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综艺?”
次日清晨。
佐伊叼着早餐,和战队经纪人汇报接下来的克洛森赛程:“具体情况还不知道,赞助商也没公布。克洛森不是向来就那么几个赞助方?怎么这次神神秘秘的。”
“队员……嗯,小巫昨天直接吓跳起来了,还咧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怎么傻乎乎的。”
“好,对。上午短训完了,直接回公司。”
早餐后,克洛森秀教室再次全员汇合。
只是这一轮赛前讲师变成应湘湘。
此时俨然已经变成这位女艺人的主场。虚拟投影中,星博、论坛页面快速变换,学员低头疯狂做笔记。
白月光战队角落。
巫瑾被众星捧月一般夹在长桌中间,手速如电字迹舞动飞快。旁边是等着抄笔记的凯撒红毛文麟,佐伊。
下课铃声响起。
应湘湘施施然离开,一众练习生目瞪口呆。
秦金宝:“啥玩意?腥风血雨、走花路、吸血放血、门面、nsdd你是弟弟……?!”
明尧倒是红光满面,平时也没少混粉圈,大声嚷嚷给队长解释:“打投就是打榜、投票,营业就是……队长你对我笑一下。啊对,这个就是营业!”
身旁,巫瑾、拉斐尔竖着耳朵认真听讲。
佐伊:“小巫你不懂这个?”
巫瑾诚恳:“就懂一点点……”没培训过!
佐伊看着满脸红光的巫瑾纳闷:“那你怎么这么兴奋?”
巫瑾:“!!!”忆往昔峥嵘!高兴!
长桌边,凯撒红毛在玩自制卡牌。凯撒打出一张“xfxy腥风血雨”,被红毛的“djll顶级流量”反击,最后凯撒只剩下一张“awsl啊我死了”,摊牌认输。
佐伊把打了三局输了三局的凯撒拎起,将awsl扔给红毛。
“准备回公司。”佐伊看了眼腕表,安排:“下午两两分组,小巫凯撒去拍广告,我和阿麟跑个品牌挚友。”
巫瑾顿时肃穆,油然而生一种“白月光全员顶流”的自豪感。
再低头一看终端,佐伊哥代言的是本市女性户外运动品牌某不知名产品线,至于自己和凯撒哥要拍的广告,金主一共只有两个实体门面。
其中一个还在白月光娱乐大厦对面。
巫瑾严重怀疑,自己的广告是曲秘书去楼下跳广场舞跳回来的。
不过除去克洛森秀资源,练习生的个人资源极其有限。
逃杀圈并非娱乐圈,练习生人气再高,只要实力没出道都和一线品牌绝缘,出道后的身价也同比赛成绩息息相关。目前小队四人接到的广告,也多是小打小闹性质。
克洛森基地广场,悬浮车再次载着练习生各回各家。
临走前巫瑾趴在车窗回看。
大佬又消失得无影无踪,红毛走路尤其跳脱——这两天红毛脸上时时出现一种莫名又隐秘的自豪感,似乎有什么八卦要和凯撒说,还和下一轮淘汰赛有关,却几次吞进肚子里。
直到此时,克洛森秀第七轮淘汰赛的任务才尽数下发。
补充细则不多,但与星尘杯青训赛合赛的传言被敲定为事实。
白月光战队的车厢内,四人挤得满满当当。
“青训赛,”佐伊来了兴致:“有点意思。各个逃杀战队对于练习生的储备方式都不一样。白月光、银丝卷这种是开放式的。出道之前,为了积累人气都会送出去选秀。”
佐伊比划:“但有的战队,练习生只进行封闭式训练。特别是内部定级为s的练习生,是被预定保送出道的‘秘密杀器’。”
“他们唯一能参加的比赛,就是青训赛。”
巫瑾恍然。
记忆里的21世纪,以南韩某m为代表的娱乐公司,有严格的练习生保密制度。各个公司之间为防范挖人,对自家未公开练习生实施7x24小时隔离,只有成团出道之后才会公布身份。
综艺逃杀,艺人选秀,青训赛合赛。克洛森秀第七场淘汰赛赛制似乎做了许多更改。
“青训赛……秘密练习生岂不是会曝光?”巫瑾不懂就问。
“不会。”佐伊笃定:“具体怎么操作,比赛开始就能知道。对了,红毛好像和下一轮赞助商有点关系。”
巫瑾:“什么?!”
