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不到五分钟,立刻一个平头短,单眼皮,薄嘴唇,满面横肉的年轻男子带着七八个同伴冲了进来。飨網免费提供阅读
平头男子一进店门就破口大骂道:“他妈的,那个不长眼的家伙打了我老婆,是不是想死啊。”
看到这个男子,彩儿更加装模作样的惨叫几声,然后才指着杨云帆道:“就是这个小子,是他把我的手给拧断的,虎哥你赶快给我报仇啊。”
杨云帆一看,原来这个平头男子就是张万虎,的确是一副天生恶人摸样,而且看他眼中闪烁的寒光,似乎并不把人命当做一回事。
“人是你打的?”张万虎指着杨云帆问道。
“哈哈哈,这就是你的男朋友?难怪难怪。”杨云帆笑得非常灿烂。
“他妈的,再给老子笑一下,信不信我今天废了你。”张万虎威胁到。
杨云帆站起来,看着张万虎道:“哦,你要怎么废掉我?”
“你妈的,还敢装逼!给我砍死他。”张万虎大喊一声,从怀里抽出一把两尺长的西瓜刀就朝杨云帆砍来,刀光一闪,动作快若闪电。
身后的七八个混混居然也早有准备,纷纷抽出西瓜刀,冲了过来。
那些女学生顿时大叫了起来,瑟缩到角落里。
其中一个还哭着道:“天天,怎么办?不如,我们报警吧。”
秦天天也是六神无主,不知所措了。
不过就在这时,杨云帆却猛然站了起来,对着张万虎的肚子就是一脚,踢得他倒飞开去。
“嘭!”的一声,张万虎被踢中肚子,感觉像是被卡车撞了一下,如同大虾一眼躬身在地上,浑身瑟瑟抖。
其余混混见到老大挨揍,全都血气上涌,叫嚣起来。
“剁了他。”
“砍死他。”
“废了他。”
这群人疯似地冲到杨云帆面前,不顾一切的朝杨云帆挥刀砍来。
远远站在一旁的四女全都面色青,吓得缩成一团。就连叫人来的彩儿也吓一大跳,害怕闹出人命来,拼命的在一旁喊着道:“砍手脚,不要砍其他地方。”
杨云帆看到这群疯狂的年轻男子,冷笑一声,真元涌动,身形快如疾风,连续避过几刀。
一拳击中一个混混的额头正中,转身又一脚踢中另一个混混的胸口。
呯呯
两声闷响,两个混混同时倒下去,西瓜刀也掉在地上。
但是杨云帆并不停手,动若闪电,又快又狠的连续击打剩下混混身上的要害穴道,不过十几秒功夫,七八个围着杨云帆的混混,居然全部萎顿在地,起都起不来了。
“砍人是不是很好玩?哼!就你们这点功夫,想要在刀尖舔血,还嫩了点。”
杨云帆拍拍手,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什么,这怎么可能?”
看到杨云帆几下子就把在自己眼中威猛无比的张万虎打成了猪头,彩儿呆滞的看着杨云帆,脑海一片空白。
而四个女学生则是欢呼雀跃的大叫起来,来到杨云帆身边,满脸的崇拜。
“哇,杨医生,原来你是个武功高手,你刚才那一脚回旋踢简直帅到爆了。”
“杨医生,你好厉害,好有安全感,我做你的女朋友好不好。”
“杨医生,我爱你。”
“杨医生,教我武功吧。”
四女立刻成了花痴,吵吵闹闹说个不停。
“好了,现在暂时安全了,你们先出去等我,我处理完这里面的事情再去找你们。”
说着,杨云帆就将四女全都叫了出去,而后再返回店内。
杨云帆将地上的西瓜刀一把把捡起来,扔在一边,走到张万虎面前,露出一丝冷笑,道:“刚才,谁说要废掉我的?”
“站出来!”
闻言,几人顿时面色苦了。
他们完全没有意料到,这个看起来普通的年轻人,手脚居然如此犀利。只是几下子就把自己这几个常年打架的,给收拾了。
他们知道这下自己是踢倒铁板了,都是有苦说不出。
张万虎早已经痛得面色青灰,但他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强忍着痛,求饶道:“大哥,你饶了我吧,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就当我是一个屁,把我放了吧。”
杨云帆道:“你先告诉我,你经常去湘潭一中,带走那些女生是去干什么?”
“这……”
张万虎一阵迟疑。
“说!”杨云帆踩住他的右手掌,逼问道。
张万虎连连惨叫,最后终于忍不住,大声道:“大哥饶命,我就是带她们出去卖k粉,没有干别的。”
“把事情说清楚。我就放了你,要是说不清楚……哼!”
杨云帆又猛踩一脚,真元积累在脚下,如同千斤大锤压在他手上,将他两只手都踩得咯咯作响。
“啊”
十指连心,张万虎疼的额头冷汗如同豆粒一样冒出,立刻什么都说了出来。
“大哥,我说,我只碰过两个女学生,其他的女学生都是她们介绍的给我的,一般带出去都是做k粉生意,让她们赚点外快,我们风险也小。当然,这些女学生也都被我下面的兄弟们欺负过,不过这些事情我就不太清楚了。”
四周的小混混听到张万虎撕心裂肺的惨叫,全都吓得亡魂大冒,人人自危。
“卖k粉的事情是你主使的吗?”杨云帆继续问道。
“不,不是的,我也是给别人做事。我的老板就是虹光ktv的老板,叫做刘甲方,是个很有钱的暴户。”张万虎老老实实的答道。
杨云帆见他面色,确实不像是说谎,又让他交出了手下所牵连到的女学生的名单,这才放过了张万虎。
“杨医生,就这样放过他们了?那以后,他们来找我们寻仇怎么办?”四个女生立马担忧道。
张万虎一听,顿时知道要坏事,连连答应道:“不会的,不会的。给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找你们麻烦。”
杨云帆却是对四个女生微笑道:“他刚才说的话我已经全部录下来,等下出去就交给警察。这种人,还是去坐牢比较好。卖毒品,按照我们国家的法律,起码要坐七八年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