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九世当时得知前太子亨利是假死潜藏,他脑海立马思索其潜藏的阴谋及如何应对。但又想到自己没有参与竞争的权利只有出题权,而亨利有参与竞争的权利。路易九世承认自己当时心里不平衡,气恼的将题出的十分刁钻苛刻。若不是炼金城市对出题有限制要求,不能出无解题,不能出与震城利益无关的题,也不能出超出震城需求的题,路易九世恨不得出谁也不能完成的题。他跟炼金傀儡扯皮吵了几宿才将将在出题截止日期前出了双方满意的题。不过,路易九世现在已经后悔了,当得知自己铁定能拿到参赛资格且还是对炼金城市影响力最大的夏子峰作为担保的那一刻,路易九世恨不得希望时间倒回到出题那天,该出个简单点的题。现在可是搬了石头砸自己脚的说的就是他。
路易九世晃了晃头不再去想那题的问题,回想自己被困在那伊波尔脚下未苏醒的震城里五天遭遇。由于震城毁坏严重,甚至掩埋在伊波尔地下,可供路易九世活动的地方很少。被困在密闭的环境,窗外是地下的土墙石壁,四周空寂无人,只有仿真人炼金傀儡。那体验确实是有些吓人。路易斯九世能在宫斗中赢下皇位,本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他利用了那五天的时间尽可能打听收集任何情报,探索任何能走的地方,甚至利用出题旁侧敲击了解炼金城市的影响力。
那五天里,路易九世对世界的认识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其中不可不提到炼金城市。过去几年里,路易九世偶尔也能收到些关于炼金城市的汇报,不过这些向来不需太多重视,毕竟都太远了对亚瑞特影响不大,有这精力还不如多关注他国的异动。然而这五天里,路易九世掌握到的信息是炼金城市对人类的影响力远比众人想象的大得多。哪怕受限于古今千年代沟问题,路易九世连蒙带猜得出的结论也是炼金城市的存在直接影响到人类的生存。而作为一个炼金城市的城主,哪怕其职责权利大幅缩水,就冲可支配炼金城市所拥有的一切武装力量,可第一手掌握到震城内的一切消息的情报能力,路易九世说什么也不能放弃这一身份更不允许旁落到他人手里。更何况他现在只是暂时被默认为震城的代理城主,可被替换掉,要想转正还等震城苏醒后进行专门考核通过。
当出题截止日期到期后,路易九世被送回自己寝室。他顾不上安抚因他失踪而愁白头的亲信们,借助炼金城市的情报能力火速铁血镇压伊波尔城内那些蠢蠢欲动的反对势力及潜伏着的来自他国的情报网,同时也派出大量人力排查亚瑞特境内同跟路易九世一样莫名‘失踪’五天的人员。当然他也没忘了假死潜逃的前太子,干系影响重大,特派了铁杆亲信麦克阿赫将军暗中调查寻找。
根据初步统计上来的曾失踪人员清单,路易九世发现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当地德高望重且有很大影响力、能或多或少能做得了一城、一镇、一村主的人。他决定找个时间集中召见他们敲打一下。若有异心有必要的话就尽早处理了。路易九世也没忘了那王储选票,他以大国的名义找了个理由强制性召见亚瑞特附属的小国王储,旁侧敲击打听到所谓的‘戒指’及那含义不清的开场白。
这次的人王争霸赛,要说的话,远比三年前瓦里若举办的比武大会重视得多。但这次炼金城市却并没有敲锣打鼓似得广而告之,各地的贝希祭台更是没有丝毫异象。就算是身为王储,也只是手中剧痛从血肉中浮现出戒指。就凭只会出现一次且只让持有者听到的开场白,很难让人相信并重视人王争霸赛的事宜。若不是有众多像路易九世一样被‘绑架’去出题的人,且这些人多是聪明人,很清楚这其中的意义,不会轻易宣传出去。总总原因导致一般人很难得知人王争霸赛一事,知晓的都秘而不宣暗自筹备着。
