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一下,准备行动。”冰冷的声音猛然窜入脑海,房屋黯淡角落抱膝潜伏的黑玫瑰猛然睁开了眼眸,瞳孔随即紧缩——一道黑色魅影悄无声息出现在房屋内。
要不是熟悉的冰冷声音提前传来,她险些以为——危险来临了!
意识到魅影是叶倾的一瞬间,她才陡然放松了警惕,可到底被狠狠吓了一跳,心脏还没有恢复平静,还在狂跳着;直至跟着走出了楼房,略有寒意的冷风一吹,才猛然平复。
此刻两人身上都背了个厚实的背包,其中装着少许物资——这种装扮才符合普通异能者的身份。双尾白狐同样藏入了叶倾斗篷里,避免麻烦。
天色还有些灰蒙,大约是阴雨天的缘故,空气中除了淡淡腐尸气息外,还有有些令人不大舒服的湿冷;接下来进行什么计划,具体黑玫瑰不知情,却大概猜到一些,而这一夜叶倾到底去做了什么事,犹豫了半刻到底没有胆子问询——她没有嫌自己的命太长了。
跟着叶倾一两个月的时间,她很清楚,要想活着,有时候不需要知道的太多,只要足够清醒保持稳定的智商线,能保持着跟她同步行动,就可以了。
圣城罗马的街道与其它城市并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的荒凉,一样的肮脏,要么是垃圾,要么就是已经腐朽的仅剩下森森白骨的尸体。雨季来临,踩在地上当真是粘腻不堪。
叶倾她们的脚程极快,很快就从几条街道赶超那一行人。
她们是从北面而来,【圣地】则在圣城偏西北的高地角,两个位置其实相距不远,第三批走出来的异能者并非狩猎,看他们一路匆忙,被丧尸来回牵扯纠缠却又对丧尸毫不关注的模样,大概是外出寻找物资?这一点她顿时便了然了。
欧洲各国毕竟人口摆在那,末世前不可能大量囤积食物,除了小麦面粉之类,就大约只剩下罐头,而罐头的保质期一般在十二到二十四个月不等,若冷藏状态下,本身罐头质量过关,其实放个两年到三年还是可以吃的,接近腐烂的边缘。而两年半以来,不论罗马城有多少的生存资源,大抵上,要么是消耗尽了,要么就是腐烂了。
而今,他们搜寻物资,小麦面粉不大缺,可肉对于异能者而言才是最大的能量来源;而欧洲人对于肉食则比较看重,基本是必不可少的,要是没有能力的普通幸存者/异能者,大约吃个干面包也能度日,可但凡有些实力的异能者团队,都不会甘心只吃干面包。
如今罗马城中的物资大抵消耗光了,而相比以北六十多公里外的维城而言,自然是南面三四十公里外马城特里纳城更适合他们,叶倾的目的便是在边缘地带“偶遇”。
她知道其实直接进入梵蒂冈区域会更简单粗暴,可到底,“入侵者”跟“客人”两者之间的概念是不一样的,除非她有绝对的力量,可显而易见,拥有五阶力量存在的圣地,并非善地,哪怕她并不具五阶存在,可【圣地】二字却让她多少有些忌惮。
这地方在整个西方国家都有着极高的影响力,它的地位极高;用以比喻的话,它的地位或许更像是【玄门祖地】——手持着一处遗迹,还培养出大批的精英。
似——变异蝙蝠女;“净化”系特殊女异能者;还有那头变异狼人?再加上这三批从其中走出来的,普遍在四阶的异能团队,这太不简单了。
强龙不压地头蛇,来到了别人的地盘,她谨慎些并不为过。
很快,叶倾便带着黑玫瑰来到了一片圣城中心的一片商业区,这片区域较其它地方而言,三阶丧尸居多,四阶并非没有,仅有一两头,算是比较合适狩猎的地方了。
并且,这片地方里北面也不算太远,撒谎也需要有凭有据不是?
