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你们爸爸妈妈出去了,走,孟爷爷带你们出去玩。狂沙文学网”
“没有啊,里面有麻麻的声音。”陆远兮指了指房间,“他们肯定在里面玩躲猫猫,不要我们。”
孟松柏狐疑地凑近一听,顿时面红耳赤。
夭寿啊,这两个人真是……
现在都已经九点多了,居然大早上的不起,反而在……
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再看看三只一脸天真以为粑粑麻麻在玩抓迷藏的小萌娃,孟松柏觉得,祖国未来的花朵都被他们给带坏了!
于是赶紧把陆漫漫乎乎的小子抱起来,然后招呼另外两个。
“不用管他们,走,孟爷他带你们出去玩。”
玩是儿童的天,听说能出去玩了,三小只别提多高兴了。
早就把粑粑麻麻抛在脑后,高高兴兴地出门。
正水深火的皇后娘娘,还期盼陆华凉这个女儿奴能放过她去找女儿玩呢,没想到他压根没理会外面的敲门声。
继续将她折腾得死去活来。
然后,外面的敲门声没了,好绝望啊。
“老公……”
张嘴才发现,声音早已沙哑。
“老公……我知道……错了……”
放过她吧呜呜。
陆华凉亲了亲她的唇角,“乖……”
啄了几下,吻住她的唇,所有的声音吞咽在唇齿间……
又是新的一轮狂风暴雨。
r国的首都很繁华,到处都是人山人海。
尤其几天后就是世界级书法交流大会,几乎全国各地的书法好家都齐聚r国首都,更是闹非凡。
到处都是卖笔墨纸砚的,还有人当街摆摊现场表演书法。
然后挂出来,让大家当场点评,一起交流。
也有当街比赛观众当评委的,着实闹。
陆漫漫其修远兮一人拿了一根大大的棉花糖,边tiǎn)边看路边的书法小摊。
每人后背着一个小书包,书包栓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抓在孟松柏的手上。
若不看牵着的人,孟松柏就是在溜三只小狗狗了。
带娃神器!
绝对不会走丢!
三小只颜值高,一路走来不知道吸引了多少路人的目光。
还有不少人拿出手机拍照。
每当这个时候,三人都会回以非常甜美绅士又淑女的目光,简直萌炸!
更是惹来一众惊叹的目光。
孟松柏觉得好幻灭,如果不是了解这三小只的本,真的会被骗的!
他之前就被骗了!
几人走了一会儿,陆漫漫突然回头,软软地说,“孟爷爷,我想尿尿。”
孟松柏看了眼周围,旁边有个公园,应该会有公共洗手间。
带着陆漫漫来到卫生间门前,孟松柏有些尴尬。
陆漫漫是女的,他总不能让跟着进女厕吧?
把她带进男厕也是尴尬,而且看这小女娃什么都懂的样子,他一个老爷们给她脱裤子,好像有些不妥……
毕竟不是亲生的。
他清了清嗓子,“小宝,你自己进去可以吗。”
小宝点点头,“好的孟爷爷,小宝可以自己尿尿的。”
然后蹦蹦跳跳地跑了进去。
孟松柏和另外两只在外面等,然而,等了十几分钟都没见人从里面出来。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