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笑,真的没有想到,你居然能走到这一步!”

看着云笑已经上到了擂台台面,沈潇收拾起心中的那些异样想法,突然说出这么一句高高在上的话语,或许在他心中,依旧不认为云笑有什么真正的本事吧?

昨日云笑确实是击败了封航,但很多隐晦的手段也一一曝光在人前,沈潇显然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认为自己识破了那些手段之后,再多加小心,就一定不会步封航的后尘。

听到沈潇这傲气十足的话语,云笑眼中一丝冷光闪过,他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当面一套北面一套的伪君子。

自从昨日沈潇卑鄙地在灵丸认输之后,还用剧毒想要毒杀后者开始,云笑就认清了这家伙的真面目,所以今日一战,他不会有半点的手下留情。

“呵呵,我也没有想到沈潇师兄会走到这一步,昨日那场战斗,真是让我见识了一番沈潇师兄的……手段啊!”

要说比口才的话,龙霄战神转世的云笑,在这整个玉壶宗之内可能都没有对手,他这一番话既回敬了沈潇的高高在上,又暗讽了这家伙昨日赢得比赛的手段极其卑劣,实是一举两得。

原本脸上还带着傲意的沈潇,在云笑话落之后,终于是变得有几分阴沉,听得他说道:“这外门大比的擂台,可不是比谁的言辞犀利,别以为击败了封航,就能目中无人了!”

“浑蛋!”

沈潇这几句话并没有如何掩饰,擂台之上的云笑还没有什么,但是擂台之下某个角落的一道紫袍身影口中,却是低沉怒骂了一声。

这道身影,自然就是昨日被云笑轰下擂台,甚至是断了一条右臂的封航了,他曾经是外门凡榜排名第一的天才,但一朝跌落神坛,却是被人如此奚落,当然要受不了了。

但封航又能怎么样,断了一臂的他,莫说是擂台之上的沈潇,就是一些聚脉境巅峰的外门天才,他也未必是敌手了。

封航气不过的是,沈潇骂云笑就骂云笑好了,为什么每一次都要捎带上自己,难道以前的自己,就真的不如那个家伙吗?

不说封航在擂台之下暗自大骂,台上的云笑,对于这样的话根本没有丝毫感觉,这沈潇想扯两句他乐得奉陪,反正比口舌之利,他还从来没有输给过别人。

“呵呵,封航师兄固然微不足道,可是在我看来,沈潇师兄你,除了小手段多一些之外,这脉气战斗力,也并不见得比他强到哪里去啊!”

云笑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这几句话,再次将昨日沈潇的无耻之举摆到了明面上,让得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深恨自己为什么还要和这牙尖嘴利的小子说这么多的废话?

而此时擂台之下的旁观众人,目光却是齐刷刷地转到了某个紫袍身影身上,他们看到的,是这个身影掩饰不住的颤抖。

在这一刻,居然有不少厚道之人觉得封航有些可怜,擂台上的两人还真是毫无顾忌,一句两句都离不了拿封航来作为对比,这简直就是在封航的伤口上撒盐啊。

“牙尖嘴利的小子,待我将你的牙齿一颗颗敲掉,看你不能不能巧舌如簧?”

沈潇终于意识到了口舌功夫完全不是云笑的对手,当下也就不再多废唇舌了,见得他话音落下之后,其身上已是冒出一抹强横的脉气。

这个曾经的外门凡榜第二天才,虽然说行事卑劣不受人待见,但本身修为却依旧是外门弟子中的佼佼者。

在封航被云笑弄断一条手臂跌落神坛之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沈潇已经算是外门弟子中的第一人。

至于那同样突破到冲脉境初期的宋天,却没有人认为他能够和老牌的沈潇相提并论,现在的情况,竟然是要看一个只有聚脉境巅峰的新晋外门弟子,能不能将沈潇给拉下马来。

擂台上自两人一见面就充满了火药味,这让得围观的天才们对这一场战斗更加期待了,他们知道这并不是一场简单的点到为止的战斗,而是一场生死大战。

虽然说云笑脸上装出满不在乎的神情,其实他心底早就暗自戒备,他相信这个伪君子沈潇的实力,绝不会在封航之下,只是其擅长伪装,让封航去出凡榜第一的风头,他好在后边坐收渔翁之利。

可是在这一场外门大比的最终决战,一场决定谁才是这一届外门真正第一人的擂台上,云笑相信沈潇绝不会再藏拙,或许这家伙,会比封航更难对付。

“狂狮之怒!”

