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你都不死?”
血月长老难以置信的看着金袍男子,眼底写满了匪夷所思。
现如今,血月长老对于自己新躯体的力量,有着绝对的自信,方才那一拳下去,不说天崩地裂,但是砸死几个强者,那应该没什么问题,况且,还是在金袍男子毫无防备之下,生生挨了他一拳!
可是
谁曾想,这金袍男子硬吃了这一拳,竟是没死!..
“阴佛长老你竟然敢背叛幽氏?!”金袍男子不带丝毫情感的眸子,看向血月长老,厉声道。
听闻金袍男子此言,血月长老脸色瞬间一变,当是连连摆手道:“主帅大人您误会了刚才其实就是一个误会我那一拳,原本是想要将那女子砸成烂泥可谁知道,主帅大人您速度太快,直冲了过来挡住了我的拳头”
听着血月长老的信口胡诌,金袍男子眸内寒光闪烁:“你是将本座当成傻子了吗。”
“没有没有,主帅大人,属下就是有千万个胆子,也不敢冒犯您,更加不可能背叛幽氏古族啊您若不信,再给您演示一遍”血月长老说罢,不给金袍男子任何反应的时间,又是一拳挥出。
金袍男子万万没有想到,这“阴佛长老”竟然会再一次对自己出手,当是没有一点防备,直接就被迎面而来的一拳给打飞了出去!
血月长老这一拳速度快到极致,瞬间便已将金袍男子甩飞。
数百米外,一处山峰被金袍男子的身躯轰至崩塌。
这一回,莫要说是被连续偷袭两波的金袍男子了,便是站在一旁的叶卿棠也彻底懵了
“哈哈哈哈,我就说,你这个脑子,还来当什么狗屁主帅小子,姜还是老的辣,你太嫩了,哈哈!”血月长老大口大笑。
看着血月长老此刻那一副嘚瑟的模样,叶卿棠真是恨不得上前给他两个大嘴巴。
以血月长老如今那恐怖至极的体魄力量,完全可以将那位金袍男子控在掌心内,限制住他的行动,再配合叶卿棠的毁灭黑炎,两人这般配合,十分有可能一举将金袍男子当场击杀
然而,两次大好的机会,全部给血月长老给完美错过了
如此大好击杀金袍老者的机会,血月长老,竟然只是给了他两拳
“哈哈哈哈哈!”两次得逞,血月长老当是大笑,旋即看向叶卿棠,满脸傲然之色,语气得瑟的那叫一个飞扬,“圣女,我觉得,是咱们高估那个幽氏古族的主帅了!”
听闻血月长老此言,叶卿棠不由扶额,本想说些什么,却又被血月长老出声打断:“圣女,咱们没必要逃,你我联手,足以将那个主帅斩杀当成不,不需要联手,我一个人,足以打死他!”
叶卿棠看着一脸得瑟的血月长老,脸上却是半点也笑不出来。
眼下的情况,哪里是血月长老想的那般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