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家村,一座青砖的屋子内,很多村民站在这里。
“依依,三年未见,你越来越漂亮了。”萧大山声音洪亮,看着面前的少女。
那少女十四岁上下,身穿紫色纱裙,明眸皓齿,婀娜多姿,清丽脱俗,让人见之眼前一亮,牢牢吸引着屋内一众少年的目光。
“大山叔说笑了。”柳依依微微笑道。
在她身旁,还站着一位背负长剑的白袍少年。那少年十六岁左右,高大英武,眉宇间带着桀骜之色,对屋内的村民不屑一顾。
“依依,这位是?”萧大山看向那位白袍少年。
“他是我师兄,名为赵乾,这次陪我一同回村子探亲。”柳依依笑着解释道。
重阳门弟子?
屋内村民一怔,旋即好奇的看过去,重阳门的弟子,那可都是天才人物啊,不是村内的小辈可比的。
“哼!”白袍少年赵乾高傲的说道,“依妹,别和这些乡巴佬废话了,动作快点!”
乡巴佬?
这刺耳的称呼,让众多村民呼吸一滞,旋即恼怒起来,怒视着赵乾,萧大山面色也变得很难看。
“赵乾师兄,别这样。”柳依依轻轻摇头,对众人歉意道,“众位叔叔伯伯,这次我回来探亲,是为了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这‘炼体丹’,我送给你们。”
柳依依拿出一个锦盒,小心打开,其内正躺着三颗碧绿的丹药,一股异香飘散出来,闻着皆是精神一震。
“炼体丹!”萧大山猛然失声,激动的接了过来。
听到萧大山的惊呼,屋内所有人都瞪大双眼,目光炽热的盯着锦盒。特别是屋内的萧腾,满脸贪婪之色。
炼体丹,可以让炼体境武者炼体速度大增,价值不菲,萧腾日思夜想很久了,如今怎能不激动?
“真是一群乡巴佬,三颗炼体丹,就让你们高兴成这样。”白袍少年赵乾嗤笑一声,满脸的嘲讽。
任村民脾气再好,此刻也忍不住了。
“小子,你说什么?”一众村民盯着白袍少年,面色不善。
面对众人愤怒的目光,赵乾冷笑道:“今天我和依妹一起前来,就是为了通知你们,三颗炼体丹,买断养育之恩,依妹以后和你们再无关系,我不希望看到,你们这群乡巴佬,以后再去纠缠依妹!”
“依妹有我们重阳门的栽培,前途无量,你们这群乡巴佬,高攀不起!”
白袍少年赵乾一字一句,态度无比的高傲,将村们的怒火彻底点燃了。
三颗炼体丹,买断养育之恩?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柳依依自小在萧家村中长大,村民早就将她当成了村子的一份子,当成了家人,从未亏待柳依依半分。
这种亲情,岂能用炼体丹来衡量?赵乾凭什么代替柳依依做出这样的决定?
“再无关系,也包括我吗?”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众人闻声看去,只见一位身穿粗布麻衣的俊秀少年,走入了屋中。
来人,正是萧叶。
他在屋外听到赵乾的话,心情瞬间沉入了谷底。
“哦?你是谁?”赵乾看着萧叶,高傲的问道。
萧叶却并不答话,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柳依依,那个让他等了三年的少女,他需要的,是柳依依的答案。
“萧哥哥……”柳依依表情复杂,轻咬红唇。
望着近在咫尺的少女,萧叶心头轻颤,他深吸口气,大声道:“告诉我,你这次回来,难道就是为了和我们划清界限的?”
萧叶清秀面容中含着一抹凌厉,让柳依依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看来,你有些认不清现实啊。”白袍少年赵乾一步踏出,双手负在身后,冷笑道,“我早就听依妹提起过你,你是萧家村的第一天才。”
“不过你这个天才,在我眼中,连狗。屎都不如!”
赵乾话音落下,顿时一股浩瀚澎湃的真气爆发,从他身上席卷开来,将身旁的几位村民震飞出去,狠狠的撞在墙壁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先天境界!”
感受着那股浩瀚的气息,萧大山内心狠狠一颤,不可置信的望着赵乾。
后天境界之上,便是先天之境!
这个境界的武者,体内蕴含先天真气,可以离体攻击,堪称万人敌,可在千军万马中厮杀,一拳轰碎山峰。
赵乾看上去不过十六岁,但实力却达到了先天之境。要知道,整个青阳镇,还从未出现过一位先天境武者。
十六岁的先天武者,这样的资质,也太可怕了吧!难道这才是真正的天才吗?
随着赵乾的气息爆发出来,屋内的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许多村民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满脸的惊骇。
在赵乾面前,他们深刻认识到自己的渺小。
轰!
