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座院落,没发现什么危险。()看来,只需破解桃林的阵法了。”秦云一挥手,袖子中一道青叶般的飞剑飞出,直接杀入桃林中。
十里桃林,花瓣遍地。
青叶飞剑在飞出的刹那,整个桃林阵法就爆发了。
“呼呼呼。”地面上无数花瓣飞了起来,凝结成一个个将士,这些将士们拿着花瓣凝结的长枪、刀剑,有的拦截向那青叶飞剑,有的则是直接扑向了秦云。
青叶飞剑乃是超品飞剑,秦云施展飞剑可是最擅长的。
咻咻咻……
青叶飞剑招数玄妙,施展着如梦剑第四式‘阴晴圆缺’,鬼魅莫测,时而钻进虚空消失,时而从道兵身后出现,迅速的从诡异角度灭杀着一尊尊道兵!这些花瓣道兵勉强也有元神二重境实力,若是形成围攻也颇有威胁,但却被青叶飞剑迅速的一个个斩杀。
当然还有大批的道兵朝秦云杀过来,他们从四面八方围攻过来。
“如此多的道兵?幸好实力不算太强。”秦云看着四面八方扑来的道兵,一直悬浮在身侧的烟雨剑瞬间施展出了周天剑光光罩。
巨大的周天剑光光罩,瞬间膨胀到众多道兵所在,将它们都阻挡在外。
嘭嘭嘭……
周天剑光光罩再碰触那些道兵的时候,一缕缕剑光也将那些道兵们给绞杀的支离破碎。uuxs.net
虽然杀的粉碎,但阵法却依旧在运转,有一道道火焰在桃花上凝结。
“这桃林阵法重重,不能任其爆发,得尽快破阵。”秦云一边以本命飞剑护身,一边施展青叶飞剑。
青叶飞剑一闪就钻进虚空,再度出现就到了一株桃树前。
“轰。”刺在那一株桃花上,桃树顿时轰然炸裂,整个桃花林都震颤了下,原本完美自然的桃花林阵法明显出现了破绽,阵法威能流转都开始有力量外泄了。
“我虽然不太懂这阵法,但雷霆之眼,却能看出这阵法的诸多节点所在。只要破了节点,整个阵法就无法运转了!”
“节点,一般也是整个阵法防守最安全的地方,不过这桃花林,破之,似乎比较容易。”
秦云破了第一处节点后。
青叶飞剑嗖的仿佛鱼儿般又钻进虚空中,再度出现时又到了半里外另一株桃树前,轰击在桃树树干上,桃树再度炸裂开来。
‘雷霆之眼’配合能够穿梭虚空的飞剑之术,令破阵明显快许多。
嘭嘭嘭……
随着接连桃树炸裂,整个桃林大阵开始崩溃。
“哼。”
忽然一声冷哼,响彻整个洞天。()
秦云一惊,立即严阵以待。
“想要我主人所留宝物,先过我这一关。”低沉声音响彻处处,只见大地当中忽然有一条条长长的树根冲出,这些树根苍老而有力,仿佛横在天地间的一条条锁链,从不同角度围杀向秦云。在半空中的青叶飞剑,连尝试欲要拦截。
嗖嗖。
其中两条长长的树根交缠抽打下,嘭的一声,便将青叶飞剑给砸的倒飞开去,那两条树根也被震得往后倒飞下,虽然那两条树根上有伤口,但迅速就愈合了。
那只是其中两条树根而已,更多的树根已经围杀到秦云处了。
嘭嘭嘭嘭嘭嘭!!!!!!
密集的声响,仿佛狂风暴雨般,那些树根密集的抽打在周天剑光光罩上,那一条条树根早就撕裂了虚空,黑漆漆裂缝遍布周围,大量树根怒抽之威,让秦云都有些心惊。不过烟雨剑形成的周天剑光光罩也很是了得,任凭那些树根如何抽打,都破坏不得。
“威力太大,唯有本命飞剑才能抵抗。青叶飞剑发挥的威势,只有本命飞剑的两三成而已,挡不住这些树根。”秦云暗暗心焦,“烟雨剑必须护身,如何摧毁那些树根?”
“奇怪。”
秦云很快发现一点,“刚才青叶飞剑,已经破了阵法。这树根怎么会如此强?”
雷霆之眼立即仔细观察。
这一次,没有桃花林阵法的遮掩,秦云的雷霆之眼清晰看见……循着这一条条树根,发现了一株不起眼的桃树。这些树根都是这一株桃树的。
“树妖?不像。”秦云暗暗嘀咕。
“不管怎样,只是一株桃树。没了阵法阻挡,我可以直接进入那院子里。”秦云一边维持着周天剑光光罩,一边朝中央那座院子飞去。
那些纵横在天地间的树根们愈加疯狂的围攻,可嘭嘭嘭剧烈炸响下,却撼动不了周天剑光。
秦云飞行下迅速靠近那座院子。
“呼。”
那一株不起眼的桃树,终于动了。
它嗖的飞了起来,飞在半空中就变成了一位披着银甲,脸上带着面罩的将士!只是体型能看出来……是一位女将士。
这位银甲女将士的铠甲上还有着密密麻麻符纹。
“护法神将?”秦云见状暗惊,“一位元神三重巅峰实力的护法神将?”
像大昌世界自己见过的黄巾力士、西海上古龙宫的护法神将,那都是先天金丹巅峰实力,那只代表着最低层次的。
而传说中……
有的黄巾力士、护法神将,能轻易扛起一座大山,拥有媲美天仙天魔的实力。
而这次秦云见到的这银甲女将士,就是元神巅峰战力的护法神将,和秦云都算相当了。
“我奈何不了你。”戴着面具的银甲女将士声音冰冷,“这里的宝物你可以带走,可我主人的尸体你不可亵渎。若是敢违背,我定会让你后悔。”
“这位护法神将。”秦云笑道,“我来此,也只是为了宝物。甚至说起来,我是受前辈高人的恩惠,才得到他所留宝物,怎么可能还亵渎前辈高人的尸体?”
小院内的宝物,明显是一位前辈刻意所留。
得了宝物,还利用其尸体?虽说强者尸体一般也有大用处,但秦云不会这么做。
并且……
那些强者们愿意给后辈宝物,但一般也会留下报复手段,若是亵渎尸体,恐怕就有大麻烦降临了。
“记住你说的。”银甲女将士冷声道,说着她看着那座院落,眼神有些复杂,犹豫了下,才走上前去,推开了这座院落的木门。
秦云透过木门,一眼看去。
那院子内,有着一株大桃树,桃树下有着一白袍人盘膝而坐,有书卷放在面前条桌上,条桌上一旁还放着酒壶酒杯,他似乎正在悠然看书。
只是秦云知道,这白袍人早已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