悬浮车风驰电掣。
巫瑾心思电转,赞助商和红毛有关系就是和浮空城有关系。神秘赞助商,娱乐产业新晋巨鳄,浮空城娱乐业宏图,浮空战队预热……
答案呼之欲出。
终端突然滴滴两声。
巫瑾悄悄打开终端屏幕。
卫时:送你出道。喜欢?
巫瑾:!!!
少年嗖的弯起眼角。
身旁,凯撒探来一个脑袋:“小巫看啥咧——”巫瑾连忙关闭终端,不料瞬间被三百斤凯撒挤扁。文麟在驾驶位调速巡航,佐伊还在闲侃:“红毛也是富二代?现在这些小年轻,怎么一个两个都来当练习生……嗯?车怎么在晃?凯撒坐好!!”
半小时后,悬浮车在白月光大厦降落。
小队四人放下行李,依次进医疗仓进行了全面体检,等体检单出来后,才拥有短暂的几小时休息时间。
临近决赛,小队四人鲜少再有假期。
白月光练习生寝室的阳台上,春夏之交,盆里的三色堇和水仙错落开谢。
巫瑾在寝室撸了会儿兔,又拍了几张兔照发给大佬。在床上平摊许久之后,还是没闲下来,跑到训练室继续突突突。
下一轮比赛,他面对的将不仅是大佬、魏衍、薄传火、井仪这些朝夕相处的练习生。
白月光的训练设备不及克洛森基地完善。巫瑾索性找出了最初参加复赛的那座重机枪,扫射靶位时动作纯熟。
训练持续到午餐铃响起。
巫瑾冲了个战斗澡,端着餐盘坐到凯撒对面。
凯撒竟然吃饭时还在和女朋友视频。
“宝宝,啊——”凯撒用勺子隔空给女友喂饭。
巫瑾一目十行看着下午的《xx软糖广告mv》台本,突然大惊:“凯撒哥,下午可能有吻戏!”
凯撒:“啊——啥玩意儿?!咱两的吻戏?”
巫瑾认真摇头:“不是咱两的啊!你和女主角的!你是霸道总裁,要强吻女主。要不要和嫂子请示下?”
凯撒连忙给女友解释。
这位嫂子十分大方,表示职业需要,哪怕凯撒和克洛森pd拍吻戏都能理解。
于是饭后,巫瑾和凯撒轻松上车驶往片场。
很快,他俩就见到了当天广告拍摄的女主角。
《xx软糖》的广告内容十分傻白甜。女主角在满是粉红色泡泡的布景下用侧切牙和第一前磨牙咀嚼软糖,然后巫瑾凯撒被迷得神魂颠倒,最后拍凯撒吻戏,over。
巫瑾拉着凯撒向剧组各位职务人员礼貌问好,挨个发印有白月光logo的巧克力——走之前从前台零食篮子里顺来的。
几位剧务小姐姐顿时满眼星星。
还未开拍,凯撒被带走和女主角试戏,巫瑾乖乖坐在拍摄蓬里,任由化妆师打理小卷毛。
不远处,凯撒试镜第一次。
凯撒咋咋呼呼向女主走来,决绝砸下自己的大脸盘子。
女主:“啊啊啊啊!”
