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巨大的空间,什么建筑都没有。
此时很多生物汇聚在这里。
虚空生物、古神族、仙国生物,还有各种样貌奇特的高维生物。
四大势力,几乎到齐了。
庄无名和裂天道君抵达这里,引起了他们的瞩目。
只见仙国之中,一位浑身穿着黑衣的道君看到了他,“裂天道君,这里。”
裂天道君闻言点点头,看了一眼庄无名道,“庄无名,下次再交手吧。”
话音落下,也不待庄无名说话,就向着仙国走去。
不过庄无名已经知道了他的态度,在这里他不会动手,下一次再见的时候,他才会出手。
这算是还了庄无名在刚才救他一命的事情。
庄无名笑了笑,没有答话。
在这没有超凡力量的地方,他的属性,碾压一切。
除非同样能够打破属性极限,否则绝对不是对手。
刚才和那失控的古神族交手,他就确定了一件事。
古神族在这里,天赋也一样无法使用,这唯一有着打破属性极限能力的种族都被限制。
那庄无名更加无所畏惧。
这时候,庄无名看了看四波人马,独自一人站在一方。
他是如此的突兀和显眼。
这大厅大约上千平米。
四拨人马中,古神族和古神傀儡大约一百多,无限空域的高维者也有数十,仙国也差不多一百,虚空生物则有两百。
此时四波人马都是诡异的看着庄无名,显然无法理解一个完全不属于四大势力的人出现在这里。
首先不爽的就是虚空生物了。
一头浑身布满了骨刺的巨大生物,高达五米,走了过来。
它全身遍布一片白色骨骼物质,上面布满了白色骨刺,头部如同蜥蜴一样。
身躯却是如同人形生物,非常雄壮。
两只拳头巨大而粗壮,一靠近就弥漫着一股强烈的压迫感。
“人类,你是来自那里的?”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冰冷的问话,高高在上,似乎将庄无名当做了奴仆一样蔑视。
庄无名抬头看了他一眼,“我不找麻烦,为什么总有傻逼要来挑事。”
“你想死一次吗?”
淡漠的目光,冰冷看着这头虚空生物。
虚空生物感受到了庄无名的意志,顿时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该死的人类生物,胆敢挑衅我,那你就去死吧。”
虚空生物被激怒,瞬间举起巨大的拳头,向着庄无名轰下。
面对这攻击,庄无名右手瞬间一闪,消失在了它的视线中。
下一瞬,这虚空生物胸口一凉,然后全身直接飞了出去。

一声闷响,它直接落在了百米之外。
无数鲜血流出,迅速将地面染成了黑红色。
它的胸膛已经消失了,一片碎肉洒满了它飞出的路径上。
庄无名的一拳,将它胸口的骨头盔甲全部击穿,直接粉碎了他整个胸膛。
他所有的内脏都化为了粉末,直接当场死亡。
庄无名展露的力量震惊了所有生物。
这里是诡异的迷宫,几乎所有生物的起点都变成了一样。
属性全100点级别就是他们的极限了。
在这里人多才是绝对战力,所有人都再次回到了集体力量至上的年代。
但庄无名刚才展现的力量,完全超越了属性极限,而且是近倍以上的超越。
也就是说,他可以无视集体的力量,一个人压制多人的力量。
他们都曾经拥有远超群体的力量,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远超群体的力量,那就意味着无敌,意味着立于金字塔顶端。
瞬间所有人都警惕看着庄无名,将他列为了最危险的存在。
无限空域高维者中,一个高维者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人形生物,和人类几乎一模一样,除了头顶两只弯角。
他穿着一身精致的盔甲,上面布满了神秘的花纹。
他来到庄无名面前,“这位先生,有没有兴趣加入我无限空域高维者一方。”
“在这里,你的力量无与伦比,可以和我们合作。”
庄无名看了他一眼,“合作吗,倒也可以。”
“那么第一件事情,你能坦诚的告诉我,你们进入这里是为了什么吗?”
这高维者闻言微微一笑,“这很简单,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寻找掉落进入这里的第十一层纬度神秘物品。”
“那么,你们有线索了吗?”
看着庄无名似笑非笑的表情,高维者似乎有着良好的自控能力.
“线索当然有,我们也有通过这迷宫进入迷宫核心的方法。”
“至于具体是什么样的,那就需要你加入我们,达成协议之后,才可能告诉你。”
庄无名闻言眉头一挑,他没想到居然有人已经知道了怎么通过这迷宫,进入核心之地。
想了想,他看着这位高维者微微一笑,“那么协议是什么。”
这位神秘高维者眼睛一眯,“很简单,帮助我们进入核心区域,至于十一纬度的物品,各凭本事夺取。”
庄无名看着他,眼睛露出一丝意外。
这人很识趣,没有任何附加条件。
只是单纯的帮忙通过核心区域,到了里面争夺物品就是各凭本事,最适合目前的情况。
虽然这个过程绝对会很凶险。
没有拒绝的理由,庄无名欣然答应,“好,完全没有问题。”
“怎么称呼。”
“我叫落日之死者。”
神秘男子微微一笑,庄无名点点头,“我叫庄无名。”
听到庄无名的名字,落日之死者一愣,接着恍然大悟。
“原来是你,我听说过你的名字。”
“无和邪都在你手上吃过大亏,你可是被他们点名的人物。”
“是吗,它们还记得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落日之死者闻言带着怪异的笑容,“这两位的本体,可是第十层纬度的大佬。”
“你能被他们注意,也不知道是辛运还是不幸。”
庄无名闻言淡漠一笑,“这里不是无限空域,他们就算本体是十层纬度的存在。”
“但是想要影响这里,付出的代价也不会低。”
庄无名和落日之死者一边聊,一边向着无限空域高维者的阵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