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园寺琉璃因为什么惨叫?

很简单,“龙魂气”!

“龙魂气”乃是至尊之魂气,有着镇压时间一切魂气的效果。如果把一般的“魂气”比喻成雪,那“龙魂”就是炽烈的阳光。

就如雪遇烈阳便消融一样,西园寺琉璃的“魂气”受到“龙魂气”侵蚀,也急剧的消融着,并且还给她带来了深入骨髓、灵魂的痛苦与镇压,所以她才不受控制的惨叫起来。

与此同时,因为和西园寺琉璃“共享魂气”,攻上前来的长宗天一也闷哼一声,冷气直倒抽,然后他原本威力不小的一击就瞬间被打断,迎接他的就是牧唐的“杀生切”,刀锋一刺一挑,就有样学样的将他握着“日出之剑”的那只手给砍了下来,同时一脚将其踹了出去

为什么不直接砍头,杀了他一了百了呢?

因为砍不到!

长宗天一也是身经百战的战士,就在那一瞬间,他就有了取舍,架起佩刀挡住了自己的头部要害,舍弃了“日出之剑”。

瞬息之间,牧唐也不可能做到圆满,也得取舍,既然杀不死长宗天一,那就夺回“日出之剑”也是一样一样的。

一瞬家,牧唐就将自己手中的“杀生切”换成了“日出之剑”。

突然,西园寺琉璃用力的甩开了牧唐的手,杀气腾腾,怒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牧唐道:“喂,我说过的吧?用这种方法会很痛苦。这可是你自己选的。怎么,这才几秒钟,你就受不了了?”

“呼!呼!”西园寺琉璃气的胸闷气短,对于牧唐所说的痛苦,她早就有心理准备,可是没想到竟然这么痛苦,简直就好像有无数的蚂蚁在她的身体里钻来钻去,啃食着她的血肉——这是痛苦吗?这简直就是噩梦!

可她又清楚的见到了牧唐这一法子的效果,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眼睛就盯着“日出之剑”,“把‘日出之剑’还给我!”

有了“日出之剑”,就可以斩断自己和长宗天一之间的联系,就不用再吃刚才的苦头了。

牧唐道:“还给你?你搞错了吧?这‘日出之剑’本来就是属于我的,好么?只不过是被你夺走了。现在回到我手里,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你!”

西园寺琉璃登时气的火冒三丈,“无耻!‘日出之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

“喂,你是有健忘症是吧?‘日出之剑’不是你从我师父那里抢走的?我师父的就是我的,回头我是要还给她的,有问题吗?”

长宗天一可不会坐以待毙,他已经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所以趁着牧唐和西园寺琉璃争执,他当即使出一个大招——一人一刀冲天而起,然后一刀力劈而下!

恐怖的刀势从天而降,那是一柄由“魂气”凝成的,长度超过40米的巨大之刃,杀气漫天,当头斩落。

招是普通之招,但意却是非凡之意。

这一刀名为“平定斩”,融合的长宗天一“平定天下,予国安定”的强烈欲念,由心而发,至真至诚,肝胆天地可鉴,对于在他心目中认定的任何危害国家安全的人都有着杀身诛心的恐怖威力!

面对这一招“平定斩”,都是“资深老司机”的牧唐和西园寺琉璃哪还顾得上争执,立即就拉开了距离,闪躲这一刀。

牧唐真是被惊讶到了,这个长宗天一真的是一个妙人,竟然能够将自己的“心意”如此纯粹、真实的融入自己的招式之内,没有一点斑驳杂念,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也不是轻轻松松简简单单就能做到的。

心,实在是太难控制了!

大部分的杂念是可以摒除的,可是要摒除所有的杂念,让心如水晶般剔透、纯净,则很难很难——“圣人”倒是可以做到,可那是“圣人”,而长宗天一只不过是一个“创造半神”,能够和他们干架,都还是作了弊的,哪怕是站在敌人的角度,也实在是令人钦佩。

这“东日岛”明明人才辈出,一个比一个牛,结果却混的这么差,啧啧……只能说,老天都不帮你们!

“平定斩”落地,在地上斩出了一个巨大的裂谷,深不见底。

紧接着,长宗天一就冲到了牧唐面前,挥刀连斩,刀刀直取牧唐要害,只可惜,不是被牧唐躲过,就是被他用“日出之剑”格挡了下来,“怎么,这次又主攻我了?”

长宗天一不答话,一门心思的进攻——在他眼中,牧唐不仅仅是一个敌人,更不仅仅是危害了他挚友织田光明的人,更是给“东日岛”带来巨大伤痛,威胁“东日岛”安慰的巨大隐患,故,吾之剑,必斩之!

牧唐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长宗天一的攻势中蕴含的对于斩杀自己的执着和坚持。

真卖力的干起来,牧唐还是有信心干赢的,可是没有必要啊,现在他和长宗天一成了“鹬蚌”,西园寺琉璃成了渔翁,让别人得好处的事情,他这么精明的人,又怎么会干?

