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现在总算肯承认你欠了我三个人情吧?”黄总到现在仍然还记得这件事情呢,看见她态度软了下来,立刻打蛇陏棍上了。
付茜现在就算心里再不愿意,也不得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是欠了他三个人情。所以她只能干干的点点头,硬是在脸上堆出了一点笑容,回答黄忠说“是的,茜茜现在承认了。黄总对我的帮助真的十分大,茜茜是非常感激黄总的。茜茜一定会好好的拍戏来报答黄总的。”
黄忠听到她这么说,终于满意了一丢丢,这才不臭着脸了,随即就一本正经的让她好好给他记着,她欠他的这三个人情,因为以后都是会要让她还的。
黄忠不觉得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有什么错,毕竟他是做生意的人,没有利益的事情他是不会去做的,既然自己已经帮了付茜这三个大忙,那依照他的个性绝对会要向付茜讨要回来的。
付茜刚刚的点头,说自己一定会好好记得他的恩情的。还趁机对他展开的撩人的招数,撒娇的对他说以后如果还有电影,只要他肯,她愿意无偿的给他客串,只求黄忠能给她一个机会。还摆出一副非常可怜的样子,对他说自己现在已经无依无靠了,一个弱女子,所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的男人了。
她对他说尽了各种好话,最终的目的就是好好的讨好黄忠,然后好好的让他再次给自己机会去客串他的电影,这样的话,自己才有可能翻身,才有可能重新做回以前那个光鲜亮丽的大明星。她才不要过这种穷酸的生活呢。
不过只要她一翻身了的话,绝对就会用最快的速度把黄忠尽快的一脚踢开,因为她感觉黄忠这个老色鬼就靠不住,又想包自己,但又不愿意舍得出一点的本钱。
花了十万块钱就一直在那里念念叨叨着,只要她说话一不顺他的心,然后就会拿起这件事来。其实她已经受够他了,只是自己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所以只能尽力的忍耐着。一切都得等她复出成功之后再说。
黄忠她点头之后这才满意的笑了,又交代了她一些事情之后,这才穿上衣服走了。
付茜一个人走出了酒店。回到了跟王芳一起住的那个小平房。王芳还在那里呼呼大睡,好像昨天晚上付茜没有回来她一点都不意外,或者就是她根本不关心。
但是当王芳听到开门声的时候,还是一骨碌的坐了起来,好奇的看着她“茜茜姐你终于回来了呀?你们都去干嘛了呀?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其实王芳知道他们肯定是去剧组了,但是没有想到她马上就会开始拍戏,她以为昨天晚上付茜去只是陪导演他们那些人吃饭而已,毕竟这都是业内不成文的规矩了。
所以昨天晚上的王芳才会那样说,因为说好听点是陪导演他们吃饭,但是说不好听一点就是去走关系送上门去被人家潜规则的,这是王芳听别的艺人们说的。
像那些还没有出道的小透明们,如果想要得到一部戏,或者是得到一个什么资源,就必须得付出点什么,才有可能拿到这个机会。如果他们家里一没有钱,二没有势,那她们唯有贡献出自己的**了。这也就是他们口中所说的被潜规则。
她以为昨天晚上黄忠带着付茜去也正是因为这一个原因。没想到她们却去了这么久,难道这中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付茜听到王芳在对自己说话,只是她现在的心情十分不好,根本没有心思想要和王芳好好说话的意思,所以她就不轻不重的撩起眼皮,看了王芳一眼。
想到她之前从黄忠手下救下自己的事情,于是她又努力的压下了自己心里的不耐烦,面无表情的对王芳点点头说“黄总昨天直接带我去了剧组见了那里的导演。试戏过了之后,导演就直接让我开拍了。而且他们这部电影耽搁了许久,投资方早就催促着赶紧拍摄完了。”
从那个胖胖的导演口中,付茜才知道那一部电影的投资商不仅仅是黄忠一个,黄忠也只是投资人之一而已。现在因为这部电影在那个客串演员的要求上挺高的,所以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演员,这才会让电影耽搁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找到了付茜,这一个愿意付出而不顾一切的女艺人,所以黄忠一带着她去剧组,就直接让他开拍了。毕竟她以前就有过经验,比那些根本没有经验的小菜鸟要好上的多。
王芳听完也是讶异的瞪大眼睛,她实在没有想到付茜的运气这么好,去了马上就可以开工。
想到之前自己奇怪她角色的事情,王芳就假装有些好奇的问了出来“茜茜姐,那你在黄总的电影上客串的是什么角色啊?芳芳十分好奇呢,茜茜姐能不能和芳芳透露一下呀?”