导演和蔼说戏:“要有气质,霸总,霸总。来,给小凯读一段剧本描写。他有着冷漠的凤眼,君临天下的霸气,邪魅狷狂……”
化妆镜前,巫瑾的小卷毛帅气定型,刘海上推,开始往脸上打高光,巫瑾乖巧闭眼。
不远处凯撒试镜第二次。
凯撒满脸深沉朝女主走去,表情因为做作的霸道总裁范而异常扭曲。
导演:“停!油腻,油腻了啊!放松放松……”
这厢,巫瑾化妆完毕,穿上西服像帅气的小王子。
凯撒试镜第三次。
第四次。
巫瑾终于发现问题所在,凯撒哥根本不存在任何表情管理!他仅有的几种面部情绪可以用“嘿嘿嘿”、“哈哈哈”、“卧槽”来完全概括。
导演忍无可忍:“邪魅啊!性感啊!你能不能跟站在那里的谁学学……哎刚才站那儿的人呢!”
摄像赶紧解释:“不是咱剧组的,出去打电话去了。估计就是路人!路人!”
导演点头。
目光扫到巫瑾:“算了,换他试试。”
无辜围观的巫瑾:“!什么!”
那位和凯撒对戏了将近20分钟的小姐姐终于松了口气,目光亮晶晶看向巫瑾。
巫瑾秒速反应过来,求生欲极强:“导演……我能不能先出去打个通讯?”
导演点了点头。
女主角笑眯眯:小巫,可可爱爱。
拍摄剧务中的巫瑾粉丝于心不忍:“小巫好软啊,会不会被亲坏啊!”、“心疼!小巫要努力打/枪啊,不出道只能拍吻戏……”
导演突然一拍大腿:“不用请示。问过你们经纪人了,没问题!吻戏借位拍,又不是偶像,逃杀选手粉丝不在乎这个!”
“小巫先过来试试。”
巫瑾底气不足,赶紧拨打大佬终端,不料一片忙音。
旁边的女主角微笑安慰:“没事,就借位。隔着10厘米都行,让后期把咱两修到一起。小巫刚才说,要问什么?艺人选秀的剧本问题?”
10厘米。
巫瑾终于放心,大佬心胸宽广,应该不会计较这个!
生活不易!小巫拍戏!
机位再次架起,巫瑾战战兢兢开拍。
女主角吃下第10颗软糖,笑容灿烂看向巫瑾。
温柔的少年停在20厘米开外,敬业闭上眼睛——
导演:“行8,总比凯撒要好,后期修到一起。”
巫瑾松了一口气,点头点头。
摄像比了个ok的收拾,当场开始修图。
巫瑾被复制剪切,和女主间距从20厘米修到5厘米。
巫瑾:“再远一点?远一点好看!”
摄像调到8厘米:“哪里好看了?”刷刷一改,又变成2厘米。
巫瑾一个哆嗦:“不行不行不行……”
摄像琢磨:“要不还是贴一起。”
屏幕中央,巫瑾和女主贴近,1厘米,0.5厘米——
阴影自背后靠近。
旁边的剧务喊了一嗓子:“……唉你谁啊!就是你,刚才打电话那个路人,怎么进咱们片场了?”
巫瑾猛觉脊背森寒。
那正在修图的剧务手一抖,硬生生复制粘贴出3个巫瑾排成一排。
两人齐齐回头。
卫时挂断通讯,居高临下看着屏幕。
作者有话要说:这周出差中(到周日),更新会很慢!啾咪大家!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权萌萌lover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啾啾、孔雀东南飞、蓝莓蛋挞、南方无幻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偷吻月亮4个;孔雀东南飞、一渡闻舟、fycosx、南方无幻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咸菜菜菜菜菜菜菜18个;偷吻月亮5个;孔雀东南飞4个;边月雨眠3个;addiction、界水、隨緣2个;起名废、蔡蔡、西西木lee、日常催更君打卡……、喵大人、irenebam、林无隅、秃头的萨尔温、喵呜、35493991、小怪子郢、墓晗、怪兽大王、安奊诟、郁郁vxvc、沐绾歌、柠檬茶、叶沉璧、涅白、35309506、其叶、我只想当条咸鱼、风沐、祁寒、雪拥蓝关、浴水、棉花糖1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