
望着小菲的妈妈,我无奈的笑了笑,既然小菲想安慰都不好使,我这个外人也就别去照量了。
“巧云啊……”白老这时突然喊出一个熟悉,但却被我遗忘的名字,喊完之后,白老自己也愣了一下,随即叹了口气,神色也变得十分低落。
我本想要开口询问白老的,怎么一直没见到巧云阿姨,但却被孟婆的一个眼神拦了下来。
这是有事啊……
我心里合计。
孟婆又给我使了个眼色,让我跟她来,然后站起身,往后花园走去。
我看了白老一眼,起身跟上孟婆。
来到后花园,孟婆似乎还不太放心,隔着玻璃门往客厅看了一眼,见白老还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这才把巧云阿姨的事跟我说了出来。
石城的人,自从那次雷雨月圆夜之后,每到日落,就会由人变成类似僵尸的生物,简称类僵尸。
有一部分孩子,因为血脉中还有某种力量的缘故,幸免于难,但也有一部分人,在那之后直接死掉,症状就像是是某种急症,巧云阿姨,就是最后这一种人。
巧云阿姨照顾了白老很多年,这次突然离世,对白老的打击很大,虽然刚才那声巧云是白老自己喊的,可孟婆还是不想让我在白老面前再提起巧云阿姨,免得白老更加伤心,所以才给我使眼色,把我叫到这里来。
“唉,真是……”我长长的叹了口气,为巧云阿姨感到惋惜。她的为人很好,可没想到,却连变成类僵尸的机会都没能得到,直接就那么死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就在我跟孟婆说话的工夫,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若是放在平时,白老跟小菲的妈妈已经开始变身了,可是今天,他们却一点事都没有。
白老知道我的能耐,见天黑了,自己都没变身,并没有太过的惊讶,但是小菲的妈妈,却是连震惊带诧异,看样子,她在这之前,对我都没有太大的信心,并不认为我会治好她。
“妈妈,你没事了!”小菲见她妈妈没有变身,也是高兴的不行,欢呼之余,竟然跑过来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把我亲的一脸懵逼。
我转头看向孟婆,真想问问,这小菲是不是人格分裂,之前还对我那个样子,现在又对我这个样子,搞什么飞机?
孟婆觉察到我在看她,转头看了我一眼,但笑不语。
小菲呵呵一笑,对我说,“你别紧张,别看我年纪小,但是我为人恩怨分明,你昨天去我家超市偷东西,所以我才会对你那个态度,今天你治好了我妈妈,我很感激你,所以才会对你这样,就这么简单。”
“哦……”我点点头,突然反映过来哪里不对,一把拉住小菲的胳膊,“你等会儿!谁说我昨天去你们家超市是偷东西的,我昨天都跟你解释过了,我是去买,去买!”
“随便了……”小菲把手抽出去,冲我摆了摆,“反正也没几个钱,无所谓了,毕竟你治好了我妈妈,就是再多的钱,也比不上这个。”
“你少扯!这是两码事,我说了,我不是偷,我是去买,孟……白梦可以给我作证,就是她让我去你们家超市的。”
“行了行了,都说无所谓了……”小菲说完,不等我再次开口,就回到了她妈妈的身边,把我气的不行,最来气的是孟婆还在那边装哑巴不吱声。
晚上七点半,天色彻底暗了,我跟白老和孟婆打了声招呼,然后带上小菲母女,离开了白老的家。
从兜里扯出两条黑布条,我分别递给小菲母女。
小菲跟她妈看着手里的黑布条,都是一脸懵逼看着我。
小菲妈妈问,“这是干什么的?”
“蒙眼睛。”我淡淡回道。
“为什么要我们蒙眼睛?”小菲不解的问。
“别问那么多了,蒙上就是了,还有,就是没我允许之前,不准拿下来。”
“这又是为什么?”
“你小名是不是叫十万个为什么?怎么总喜欢问为什么?”我当着小菲妈妈的面,用手指头戳了她脑门一下,把她气得够呛,还要用嘴咬我手指头,被她妈妈拦了下来。
“小沈叫我们怎么做,我们怎么做就是了,别问那么多了。”小菲妈妈拉过小菲,把自己手里的黑布条系在小菲的眼睛上。
小菲虽然不愿意,但也没办法,只能捏鼻子忍了。
小菲妈妈随后拿过小菲手里的黑布条,系在自己的眼睛上,“好了。”
“记住啊,我没让你们取下来之前,千万不能取下来。”
我倒不是怕她们母女俩恐高,而是怕她们发现我居然会飞……
“嗯,记住了。”小菲妈妈点了点头。
抬手在母女俩面前挥了挥,见他们没什么反映,说明黑布条的隔光效果还不错。
于是我心念一动,幻化出暗金羽翼,一手提着一个,缓缓飞上夜空。
“怎么了,我怎么感觉自己好像飞起来了?”双脚才刚一离地,小菲就忍不住开口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