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早就想动手,但除夕那夜之后,大哥你就不让我再出手,这些日子,我可连热月弯都没有迈出一步。”
乌伦的脸色沉了下来:“那,这是怎么回事?”
“……”
“你没去,我也没去,难道,还有别的人率领人马去白龙城伏击贵妃的人马不成?”
“……”
“要知道,这热月弯里,只有我们能够调度兵马。”
“……”
“不是你,又是谁?!”
“这——”
被乌伦逼问得手足无措,胡塞黑心中一急,道:“说不定是季三老呢?”
“你说什么?”
既然已经说出了口,胡塞黑索性胡诌道:“大哥,你可别忘了,他跟咱们从来都不是一条心,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之前可是大哥你饶了他的性命,让他加入我们热月弯,但他呢?为了一个女人,就背弃我们的盟誓。”
“……”
“如今他要走,大哥不让他走,还把他关起来,他说不定早就对你怀恨在心了。”
“……”
“如今,他的那个女人又在沙州卫的都尉府里,说不定,他们里应外合的,要做什么呢!”
听到他这话,乌伦皱起了眉头。
而龙霆云站在旁边,听着这些话,默默不语,只冷冷的看着。
过了好一会儿,乌伦摆了摆手,道:“行了,这件事我再想一想,你先下去吧。”
胡塞黑原本还要说什么,但见他已经不想听了,只能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在路过军师龙霆云的身边的时候,他狠狠的瞪了龙霆云一样。
等到他走出大堂,大门又一次关上。
龙霆云慢慢的走上前去,到了乌伦的身边,轻声道:“大当家的。”
乌伦抬起头来,对着龙霆云道:“军师,你怎么看?”
龙霆云冷笑了一声,说道:“大当家,这个,还用问我怎么看吗?”
“你——此话何意?”
“大当家的,二当家的说话,已经是如此颠三倒四,前言不搭后语,又怎么还能让大当家的烦心呢?”
“你说他颠三倒四?什么意思?”
龙霆云冷笑道:“他一会儿说三当家的跟那位薛小姐内外勾结,要对付你,一会儿,又说三当家的派人去白龙城袭击贵妃?这,不是颠三倒四是什么?”
乌伦一听,立刻反应了过来。
“对啊。”
“……”
“如果季三老真的要背叛我们,自然就应该是要去投靠朝廷的人,又怎么会去白龙城袭击贵妃的人马呢?”
“不错。”
“那——”
乌伦就更有些不明白了:“那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龙霆云想了一会儿,冷笑道:“大当家的怎么还会不明白?”
“……”
“你们虽然结拜的,但真的就情同兄弟吗?”
“……”
“依我看,你们虽然结拜,但二当家的一直就不满你接纳三当家的加入热月弯,他也根本没把他当成兄弟,更认定三当家的分了他的权。”
“唉……”
说到这里,乌伦叹了口气,说道:“军师果然慧眼,其实还有一件事,我一直隐瞒了军师。”
“哦?什么事?”
“当初,我们第一次抓到薛小姐的时候,还不知道她跟季老三好过,偏偏老二看上了那个薛家小姐美貌,将她掳到房中要下手,被老三知道了。”
“那他们两,动手了?”
“何止动手,是动刀了。”
“……”
“老三原本是打不过他的,可那一次拼了命,一刀砍在他的肩膀上,差一点卸下他一条膀子。当然,后来我出面阻止,才没闹出大事,不过那个时候开始,老二就对老三很不满意。”
龙霆云冷笑了一声,这哪里是“很不满意”?
这,应该是恨之入骨了。
龙霆云道:“那就难怪,他一直想要置三当家的于死地。”
“……”
“不过大当家的,这件事情,你怕是要多想想了。”
“……”
“薛灵是在下说服,以季三停为要挟让她去都尉府卧底,她该做的事都已经做了,可是那个江趣——”
他说着,目光闪烁,看向乌伦:“他是二当家的人。”
“……”
“他在都尉府里到底做了什么,又能为我们做什么,大当家的心里,真的有数吗?”
“你的意思是——”
龙霆云上前一步,直接凑到了乌伦的面前,看着他手中的那张纸条,和上面稀稀拉拉的字,冷冷道:“大当家的细想想,皇帝和贵妃原本要去白龙城养胎,这是正事,后来遇到阿豺他们驱使狼群的袭击,察觉出周遭有危险,回去也是常理。为什么还一定要去一趟白龙城,又遇到另一次袭击才回?”
“……”
“那次袭击,反倒显得多余。”
“多余?”
“不错,而且大当家只派出了阿豺他们去袭击,并没有再加派人手,二当家也说他没有,三当家的自然更不会去。”
“……”
“咱们热月弯的人马调度,还是需要通过大当家你的首肯,有没有人出去,一问便知。”
乌伦听了,立刻让人下去查问。
不一会儿,他的亲信季同走了回来,对他说道:“大当家,这两天再没有一个人离开过热月弯,更不要说有人马去白龙城袭击皇帝和贵妃的人了。”
“……”
“我也让人去探听了消息,白龙城这两天,并没有任何动乱的消息传出。”
乌伦深吸了一口气。
摆摆手,让他退下。
一旁的龙霆云已经冷笑了起来,对他说道:“大当家的,现在事情已经很清楚了。”
“……”
“根本就没有白龙城的袭击。”
乌伦皱着眉头,再看向手中的纸条,问道:“那这——”
龙霆云的眼中闪着冷光,凑到他耳边,轻声道:“在下不是早就跟大当家的说过了,那个江趣传回来的消息,信一半,不信一半。”
乌伦的声音也低了下来。
他说道:“你是说,白龙城的这一次袭击,根本就是子虚乌有。老二他故意让江趣传回这个消息,是想要让我怀疑季老三,进而杀了季老三。”
龙霆云笑道:“二当家好计谋,真是让人刮目相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