就在夏子峰等人闯沙漠时泰坦大陆已风云涌起,若不是不想进一步搅浑局势,各国都将人王争霸赛的事压下秘而不宣,保持表面的平静,私下彼此针分相对,其中艾路恩更是被多国群攻多次。路易九世也打听到不少消息。某某国的王储突然暴毙,某某国的国王为抢夺‘戒指’硬生生砍了亲子的手等等。无一例外的是抢夺者暗杀者都没能获得戒指,反而施害者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只要是主观上犯案的都会立即被消失,至今没回来过。哪怕是施害者是曾失踪五天的一员也不例外,也将再次被消失。不过他的消失同时当地另一个被失踪两三天。根据同时‘失踪’过几天的人的说法,前任代理触犯刑法被判几十年的拘留且被剥夺代理权,转由第二顺位人接替代理权。请接替者审核前任的出题,如需可更改题型,但更改的题型必须比原先的更能满足当地需求,难度同等或更高。这让那些打着抢夺主意的人立即熄了念头。
这段时间路易九世一直忙着调查打听一切可能涉及到人王争霸赛的情报,塞贾克家族族长被绑的事反而不怎么紧要,甚至是被忽视了。但当发现清单里有塞贾克家族族长,且该族长的失踪理由含糊不清,这让路易九世起了疑心。其他地方,都是一个地区只失踪一人,却都是半夜突然被带到不认识的地方,被当地的炼金傀儡尊称为代理城主、代理村长等称呼,关了五天。只有塞贾克家族族长失踪时间比较短,比路易九世他们早了两天回来,且还是大大方方被傀儡士兵请走送回。这份特殊,让路易九世对塞贾克家族起了好奇之心,特意分出几分心思派人调查塞贾克家族。
调查出来的结果让路易九世有点吃惊。塞贾克家族的历史比众人认为的要悠久得多,貌似可追溯到千年前,很有可能是身负家族诅咒的不死祭品一族。只是这家族有点特别,可改名换姓,且还是多次改姓,就连塞贾克这姓氏也是最近三百年改的,最初姓什么无人能知。更特别的是,没人能看出塞贾克家族里是哪一位肩负着家族诅咒的人,没看到固定不变的职业,也没看出谁被受困一地。反倒是查到了塞贾克家族每隔几代必会迎娶一位因种种原因而双亲皆亡的孤女,且这孤女无一例外都是嫁给了长子。这事若不是专门调查,还真没人发觉到。这会是巧合吗?祭品会是这孤女的家族吗?嫁到塞贾克家的孤女姓氏各不相同,目前这位正是现任的塞贾克家族族长之妻,来历出身也查出来了。只是查到的记录太干净太清晰,七八十年前旧事都能查的一清二楚,反而有些假。再联想到被身负古艾路恩标识的傀儡士兵带走过的塞贾克家族族长,他被绑走的原因会是因为孤女的‘特殊身份’吗?路易九世私下召见了几次塞贾克家族的人,也通过姑姑墨菲儿旁敲侧击,得到的回复都是左右言他,含糊不清。这更是加重了路易九世的疑心。
这几个月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人王争霸赛、选票、塞贾克家族……太多事让路易九世烦躁不安。麦克阿赫将军倒是给他带来了难得的好消息,他不光是找到了前太子亨利,也遇到了大名鼎鼎的双黑-夏子峰。路易九世刚刚见过亨利夫妇。几年不见,亨利似乎比以前更懦弱,看来他的假死不是那些老不死的世家人做的,没啥阴谋。再看那懦弱的毫无皇家气质,看得他更发不出脾气,直接摆摆手让人妥善看管亨利夫妇二人。
现在路易九世正听麦克阿赫将军的汇报,初步了解夏子峰这人的立场及关于人王争霸赛的规则。路易九世不顾现在是深夜,立即要求召集诸位大臣,一起讨论下一步举措。首选讨论的是皇储选票的问题。对于亨利夫妇的处置,善待安置软禁处理是毫无疑问。路易九世不想把希望全压在亨利一人手里,想着再找一个可效忠于自己的皇储选票。于是他想到了政治婚姻,娶个性格单纯的小国公主,是个很不错的选择。爱情也是一种忠诚,骗一个小女孩死心塌地爱自己,这操作比让前任太子亨利发出内心的效忠自己要容易得多,至少路易九世等人是这么想的。路易九世想到就去做,立马派人筹备相亲舞会,多邀请一些拥有戒指的小国公主。广撒网,多捕鱼。效果好的话,路易九世不介意多娶几个公主。
路易九世的好心情并没维持太久。麦克阿赫将军硬着头皮汇报子峰要求转述的一件不成文的事实。亚瑞特在炼金城市眼里从来不是个国家,只是个州县。路易九世将要争夺的是艾路恩的王位。艾路恩是唯一一个炼金城市才是诸神认可的人族之国家。从来不存在第二个或新的人族之国。之前没有,以后更不会有。竞争还没开始,就宣告亚瑞特这个名字必将退出历史舞台的事实,这让路易九世十分火大的大发雷霆,震得座下的大臣们立即俯首跪在地上。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