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9章 前辈
……
太守府邸。
其中一座古朴典雅的客房之中。
此时,黎阳城太守,庄武德,身穿一袭紫色常服,正小心翼翼的陪坐在下手方向。
而房间最中央的卧榻上,则是端坐着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面貌威严的男子。
那男子身穿一袭绛红色的蛟龙冕服,头戴镂空的龙纹玉冠,腰间更是配着一对九龙玉璧。
显然,此人乃是赵国的皇室中人。
此时,这男子捏着一块灵石,正在闭目修炼,两道白烟一般的气息,从他鼻息之中呼出,久久不散。他的气息宛如黑洞,幽深无比,坐在那里,若不是用眼睛去看,仅凭灵觉去感应,几乎感应不到。
不出意外,他应该也是阴阳境界的修士!
此人乃是衡阳王,赵信。
按照辈分来算,他应该是赵国现任皇帝的叔祖,年纪早已经超过两百岁。
虽然,他很少在朝堂之中发声,可是,谁也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衡阳王赵信,少年时候曾经拜师进入离落丹宗,是离落丹宗长老级别的人物,他与国师司徒血更是师兄弟关系。
在赵国,除却国师司徒血之外,最不能惹的人,就是他。只要他愿意,一句话,甚至可以更换皇帝。
“嗯?”
忽然间,衡阳王赵信睁开眼睛,眼中流露出一丝疑惑和惊讶。
“殿下,怎么了?”
黎阳城太守庄武德每天中午,都会来此陪着衡阳王赵信修炼。这是赵信每天的必修课,大概会持续一个时辰左右。庄武德已经习以为常,此时见到赵信忽然睁开眼睛,似乎被什么事情打断,他显得有一些奇怪。
赵信眉头深皱,从卧榻之上站起来,在屋内踱步,脸上出现了一丝阴沉,转头看向庄武德,冷笑一声道:“就在刚才,本王布在花园里面的迷阵,被人破了!没想到,你府上,竟然还有这种强者?庄武德,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本王?”
“什么?我府上竟然有人破了殿下您的迷阵?”
庄武德听到这话,显然是不大相信。
随后,他听到衡阳王赵信似乎在怀疑他别有用心,顿时汗流雨下,迫不及待的解释道:“殿下,下官冤枉啊!下官若是能巴结上阴阳境界的老神仙,怎么还会沦落到,来这个小小的黎阳城当太守?”
“呵呵……那倒是!”
听到这话,衡阳王赵信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若是庄武德真的有阴阳境界修士作为靠山,他们庄家,早就成为赵国一代豪门世家了。出将入相不敢说,起码有个爵位在身了,自然不会来到这个偏远的黎阳城当太守。
毕竟,阴阳境修士,在赵国这样的凡人国度,那就是如同传说一样的存在。
整个赵国,除却皇室和国师府之外,几乎不存在阴阳境界修士,金丹境界修士,便是一个宗门的顶尖存在了。
沉吟了一下,衡阳王赵信渐渐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有一些郑重起来,凝神警惕,低喃道:“能破去本王阵法的,只有阴阳境界修士。不知道是哪一处神域的修士,来到了我赵国?”
“殿下,怎么了?”
庄武德看到衡阳王赵信脸色不好看,他也跟着紧张起来。
几天之前,衡阳王赵信忽然驾临到了黎阳城,这让庄武德欣喜若狂,以为上天垂怜自己,让自己有机会可以巴结到衡阳王。只要衡阳王随便跟皇帝美言一句,他就能升官发财,离开这个边远小城。
这几天,他什么公务也没有处理,就一直围着衡阳王转悠。
不过,衡阳王赵信似乎在谋划什么。
具体的事情,庄武德倒是不知道。只是得到了衡阳王的吩咐,让手下招揽一些修士过来。
至于招揽修士的目的是什么,他是全然不知道。
这几日,太守府邸之中,已经招揽了十余位修士,大部分都是金丹境界修士。衡阳王也不知道跟他们说了什么,那些金丹修士都是跃跃欲试,这几日十分兴奋。
“没什么。”
衡阳王赵信显然不愿意跟庄武德多说,他一挥袖袍,便走出了房门,身影飞速腾挪掠动,不过一会儿就来到了花园之中。
“嗯?就是他吗?”
忽然间,他在花园之中看到了一个俊朗的年轻人,抱着一个三四岁大的小丫头,似乎正在悠闲的欣赏着一株海棠花。
……
“杨云帆,你怎么老是看着这一株花?既然喜欢,不如把它摘走吧?”
小丫头看到杨云帆站在海棠花之前,静静看着它,脸上带着一丝欣赏,还以为杨云帆喜欢这一株海棠花,不由嘟嘟嘴吧,忍不住开口道。
按照她的性格,喜欢什么,直接就拿走了。反正这里没有一个人打的过杨云帆,根本不用在乎别人怎么想的。
“我把它摘走了,它很快就枯萎了,不如让它留在这里,静静绽放。我还能多看几天。”
杨云帆轻笑了一下,收回目光,轻轻捏了一下小丫头的脸蛋,教育道:“小小年纪,整天都是一些强盗逻辑。这可不对,以后要改,知道吗?”
“切!”
小丫头翻了翻白眼,不再理会杨云帆。
虽然杨云帆万般都好,不过老是喜欢跟她讲大道理,真把她当成是小孩子了,这让她十分不爽。
“嗯?有人来了!”
就在这时候,杨云帆感应到了什么,身影微微一顿,而后回过身来。
他看到一个身穿绛红色蛟龙冕服,头戴玉冠,相貌威严的中年人,正在远处,静静看着他。
那人气息幽深,像是一个黑洞,让人很难感应到气息,似乎与天地已经交融在一起。
杨云帆一看就知道,那是一位阴阳境修士。
不过,杨云帆能勉强感应到对方的气息,十分驳杂,体内灵气,偶尔会有泄露,流转起来,不够圆润。可见,对方还没有达到轮海小境界,只是刚刚踏过阴阳境界。
比起他,还差了一丝。
“你是赵国皇室中人吗?叫什么名字?”
杨云帆看到对方的蛟龙冕服,又在这黎阳城太守府内来去自如,应该是赵国皇室中人,随意询问道。
如今,杨云帆已经达到阴阳境界,眼界早已经不妨在世俗之中,此时遇到一位皇室成员,也不觉得对方有什么尊贵的。
“前,前辈……”
见杨云帆态度随意,反倒是衡阳王赵信十分紧张。
因为,他完全感应不到杨云帆的气息。这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杨云帆的修为,比他要高!
再看杨云帆怀中抱着的那个三四岁大的小丫头。
让他更加不可思议的是,那个小丫头,竟然达到了金丹境界巅峰,随时都会踏入阴阳境界!
一个小丫头的实力,都跟他接近了。
那么,这个丰神俊朗的青年,又该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难道,对方是神主强者?
搜索书旗吧(www.shuqiba.com),看更新最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