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9章天赐的儿媳
平措次仁是一个孝子,拿到了杨云帆的话,不放心下面的人办事,亲自出去买药。
而杨云帆和纳兰熏则是陪在扎西卓玛在家里说话聊天。
“杨医生,还有纳兰姑娘,你们这一次来藏地,一定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吧?”扎西卓玛看得出来,杨云帆和纳兰熏不像是来藏地游玩的。他们那么忙的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来藏地游玩呢。
事关机密,杨云帆和纳兰熏当然不会说实话。
杨云帆淡淡笑了笑道:“纳兰熏是来玩的,我是来参加这边一个医学交流会的。结束了之后就要回去的,您也知道,我是一个医生,湘潭市还有不少病人,不能在这里久留。”
“哦,原来如此。”
扎西卓玛点点头,然后看向纳兰熏,和蔼的笑道:“那么,纳兰姑娘,你就在这里多留几天吧。我让次仁陪你到处玩一玩,我们藏地很大,不单单是日光城,布达拉宫,还有草原,还有盆地,还有喜马拉雅山。”
纳兰熏对这些根本没兴趣,要是能去昆仑派见识一下玉虚宫的神功绝学,说不定你赶她走,她还不走呢。
至于什么景点,什么好玩的,她这种贵族豪门出生的大小姐,玩厌倦了,根本提不起兴趣。
纳兰熏摇头拒绝道:“谢谢卓玛阿姨的邀请,不过,我这一次来藏地,玩是顺便的,主要是我听说藏地的那个……”
说到这里,纳兰熏压低声音,左右看了看,才道:“黑市拍**较多!尤其是很多古董什么的,我老爸很喜欢这个东西。不过,在内地,好东西比较少,有也是高价被人收藏了。所以,我到藏地来碰碰运气。”
“你阿爸喜欢古董啊?”扎西卓玛微微笑着,她对纳兰熏的话倒是不怀疑。纳兰熏给她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个很直爽,很活泼。
纳兰熏点头道:“是啊。我老爸最喜欢古董了。还跟我开玩笑说,谁要是给他一车子古董,他马上就把我卖给对方做老婆。您听听,这是一个父亲该说的话吗?”
纳兰熏脸上气呼呼的,看起来十分可爱。
“你这么漂亮,一车古董可不能换,太亏本了。起码要十车!”扎西卓玛一听,却是眼睛眯着笑了起来。她心想,原来纳兰熏的爸爸喜欢古董,而他们拉鲁家族历史悠久,曾经还是吐蕃国的统治者,最不缺的就是古董。
自己儿子一眼就看上了这个纳兰熏,要是能用古董来取得她家里的好感,那就太好了!
纳兰熏和杨云帆是好朋友,纳兰家一定也是内地的贵族,就算比他们拉鲁家族差一点,也差不到哪里去。
何况这个纳兰熏真的很对自己的胃口,自己儿子也喜欢。
这样的儿媳妇,到哪里去找。
想到这里,扎西卓玛试探着道:“纳兰姑娘,我们拉鲁家在藏地有不少朋友。有些朋友,就是做古董生意的。或许,我可以让平措次仁带你去玩一玩。不过,这些生意,有些是不能见光的,你明白吗?”
纳兰熏闻言,开心的跳了起来,拉着扎西卓玛的手臂亲热道:“太好了!卓玛阿姨,您真是我的福星。什么见光不见光的,太阳底下就没有新鲜事。我爸见了古董就高兴,他才不管从哪里来的。”
扎西卓玛认真的看着纳兰熏,觉得纳兰熏说的应该是真的。
真要是抓走私贩运国宝的大案子,上面会派一个小姑娘来吗?这也太随意了!何况,这个小姑娘就算跑了,还有鼎鼎大名的杨云帆呢!
找不到这个小姑娘,那些走私贩子要报复,肯定找杨云帆!
杨云帆这么大名头的神医,会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危险中吗?肯定不会啊!就算他愿意,湘潭市政府也不愿意,更不用说,杨云帆还是湘南军区的人。抓贼是警察的事情,跟军人可没关系!
“杨医生,我抓药回来了!你看一看,这些药对吗?”
这时候,平措次仁拿着一包药材回来了,他进了房子看到她妈妈跟纳兰熏似乎在聊什么,十分高兴,不由道:“阿妈,你跟纳兰小姐在聊什么?”
虽然问他妈妈话,可平措次仁的眼睛却盯着纳兰熏那娇艳的脸庞。似乎怎么也看不够。
扎西卓玛一看儿子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的决定,肯定会让他高兴的。于是道:“是这样的,次仁,纳兰姑娘来藏地,想要买一些古董送给她父亲做生日礼物。你有什么办法吗?”
“给纳兰伯父的礼物吗?”
平措次仁一听,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要是能讨好纳兰熏的父亲,岂不是可以上门去提亲了?
他赶紧拍着胸脯道:“阿妈,纳兰小姐,这件事就交给我平措次仁吧!我正好认识一个朋友,他在古董这方面的关系非常广。给我一天时间,我就给你们准确的消息。”
“那太谢谢你了,平措次仁!”纳兰熏看着平措次仁,俏皮的眨了一下眼睛,笑道。
平措次仁看着那如同月光女神一般的美丽笑容,只觉得心头都醉了,脸上也泛起了红晕。
“平措次仁先生,你把药给我吧,我去厨房给你妈妈煎药。”杨云帆在一旁看着纳兰熏卖萌,顿时咳嗽一声道。
“哦哦,我差点忘记了。”平措次仁这才回过神来,把药材交到杨云帆手上,又带着杨云帆往厨房而去。
“卓玛阿姨,我也去厨房帮您煎药。”纳兰熏兴致勃勃的跟在杨云帆后面。
到了厨房,杨云帆开始一丝不苟的煎药,纳兰熏在一旁站着,而平措次仁则是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纳兰熏。只觉得这个姑娘真是太美了,心地又很好,真是拉鲁家族的先辈保佑,让自己遇到了他。
这时候,纳兰熏回头看了平措次仁一眼,皱眉道:“平措次仁,你怎么还在这里?卓玛阿姨一个人在客厅,要是晕倒怎么办?”
“哦,我马上回去!”平措次仁一听纳兰熏的话,就跟个乖宝宝一样,连忙顺从的跑去了客厅。一个藏族大汉,魁梧的跟熊一样,此时遇到了纳兰熏,感觉是被彻底降服了一样。
等平措次仁走后,纳兰熏不由奇怪道:“杨云帆,你说平措次仁这家伙怎么老是盯着本小姐?该不会是看上本小姐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