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哥,你快说说,你这段时间去哪儿了?”夜凌很是关心这一点。
心中能猜测到一点,自家三哥许是被人给绑了去?
于是,夜墨又将昨晚同大哥、二哥说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
安静听着的夜凌,不敢相信他眼中知书达礼、出身贵族的王小姐,竟是那样一个心胸狭隘、心灵扭曲之人?
竟然会做出这等温和的害人之事?
同时也很庆幸,冥哥未将其娶进家门!
“三哥,这事咱们就这么算了吗?”夜凌皱着眉头道。
他虽是一个很温和的人,但这样的事,真的很让人火大不想轻易算了!
对于这个问题,夜墨自是一样不想轻易就这么算了。
但就他们的身份而言,若想找王湘澐麻烦,可能不太现实?毕竟人家的身份在那摆着。
“这事暂且先放一放,东方老板会为咱们做主的!”夜墨安抚道。
“我们先将早饭煮好,一会儿媳妇儿和大哥、二哥他们起来后就可以吃了。”
随后,兄弟两个便一起煮早饭……期间,夜凌会给夜墨说说这段时间他不在发生的事……
虽好一段时间没睡个踏实觉,夜阳和夜流也就晚起了一个时辰。
他们来到后院厨房洗漱时,见五弟同三弟热火朝天的煮着早饭,便知夜凌已经知晓了一切。
于是,兄弟几个聚到一起商量着回程的事。
“休整一两天,返程!”夜阳低沉的嗓音,缓缓的说道。
出来这么久也该回去了,不然小媳妇儿肚子再大点,
夜流和夜凌都点头附和:“听大哥的,是该回去了。”
但夜墨却不太认同,虽想立马就回到家里,但他不甘心就这么走了?
“再待四五天,我想看着东方老板会如何处理王湘澐这贱人!”
听此,兄弟们虽也想等着看情况,但就算得知这个结果,好像也不能改变什么?
毕竟时间不会倒流,一切不会从来。
他们刚要开口说反对的话,就听到小媳妇儿汹汹的声音响起:“小三儿说的对,再待几天!”
因为夜墨的回归,兄弟几个商讨回去的事便忘了时间点,所以柳朵醒来后便自己随意绑了下头发就朝后院走来洗漱,意外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原本听到夜墨的声音时,她特别的激动兴奋恨不得立即跑过去,可又听到说他是被王湘澐给绑了去?并且还是因为自?
她怒了……非常非常的愤怒!
心中愤怒的将王湘澐给骂了个遍……真是白费一张比花还娇的面庞,内心却是如此的狭小丑陋!
同时与夜凌他们的想法一样,幸好东方冥未将这样毒恶心肠的女人娶进门!
听到小媳妇儿愤怒的声音,兄弟四个的视线立马就朝她看了过去。
见到似乎好几个春秋未见的小媳妇儿,堂堂八尺男儿身的夜墨不仅红了眼眶、热泪也夺目而出?
小媳妇儿本就娇小瘦瘦的,如今身怀有孕肚子圆鼓鼓的身子却没二两肉,让他很是心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