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佛争一炷香
“杨医生,杨医生,有话好说说……”
李德星夹在中间,他是知道的,杨云帆的医术肯定比这刘医生强。飨網ingiohuo.自己老爹的病,落在杨云帆手里,肯定能治好。老爹的病虽然古怪,可总不会比癌症还难治吧?
可是,刚才李老爷子都出面了,挺了那刘医生一把。他自然不好说话,不然,那不是打老爷子的脸吗?
眼见着杨云帆要离开,李德星都快急死了,拉住杨云帆道:“杨医生,你别走。求求你,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杨云帆看了一旁的李元河一眼,道:“你们老爷子不信我,我没办法。爱莫能助。不过你放心,暂时还死不了。只是,再这么折腾下去,我估计顶多也就半年的寿命了。”
“简直胡说八道!”陈雄大喝一声,站在了杨云帆面前,满脸杀气的眼神紧紧锁定杨云帆。这个臭小子,竟然敢咒李先生死!简直是活的不耐烦了!
“陈雄!”李老轻声咳嗽一下,走上来。
“李老,他的嘴巴就跟吞了粪一样难闻!”陈雄只得往后退了两步,但紧握的拳头没有松开,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会出手。
杨云帆像是根本没有看到陈雄的威慑眼神,道:“好狗不挡道!”
“你说什么?”陈雄怒目圆睁,就跟寺庙里的金刚一样可怖。
这时候,李去病的声音不远不近,悠悠然的飘过来道:“你的医德果然是有些问题。”
“嗯?”
杨云帆听到这句话,脚步瞬间一顿。
许强等人也听到了这句话,顿时回过头来,眼睛里闪过杀气。只要杨云帆一声令下,别管这是什么大人物,也要教训一顿。让他知道,这里是湘潭市,是谁的地盘!
“哈哈,真是好笑……”
不过,杨云帆却突然笑了起来。
他笑完之后,脸色忽然一变,冷声道:“我的医德有没有问题,关你屁事?今天我心情不好,就是不医你!”
“何况,就连佛爷也要争一炷香。我杨云帆还不是圣人,不过是红尘之中一个小小医生。我不图别的,就图一个面子。就图患者治好病之后的一颗感恩之心。”
“你们一家,我是看出来了,高高在上,大富大贵。在你们看来,让我给你们医治,是看得起我,是给我面子。你们这种人,平时作威作福惯了,当然也有人惯着你们。认为别人对你们尊敬,是理所当然的,而你们就可以随意践踏别人的尊严。是不是?”
“就算我帮你们治好了他。你们会有感恩之心吗?不,你们不会有的。何况,天下枉死之人每日成千上百,再多一个也不算什么。”
杨云帆语气淡然,却是直言不讳的说出了这一家人的心态。
“放肆!”
李去病身为修真者,早已经将心念修炼的不垢不净,这时候听了杨云帆的话,也忍不住会动怒。
可随后,他却讥笑了一声,道:“我看你是医不好我大哥,故意给自己找台阶下。什么湘潭小神医,不过如此。我看你才是不折不扣的庸医!只是愚弄一些无知之人。你信不信,你的报应,很快就会来的?”
若是杨云帆就这么离去,李去病立马回去调动炎黄铁卫在华南的几个监察使者。
杨云帆这个修为,他需要调动两个跟他实力接近的修士,才能万无一失。到时候,是囚禁杨云帆,还是将他废除修为,逐出华夏,可就不是杨云帆说了算了。
“报应?”
杨云帆冷笑一声:“你们这群人,别的没学会。利用手中的权力假公济私倒是学得挺快。你现在是在威胁我,你回去之后立马会动用手中的权势针对我,是吗?”
面对这种威胁,杨云帆嗤笑了一声:“你是炎黄铁卫的,是吧?”
嗯?
李去病的眉头忽然一皱。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个杨云帆知道的事情挺多的,竟然能看出自己是炎黄铁卫的。
不过,他既然看出自己是炎黄铁卫了,怎么还如此有恃无恐?
杨云帆笑了笑,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无所畏惧的坦然,淡定道:“不知道,厉禁元君有没有跟你提起过,摩云崖?”
“摩云崖!”
那个李去病听到这个地名,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精彩。他的语气也为之一变,干涩道:“你,你,你是摩云崖的人?”
厉禁元君有过交代,摩云崖的人,行走世间,不必理会。若是不必要,不要与之为敌。
厉禁元君只是简单说了一句话。可是,却让下面的人,心中泛起滔天巨浪。
厉禁元君,制定规则,是针对所有门派的。就连有一次昆仑派的某一位天才弟子,犯了事情,炎黄铁卫无法处理。厉禁元君亲手处理,将其镇压。
可是,摩云崖却是是唯一的例外。
他们纷纷猜测,摩云崖到底是什么地方?
作为炎黄铁卫比较老资格的一个成员,也是修真界有名有姓的筑基境强者,李去病听过无数次摩云崖的传说,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摩云崖的传人行走世间。在修真界,摩云崖空有名头,却无实际上的修士。
很多时候,他们只当这是一个传说之地。
却没有想到,在湘潭市,他居然遇到了一个摩云崖出来的修真者!
“是了。你是摩云崖的人,倒是解释的通了。你这般年纪,修为如此高深,医术如此群。换成是其他门派,怎么会让你出来历练。也就摩云崖行事如此独特。”李去病这才想通了前因后果,不然很难理解湘潭市这种小地方,怎么冒出一个无名无姓的筑基境修士。
在修真界,每一个筑基境修士,都是鼎鼎大名,足以坐镇一方,是门派中的长老级人物。
他们彼此之前不说熟悉,至少都听过名字。很少出现杨云帆这种陌生脸孔。
摩云崖,那可是连厉禁元君提起来,都有些头痛的地方。李去病可惹不起!
李去病也是拿得起放得下,当下就道歉道:“刚才,是我态度不好。还请这位杨道友不要见怪。只是,我大哥的病。不知道能不能麻烦杨医生,帮忙治疗一下?”
杨云帆见对方服软,心里顿时念头通达。
刚才可以赌气不出手,不过现在么,见死不救好像有点过意不去。
这时,杨云帆往李元河那边看了过去,只见李元河脸色紫青,喉咙里低声嘶吼,仍然在使劲要挣脱那几个护卫的束缚。
皱了皱眉,杨云帆道:“你让人把他扶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