只听得沈潇低喝一声,旋即众人便是看到在他的身前,已是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狰狞狮头,看到这一幕,众人不由再次瞥了擂台之下某处的封航一眼。

此时沈潇用脉气凝聚的这狮头,明显是一门威力不俗的强横脉技,而这一门脉技,似乎和昨日封航施展的虎头脉技大同小异。

“这家伙,果然隐藏了实力!”

不过一些外门老牌天才在感应到那狮头之中的气息之时,都不由撇了撇嘴,因为这样的气息,根本就不比昨日封航施展的虎头脉技弱多少。

对于这些外门弟子来说,他们一直以来的印象就是封航第一沈潇第二,直到此时感应到这狮头气息之时,他们才终于发现,其实这两个外门数一数二的天才,交手的次数真是屈指可数。

而且每一次沈潇和封航的交手都是隐晦快速,根本没有真正分出胜负,沈潇就“知难而退”了,这就给众多外门弟子造成了一个假像,那就是沈潇“自知不敌”,这才悄然退却。

不管这些围观的天才弟子们心中怎么想,总之云笑一直以来都没有小看过这个凡榜第二的沈潇,这一点,从他在玉熔山中第一次见到沈潇的时候,就已经认定了。

云笑是曾经在玉熔火山之中见过沈潇出手的,而这门狮头脉技,也在那个时候爆发过极为强横的威力,连那四阶低级的火灵蛇都被弄得狼狈不堪。

所以云笑对于这狮头脉技的攻击,根本就不敢有丝毫怠慢,见得他双手律动间,其身前已经是出现了一柄略有些虚幻的脉气巨剑。

不知为何,哪怕云笑这已经是不知第几次施展脉气之剑,可每当他施展一次的时候,围观众人总是要再次震惊一番。

不管怎么说,云笑身上的气息,都在昭示着他只有聚脉境巅峰的修为,冲脉境以下的脉气外聚,怎么看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也是众人惊异的真正原因。

云笑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在他脉气之剑成形的那一刻,沈潇控制的狮头脉技已是极速朝他怒袭而来,那张开的狰狞大口,仿佛要将他整个身子都一口吞进去一般。

轰!

脉气巨剑终于和狮头轰击在了一起,然而聚脉境巅峰的云笑,脉气终究是要差上一筹,仅仅是一个呼吸之间,脉气之剑便是烟消云散了,而那巨大的狮头气息,却是并没有减弱多少。

嗖嗖嗖!

就在众人都以为云笑要被那狮头咬中的时候,却见得这少年双手接连律动,旋即三柄脉气之剑陆续在他身前出现,接二连三地轰击在了那狮头之上。

“竟然还有这样的手段!”

看到这一幕,就算是一些内门的冲脉境天才,也不由心生感慨,因为脉气外聚是他们的专利,但就算是他们,也不可能这样连续不断施展外聚的脉技,那需要足够的脉气来支持。

可为什么聚脉境巅峰的云笑,竟然能够连续施展四柄脉气之剑,而且速度还这么快呢?这一点,就连北方座椅之中的三大长老,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云笑此时施展的脉技,是来自九重龙霄,在那个至高位面的手段,又岂是潜龙大陆这些低阶修者能明白的?

无论是云笑脉气外聚的方法,还是接连不断聚集脉气之剑的手段,都是这潜龙大陆绝无仅有的,自然要让这老的老少的少心生疑惑了。

轰!

不说这些围观众人的心思,经过连续四道脉气之剑的轰击,沈潇脉气所聚的狮头,终于是承受不住那种强力的冲击,直接爆裂而开,化为了漫天的能量碎片,消散在空气之中。

事实上沈潇以一袭狮头脉技,让云笑连续发出四剑才轰碎,已经算是他占得绝对的上风了,但此时此刻,他却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在沈潇的心中,满拟这一记灵阶低级的狮头脉技,摧枯拉朽地将云笑给击败,这样一来,就能扭转他一直以来不如封航的事实。

之前沈潇对自己一直都有着自信,而且也找到了云笑的短板,那就是脉气修为的差距,只是他没有想到,云笑竟然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连续祭出四柄脉气之剑。

质量不行就用数量来弥补,可以说云笑此时用自己特殊的一门手段,破掉了沈潇的第一记强力攻击,而接下来,他要做的,可不是和这个冲脉境初期的天才再进行脉气对轰,那样只会让他更加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