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是华夏民族的盛事,相比其他节日,过年是每一个人心中最神圣的事情。
像是忙碌烦躁痛苦的一年时间,都在这一刻按下了暂停键,所有苦闷都留在了去年,叫人对新的一年充满了希冀,就连心里都亮堂了不少。
三人站着说了会儿话,林微想叫她们一起去客厅,却被她们拒绝了,说要好好看看几个孩子,长得太叫人喜欢了。
林微没奈何,只好站在院子里跟她们一边聊天,一边看着几个孩子。
过年,每一家都至少又三两个亲戚要拜访。韩栋妈妈好不容易把韩栋拉走,继续下一家。便听陈灵淑喊平案回家,林微叹了口气,劝了陈灵淑。
陈灵淑和高志国几乎没有什么亲戚,唯一的亲戚还在国外,现在没有接通国际电话,除了写信,没有别的联系方式。
前几年才过去的风波,还在心里留着痕迹,现在哪怕经济形势越来越好,跟国际上的联系也越来越多,他们夫妻俩便不愿意跟亲人多做联系。
为远在国外的亲人好,也是为了自己。
陈灵淑笑着看了儿子一眼,笑着道,“上午你这儿估计要热闹起来,等下午吧,下午我带平案过来玩儿。”
“行,那我就等着了。”林微笑道,“平案自从上了小学,又学了别的才艺,很少有时间跟晓晓玩了。趁着过年,也让孩子放松一下。”
陈灵淑笑着答应了,才带着高平案离开。
她走了没一会儿,便听外面一阵喧哗,稍后便听到敲门声,小常还没来得及开门,林果就推门进来了。
“姐,我来看你们啦!”林果笑得清脆,“祝你们新年新气象。”
说着,朝后面一招手,“诶,你们怎么不进来啊?快快快!赶紧的!”
招呼完,直接跑到跟冯老爷子玩得开心的四个小不点面前,笑嘻嘻地道,“来来来,姨姨发红包了!祝你们开开心心,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想害你们的人都死无葬身之地!
当然,最后一句话,当着冯老爷子的面儿,她也不敢说出来,怕破坏了自己的形象。
“你不用发红包啊。”林微说了一声,赶紧招呼了林果的同学,见他们束手束脚地站在她面前,激动地看着她,有些懵,脑子也有点儿白,不知道跟这个年纪的孩子说些什么。
还是王姐给她解了围,带着人往客厅里去,抓了糖果什么的。“你们聊聊天,吃吃喝喝,这里还有棋子棋盘,你们想要玩五子棋,还是跳棋,哪怕是象棋围棋都行。”
王姐把东西放下,笑道,“都当家里一样。”
说着,便退了出去。
林微看林果同学都在客厅,喊了她一声,叫她进去招呼同学。
“姐,你等我发完红包。”林果回头应了一声,笑眯眯地看着四个小不点儿。“姨姨可喜欢过年了,一到过年就有压岁钱。所以现在姨姨也叫你们高兴高兴。”
只是,她以前的压岁钱都是五分一毛的,那个时候就想着,什么时候能有五块那么大的红包。
现在,别说五块了,给小外甥女和小外甥一个人包五百块都是可以的!当然,真要是每个人包五百块,她的小金库能瞬间瘪下去。
所以,她给每个人都包了十张崭新的大团结。
按照习俗,没有结婚的人是不用给小孩子发压岁红包的。只是林果这个骚气的,觉得自己赚了钱,有钱了,必须得给孩子发压岁钱,叫他们高兴高兴。
比那个时候的自己还要高兴才是最好!
才说完,就见拂晓从她的衣服口袋里掏出来一个红封递给了她。
林果:“……”
“送给姨姨。”拂晓眼睛对上蹲在她面前的林果,笑眯眯地道,“晓晓也给姨姨祝福。”
林果默默接了过来,“谢谢晓晓。”
若是今天她没有准备红包,大概她就是这世界上第一个被小外甥女反过来发红包的小可怜吧?
幸好!幸好她有钱!幸好她准备了!果然老天爷厚爱她!
林果做好了心里建设,抱着拂晓就是一通狂亲,然后又一个个亲了三小,才牵着拂晓往客厅去,“走走走,姨姨跟你介绍几个朋友玩儿。”
林微:“……”
她的同学,当拂晓的朋友?她确定?
然而,还没等她想好,便见三小委屈地蹭到她身边,哼哼唧唧的。
林微一头雾水,“怎么了?”
三小此起彼伏地喊着她,却表达不出什么意思,只拽着她的裤腿,小脸儿上没有一点儿笑意。
王姐走过来,试探地道,“是想叫你给他们发红包?还是想叫晓晓给他们发红包?”
林微拍拍脑门,这才想起来,没有给三小发红包。三小见林微要走,瞬间抱住她的腿。林微无法,只好拖着他们往卧室走。
拿了自己准备好的压岁钱,她一人发了一个,又去给侧厅玩的林果同学发了红包。
回头,便见三小堵住拂晓,揪着她的衣服“啊啊”叫着,还要去掏她的口袋。
林微:“……”
感情这仨最想要的红包不是她的,而是拂晓这个姐姐的?
拂晓才准备讨红包,三小怀里便被林果那些同学塞了满怀。
“微微姐,这是我妈叫我给三小和拂晓的。您可别拒绝,不然我妈得打我,说我没完成任务!”一个活泼的男孩儿塞完,就条到一边儿,“反正您别给我。”
“我也是!我妈说了,发不了压岁钱,就叫我睡大街!”
“我也是!”
“嘿嘿,我跟他们一样!”
……
都是很活泼的人,生怕林微把红包给退回去,一个个绞尽脑汁地想理由。有的想不出来的,干脆就用“我也是”这个万能词汇。
林微被他们这么欢乐的场面逗乐,一瞬间,似乎找到了一些当学生时的感觉,几句话的功夫便融入其中。这些人也不恭恭敬敬地喊“微微姐”了,直接喊“林姐”。
王姐在一边儿听得好笑,见林微也放开了,一扫阴郁,想了想,开了几瓶罐头,热好了一人一小碗盛好,放在托盘里端过去,叫林果那些同学都暖和暖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