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与对方针锋相对的时候,冷冷冷心中却在思索到底是谁向洪青玄三者下得黑手。
对于这个下黑手的势力,冷冷冷很是不爽,毕竟谁被暗算了,谁都不爽,谁都不想给其他势力的修士背黑锅。
便在此时,冰玄派的玄莫兵出现在了众魔修的身前。
“吵什么呢?”玄莫兵道。
他的声音虽然平淡,但是在场众修士均感觉一股寒意自心底生出。
洪青玄面色一变,随即察觉到洪青筹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他不由在想:“难道二爷爷也跟来了?”
“三师叔祖!这几位说咱们冰玄派昨夜袭击了他们三位,但是这明显是污蔑嘛!咱们冰玄派怎么可能做出如此事来。”冷冷冷道。
洪青玄道:“不是你们,那是谁用‘玄冰雕’将我们几个冻住的?”
杜云峰道:“通过‘玄冰雕’的威力来看,绝对是准尊境强者的所为!”
玄莫兵皱眉道:“怎么,你们这意思是说动手的是我喽?”
杜云峰道:“那我就不知道了,毕竟当时我也没见到出手的准尊露面。”
玄莫兵嘿嘿一笑,道:“没想到我倒成了背黑锅的了。”
这时纪家堡的堡主纪胜蓝忽然出现了。
“昨夜你们遇袭了?”纪胜蓝道。
“不错。”洪青玄点头道。
纪胜蓝道:“我虽然不知道是谁出手的,但是我却知道出手的并不是莫兵魔尊。”
杜云峰道:“你凭什么说不是他?”
“因为昨夜我爷爷与莫兵魔尊切磋了一夜,我爷爷可以证明不是莫兵魔尊对你们下得黑手。”纪胜蓝道。
玄莫兵闻言哈哈一笑,道:“小纪,你很不错。”
纪胜蓝笑道:“魔尊过奖了。”
“既然纪家堡的纪堡主都这么说了,那我们洪圣门选择相信他!”洪青筹道。
杜云峰道:“那咱们走吧,去查查昨日到底是谁对洪门主下得杀手。”
杜云峰说罢当先离去,心中却在想:“没有打起来还真是可惜!不过也好,等到时候我悄悄地一个一个解决。”
杜云峰一走,强绝魔宗的三者顿时跟上。
见杜云峰去的方向与自己大哥遇害地点所在方向并不相同,洪青筹急忙跟上,道:“我来带路吧!”
杜云峰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
而随着洪青筹都走了,洪青玄自然也不会选择留下,他随即追了上去。
一行六者很快便消失在了冰玄派的视野中。
洪青筹传音道:“两位魔帝,你们不会怪我吧?”
杜云峰道:“不会。”
对方的平淡让洪青筹心中多少有些没底,他解释道:“如果说纪胜蓝说的是真的,那咱们理当离去,若是纪胜蓝说的是假的,那便说明纪家堡与冰玄派联手了,他们若是幕后黑手,那绝非咱们两派所能应付的,因此咱们还是应该先撤,到我大哥身死的地方去检测一下,若是幕后黑手真是他们势力中的一个魔修,那咱们便想办法分化他们,然后逐个击破。”
杜云峰道:“放心吧!道理我们都明白,你说相信他们是应该,若是我是你,我也会这么说的。”
见对方如此说了,洪青筹暗松口气,道:“谢谢。”
纪胜蓝见如今误会消除便提出了告辞。
临走前还得到了来自冰玄派的感谢。
暗处的斗魔宗众魔修见状随即也离去了。
斗魔宗的众魔修心情可谓是很复杂。
他们怀疑对杜云峰三者下手的应该便是他们斗魔宗的准尊战乌鹏。
而战乌鹏是如何在对洪青玄三者下手后没将其三者杀死便消失了?
这对于斗魔宗的高层来说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深深地困扰着他们。
他们感觉如今的战乌鹏绝对是遇到了大麻烦。
“二哥,如今如何是好?”战妖修传音道。
战仙修传音道:“我去找三叔,你们跟上洪青筹他们,一旦他们施展‘曾经之景’,追查昨日的景象,你们便找机会破坏。”
战虚修与战妖修闻言相视一眼,皆点了点头。
身在暗处的唐主府一众魔修在唐文胜的带领下赶向了昨日洪青丝身死的地方。
看着己方势力皆先后离开了冰玄派的势力范围内,玄莫兵道:“咱们也去看看!”
冷冷冷道:“我明,三师叔祖你暗!”
一时间,五家城的五方势力便仿佛商量好的一般,齐齐向着五家城城外赶去。
不久,战虚修与战妖修二者率先赶到出事地点。
他们直接选择寻一个地方隐藏了起来。
随后唐主府的一行魔修也赶到了出事地点。
他们没有选择隐藏起来,因为他们需要洗脱嫌疑,将身上的黑锅甩下去。
见唐主府几个实力不俗的魔帝出现在了出事地点,战妖修眉头一皱,传音道:“唐主府这几个家伙一来,很容易误事啊!”
“谁说不是呢!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战虚修颇为无奈的传音道。
而随着唐主府的魔修到位后,杜云峰六者很自然的便找到了出事地点。
在出发前洪青筹他们便知道唐主府的魔修一定会在出事地点等着,如今一见,果真如此。
唐文胜道:“你们来了!我们唐主府的魔修就等着你们的到来呢!你们不来,我们都难以洗脱嫌疑。”
杜云峰道:“你当时就在这里发现了洪门主?”
唐文胜点头道:“不错,正是这里。”
杜云峰道:“我要施法了,你们在旁边为我护着点。”说是这么说,他却是巴不得有魔修出来捣乱,让局面混乱呢!
不疑有他的洪青筹当即点了点头,道:“我想在这个时候,应该没有谁会蠢到主动露出马脚。”
唐文胜嘿嘿一笑,道:“那是自然的。”
正当杜云峰准备动手施法时,纪家堡的纪胜蓝及其势力内的魔修与冰玄派的冷冷冷及其门派内的魔修先后出现了。
众修基本上难以看到纪胜蓝那斗笠下隐藏的脸,但是却能够看到冷冷冷那准备看好戏的神情。
对于二方势力的到来,杜云峰并没有感到意外,因为他心中清楚此事事关五家城的未来局势,关乎到五家的兴衰,来是正常的。2k阅读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