一边闪躲,一边格挡,牧唐一边道:“喂,你就这么看着?我可告诉你啊,你要是打着坐收渔翁之利的念头,我劝你还是干净打消吧,你没机会的。”

“哼哼!”

不远处,西园寺琉璃站在高处,牧唐的话让她冷笑了两声,“用你们九州的话来说,这就叫‘风水轮流转’。之前你冷眼旁观,现在轮到我!你放心,我还有不少‘魂气’,足够他跟你耗下去。”

牧唐道:“巧了,我也还有不少‘魂气’。而且我只闪避防守,不进攻,咱们就这么耗下去,耗到最后你们两个都没有‘魂气’了,到时候我想搓圆搓圆,想捏扁捏扁。到时候可别怪我不客气。”

“……”西园寺琉璃沉默两秒,“你吓不了我!要耗咱们就耗,我有的是滋补肉食补充‘魂气’。倒要看看你能耗多久。”

“哼,那咱们就这么耗下去吧!”

说完,牧唐连出几刀,打乱了长宗天一的出刀节奏,将他逼退了稍许,然后转身一溜烟……没影了!

没有任何收益的战斗完全没有打的必要,开溜是性价比最高的应对法子——有本事你就来追啊,追到咱们再干!

牧唐这么干脆果断的开溜让西园寺琉璃和长宗天一都愣了一瞬间。

紧接着,长宗天一就追了上去。

再然后西园寺琉璃也追了上去,“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你就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让你好看!”

西园寺琉璃当然不单单要发泄内心对牧唐的怒火,更主要的是追回“日出之剑”。这剑现在是属于她母亲的。如今母亲闭关,她未尽许可就拿来用,等到母亲出关,发现“日出之剑”不见了,还不挠死她?

于是乎,局面一下子就从三人互杀变成了你追我赶,

牧唐何等速度,“游龙步”使出来,身体拖出一个长长的虚影,果然犹如神龙漫游一般,略过一栋栋屋顶,穿过一条条街道。

此时,“西京”大半座城区都被战火波及。分属两家的“自卫队”正打的火热。这群“东日岛人”,自己人干起自己人来,倒是一点也不含糊。

不大会儿的功夫,三人就相继的离开了“西京”,往东而去,一路穿过丛林,翻过大山,掠过湖泊,跑过平原。

“哈哈哈,”牧唐大笑起来,豪气干云,“这‘东日岛’的风光倒也是好的很啊!机会难得,咱们这一次就用脚来丈量一下‘东日岛’的大小,领略一路的壮丽山河!”

后边儿,长宗天一朗声说道:“这‘东日岛’的壮丽山河,就是你牧唐的埋骨之地。”

“错!错!错!”牧唐道,“你‘东日岛’的气运早已经散尽,风景好归好,但是风水却是差的不能再差。埋在这里,我怕自己的子孙后代会折福折寿。”

最后头,西园寺琉璃暗骂道:“你们两个统统都要死,暴尸荒野……不,我要将你们挫骨扬灰,灰飞烟灭!”

如此,你追我赶之下,都不知道跑了多久,更不知道跑了多少里路。

某一刻,当长宗天一和西园寺琉璃相继越过一座巍峨大山,却发现牧唐居然听了下来。

西园寺琉璃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不跑了?那去受死吧!”想是这么想,但是她却没有立即动手,她要做渔翁!

然而,紧接着她就看到一股股黑烟袅袅斜斜的升上天空,大半的天空都被黑烟弥漫,说是遮天蔽日也不为过,西园寺琉璃心中大为好奇:“怎回事?难道发生了森林火灾?”

等走前去进步,西园寺琉璃明媚的双眸瞬间就瞪大——她看到的是一座城市,一座巨大的城市,一座被火焰吞没的城市!

整座城市都着火了?这怎么可……突然,西园寺琉璃想到了一种可能,“难道,这是‘龙墟’做的?”

是的,那里就是“湫原城”!

现在,他已经彻彻底底的被“明家”给拿下了。

作为一座军事重城,它完全继续存在的必要了,所以它遭到了地毯式的轰炸,最后又被放了一把大火,无情的烈火吞没了一切,留下一片残骸废墟,以及滚滚浓烟。

突然,西园寺琉璃心头一动,侧目相看,却见长宗天一全身都在发抖,“不!不……该死……该死啊!”

怒吼声直冲天际。

一瞬间,一股仿佛能够毁天灭地的威势从长宗天一的身上喷发出来,而西园寺琉璃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魂气”被抽了将近大半。

西园寺琉璃面色大变:“他……要干什么?”

答案立即就揭晓,长宗天一直接冲向牧唐,完全看不清他是如何出刀的,刀光如电一闪,就见牧唐被撞了出去,直向山下坠去,而长宗天一则瞬间失去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