她自非冲着狩猎而来,瞥了一眼黑玫瑰,让她将隐息符交回来,后者自然照做,撕下隐息符递给叶倾的一瞬——四面八方要么沉寂,要么相互厮杀的丧尸猛然就加倍嘶吼起来,皆一个转头,就冲着黑玫瑰杀来。期间叶倾亦将身上隐息符撕下,收入空间。
刚斩杀了两头三阶丧尸,黑玫瑰五感也算敏锐,耳朵一动,意识到那只队伍已经靠近了此地一公里——达到了四阶异能者后,她各个感官的力量再一步进化,即便在城墙上万的丧尸群中,亦能分辨出各种声音,人与丧尸之间的步伐频率不一样,她迅速分辨出来。
一公里的距离,她跟叶倾约五十秒到达,而这支队伍也总算在一分钟的时间内靠近。这个时候,又有四五只三阶丧尸丧命在她手中,叶倾更可怕,已经横扫了一地。
一路打打杀杀过来,即便对叶倾的强大已然司空见惯,可她每次出手,黑玫瑰依旧有些恐慌——她甚至都没动用异能/真元,手握一杆锈迹斑驳的古剑,打三阶丧尸跟切菜没太大区别,就算有,可能也是——这菜不禁切?
【圣地】这一行人自然不可能刚好路过这处商业区,可黑玫瑰能够洞悉他们的步伐,他们就算稍弱一两筹,除了都是聋子,不然不可能察觉不到此地的战斗痕迹。
很快,【圣地】外出的第三批人马便循声而至,发现了被二三阶丧尸围了个水泄不通的两个——【东方人】,一开始,他们还只是惊讶于这两人实力皆不俗,或者说比他们还要高出一两筹,但很快,他们就发觉不一般了,出手竟然异常惊艳。
一个手持着古老却脏兮兮的剑,看似滑稽,可出手却果断而狠厉,且速度快的离谱,每一次劈砍都会有丧尸陨落在她手上,且陨落的大半都是——三阶巅峰。
另一个异能竟也奇特,居然是“石化”,纵然不是传闻中的美杜莎那般可怕,可异能在手,每一次出手,同样也令人惊讶不已,简直——酷翻了。
【圣地】这一批人大约十一二个,异能波动最强的在四阶初期巅峰,略逊色的也在三阶后期,而四阶异能者占据了大半,整整八个人,放在哪儿都是精英队伍。
西方人一般而言长得普遍不差——五官深邃,棱角分明。
叶倾却脸盲,无关几乎过目不忘的记忆力,觉得都差不多。
而这一支队伍中,男性异能者居多,女性仅有四人,长得具体如何她不清楚,余光则是落在了为首中年男人身上,一行人中他其实不算出彩,脸且不论,起码在一群普遍一米八往上身高的队伍中,他约只有一米七七,不到一米八,很容易就被淹没。
他们站在高楼上俯视。
叶倾两人并未停止战斗,刚解决了几十头丧尸,眼下围堵着她们的还有数百头。
大约是对叶倾两人产生了兴趣,讨论了片刻后,为首的人才出声,英语说起来稍有些拗口,英语在意大利并非官方语言,是以,这些人即便懂,但总不如本国语言来的流利,“你们是九州人?还是日本?韩国?”东方人对西方人脸盲,西方人也是如此。
说完也并不等叶倾她们回应又再道,“两位小姐是否需要帮忙?”即便是了解以这两个东方女人的力量,并不会被这一群丧尸打垮,可作为绅士,他们多少都需要表现一番。况且,这两位女士看起来,实力非同小可,如今【圣地·遗迹】又要开启,拉拢过去,对付那一条凶犬又是一大助力,想来上头那两位也会很赞同,拉拢回去,又算他一笔大功劳。
对方竟然主动开口,有“施以援手”的意思,叶倾自然要顺势接下,她以警惕的目光看了一眼这一行人,挑飞斩杀一头丧尸的同时,为符合她出手果断凌厉,她声音即便带着几分不信任,依旧冷酷,“我们从法国来,你们是?”她没有说是哪里人。
说话间,她又多审视了几眼。
看模样,颇为警惕,做好了反击准备。
若不是这一分“小心翼翼”的模样,这一行人还不一定敢多加客套,观察了片刻的功夫,又再三确认附近没有旁人,确实仅有这两个东方女人,才大约得出以下结论——两个四阶中期,一个大约是力量型异能者,身体强度大约在三阶巅峰,虽然那相当之“干瘪”的没有什么料的身材有此强度,他们很意外,可末世以来他们意外的事太多了,免疫力相当强悍;另一个则是“石化系”,十分之特殊,嗯——身材似乎越看越好看。