她是故意这么问付茜的,因为她要确认一下自己的心里之前的猜测。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关心这个问题,其实说到底还是因为她妒忌罢了。
她妒忌黄忠让付茜去客串电影,妒忌付茜有这样的机会,所以她潜意识里的想要破坏,就算是破坏不了,那恶心一下付茜也还是可以的。
付茜一听到她这么问,脸色就不自然起来。她实在没有脸面告诉王芳说自己客串的电影角色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情况,她怕王芳知道之后会来嘲笑自己,就算她表面上不敢说什么,心理上肯定会鄙视她的。
想到这里,付茜努力的表现出很正常的样子对王芳说“就是一个很平常的电影角色,我在里面担任的又不是什么主角,我都不好意思说了。况且,芳芳不是我不肯告诉你,而是在电影还没有拍摄完成之前,这些事情是不能对外透露的。”
她试图开始忽悠王芳,让她别再问自己这件事情了。再说了,自己客串的那个角色确实是有些难以启齿的,告诉她也只会给自己难堪罢了。
王芳听到她这么说,眼睛里面快速的闪过一道幽光,脸上却摆出很遗憾的表情“哦,原来是这样啊!那看来是很可惜了,那芳芳就不问了。”她虽然嘴巴上是这么说,但是脸上想的却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她在心里想着,肯定是付茜客串的电影角色让她难以启齿,不来以她的那种爱炫耀的性格,再好不容易有了翻身的机会之后,又怎么会反常的遮遮掩掩,不好意思说出来呢?
现在她竟然是这样的反应,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黄总让她去客串的电影让她非常的难以启齿,以她爱面子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在别人面前提起的,所以自己这么一问,她肯定就拿出这看似非常正当的理由来搪塞自己了。
虽然她没有拍过戏,也没有当过演员什么的,但是并不代表她就不关心这些娱乐新闻。是谁说在电影或者电视剧还没有播放之前,就不能对外透露自己担任的是哪个角色的?虽然她不是很了解,但也是可以看到那些还没有播出的电视剧,或者是哪一部电影在宣传期间就会告诉那些观众说谁谁谁担任什么角色的。
现在倒好,她还真当自己是白痴,不知道这一点,这才用这样的说辞来搪塞自己?想想也是非常搞笑了。
付茜还真的以为她相信了,心里松了一口气,她等一下马上就要进剧组去赶拍夜戏了,想着自己今天还没有洗澡,况且刚刚和黄忠经历了一场肉博战,就让她感觉身上粘糊糊的,十分的不舒服,所以就想赶紧的回来洗一个澡,再去拍戏。
她现在确定了自己一定要好好拍下去的决心,即使那个电影角色让她很难以启齿,即使拍这个电影有可能会让自己以后抬不起头,并且留下永远不可磨灭的印象,但是她还是觉得她要坚持下去。
所以在黄总走了之后,她也赶紧的离开了酒店,赶回去看小平房里来洗澡。她对王芳说了一下,这才走到走廊边用衣架收起了自己晒在走廊外面的衣服。
不得不说,困境真的很会使人长大。像以前的付茜是根本没有想过要她自己洗衣服和晾衣服的。她从头到尾都觉得这种活是交给菲佣阿姨做的,自己娇嫩的手指哪里经受的住洗洁精的刺激,所以不管是自己的衣服还是贴身内衣内裤,她都从来没有洗过。
不过在搬来小平房的这两天里,她已经彻底的没了以前的待遇。不仅没有人做饭给自己吃,连自己的衣服都得自己洗了。
她带出来的衣服本来就不多,如果自己不洗的话,连对换的衣服都没有,这才不得不自己去洗衣服。
不过她也根本不会洗衣服,看到王芳怎么做,她也就照着怎么做,不过洗衣服这件事情虽然看似简单,但是对于付茜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到后面她直接就用脚去踩了几下,然后就不管不顾的这么晾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