到了这时候,那一行人除了分析黑玫瑰的异能强度,与叶倾刻意露出来的力量外,同样仔细地看了两人——皆一身黑,一个黑色长袍,一个黑色紧身作战服,一个满脸冰霜的模样,长得应该是无比精致。但西方人的审美而言,反倒是棱角更为分明,颧骨稍高的黑玫瑰更符合他们的审美,特别是那凹凸有致,极具风韵的性感曲线,即便摸不着,可看上一眼,也足令他们心潮澎湃了。便是打着跟她来一场鱼水之欢,在场的男性异能者都想帮她们一把;女性异能者中,亦有一两人稍微有些不同寻常的爱好,也不会拒绝。
至于她们保持的还算干净的外表,几人并不觉得出奇,就眼下,罗马城中不知道有多少没人穿的衣物,哪怕叶倾穿着是怪了些,可城内贩售东方服饰的店铺也是有的。
叶倾并不知道,自己被隐藏在黑袍下这也算有“料”的身材被批为“相当之干瘪”,不过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因此而有什么波动,什么样的身材叫好?每个人审美都不一样,且,身材能当饭吃?大一点,凸一点,给你们提高了多少防御力呢?铜墙铁壁,还是固若金汤呢?明人不说暗话——一剑下去,你们可能会被削成平板。
再三确认了两人没有不具备高度“危险”后,为首中年男人道了一串仍旧不流利的英语,大致意思是——眼下情况并不好,没有太多时间跟两位美丽的女士解说,他们先出手,帮叶倾两人摆脱了这些恶心的丧尸再说。
数百二三阶的丧尸哪怕有四阶有存在,可在一行平均等级在四阶的队伍中,这些存在完全不构成威胁,且很快就被清理干净,清理干净后,叶倾又得到了新的信息。
她以为,这些人之所以能提升如此之快,大约是在【遗迹】中得到了机缘。
可在瓜分战利品时,却发现这些人对“晶核”的需求,表现的远比【莫斯科·联邦基地】个诸多异能者要积极热切一些,要知道如今西方,是还没有研究出“抗三阶四阶丧尸病毒疫苗”,又怎么会如此热切?她的目光多番锁定【遗迹】一词,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联想到了【圣地】内的“净化”力量,或许跟这一点有关。
她早该意识到的——自己手中有古灯的存在,【圣地】中有其他秘宝,有何不可呢?
晶核净化一事,大约是跑不偏了。可【遗迹】也未必就不存在,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这不,人都在这,究竟如何,还不都看她怎么从这些人嘴里套出来?
为首的人叫兰德尔,四阶中期,异能居然是一个变异人——变异蜘蛛人。
在战斗过程中,叶倾就留意到了,他能够控制体内的异能化为一根根普通肉眼看不到的“粘状丝线”,而后通过这些丝线,控制丧尸相互厮杀,似“提线木偶”很不寻常。
他稍稍介绍了自己的来历,以及身后的同伴,这才询问,“两位美丽的女士来自法国吗?听说如今那个国家已经完全沦陷了,是真的?”他表现的很惊讶,很夸张。
其实如何他清楚,这样问不过是搭讪。
西方人仿佛天生就幽默,且善于交际,同时相对乐观,哪怕眼下末世袭来,刚刚解决掉一堆麻烦,可他们很快凭借天生的“撩妹”技能,跟叶倾两人“混熟”。
得知叶倾两人是第一天来到圣城罗马,并没有团队,只有她们两人。
一行人很惊讶,同样猜测她们是否是进入了哪个遗迹得到了机遇,不然如何解释?
搜索书旗吧(www.shuqiba.com),看更新最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