在这样强大的气息下,萧叶如遭重击,面色苍白如纸,身形踉跄,有一种窒息之感。
“你这样的废物,岂能配得上依妹?”
“我甚至不需要动手,就能让你跪下!”赵乾狰狞一笑,浑身的气息攀至巅峰,让屋子都摇晃起来。
咔咔咔!
这一刻,萧叶脚下的地面,尽皆碎裂开来,那狂猛的气息如山岳般压迫,让萧叶的膝盖陡然一弯,竟然要跪下来。
一个炼体九重,一个却是先天境界,差距实在太大了。
赵乾笑容狰狞,相比较挥手间击败萧叶,他更乐于将萧叶的自尊踩在脚下,特别是在柳依依面前。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乡巴佬,居然也想染指柳依依?
“啊!”
萧叶低吼一声,眼睛赤红,硬生生的抵抗着压迫,浑身的骨骼,不断发出嘎吱之声,心中充满了怒火。
他与赵乾毫无仇怨,却被对方当众羞辱,而且还是以最为屈辱的方式,萧叶岂能忍?
“今天你实力比我强,可以压迫于我,等我实力超过你,必加倍奉还!”萧叶咬紧牙关,说道。
“就凭你,还想超过我?”赵乾放肆大笑,满脸的嘲讽,“你这辈子,都只能仰望我!”
萧叶与他的差距,一个天,一个地,再加上他有重阳门的资源,萧叶拍马都赶不上他。
赵乾张狂的模样,倒映在萧叶的瞳孔中,使其心中产生了一丝疯狂。
天才又如何?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赵乾年龄比他大,谁人可以预测,他在十六岁的时候,不会拥有这样的修为?
“好了!”柳依依略微有些不忍,伸手阻止了赵乾。
当柳依依的目光转向萧叶时,眼中已是一片清冷:“萧哥哥,以前依依和你之间的约定,只是孩童时候的戏耍。”
“真灵大陆很浩瀚,浩瀚到你无法想象。而你这个萧家村的第一天才,在重阳门就是个笑话。”
“恐怕,你连一年后重阳门的入门选拔,都无法通过,我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在想着依依了。”
柳依依轻抬着雪白的下巴,像是一位神灵在宣判,眼神透着怜悯。
她在怜悯自己以前的井底之蛙,也在怜悯村民的无知。在重阳门,因为容貌出色,她受到了太多天才的追求,任何一个都要比萧叶出色得多。
萧叶,终究只是个山野少年而已……
“两个世界的人?”萧叶面露绝望,原本心中还残留的一丝侥幸,也化作了虚无。
原来青梅竹马的感情,在实力为尊的真灵大陆,是如此的苍白与不堪。
柳依依的一番话,如同刀子在割在他心,让他的双拳骤然握紧,指甲深深刺入掌心中,灵魂都在震颤。
萧叶微微闭上双眼,再睁开眼时,所有情绪都被他深藏在心底。
“想着你?放心,我不是那种死皮赖脸的人。”萧叶沉声道。
柳依依略微有些诧异,萧叶的心性远远比一般少年要强。不知为何,对方决绝的样子,让她心底产生了一丝不满。
为何萧叶,这般轻易放弃她柳依依,却没有过激的举动?
“洪叔全身经脉俱碎,我特意找宗门求来了一颗‘补脉丹’,可以让洪叔恢复,就算拿给你的补偿。”柳依依玉手一翻,又拿出一个锦盒,高傲的看向萧叶。
她想看着,这个心性坚强的少年,向她低头。
补脉丹!
听到柳依依的话,萧叶浑身一震,凝望着那个锦盒。
那可是能让他日思夜想的丹药啊,如今就摆在他面前,只要他伸出手,就能得到。
萧叶嘴角牵起一抹自嘲的笑容:“不愧是重阳门的弟子,随手就能拿出我渴望的灵丹妙药,所谓的同情,不过是你在可怜我吧。”
柳依依眸光清冷,轻点下巴道:“你也可以这样认为,如果你错过这次机会,终身都无法让你爹恢复实力了。”
萧叶呼吸一滞,目光变得幽寒,胸膛仿佛有着万重火焰在燃烧。这种彻头彻尾的轻视,就像在他的自尊上,狠狠的踩上了一脚。
如果他接受补脉丹,岂不是代表着,任由对方高傲的践踏自己的自尊?但如果拒绝,就相当于放弃了一次让萧阳恢复的机会,这是不孝。
一时间,萧叶沉默了,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中。
“拿着丹药滚吧,我父子,不需要!”就在这时,一个面容苍白的中年人,走入了屋内,站在了萧叶身边。
“爹!”望着挡在自己面前伟岸的身影,萧叶心头颤动。
屋内的村民,齐刷刷的看了过来。自从萧阳经脉俱碎后,就很少出现在村民的视线中。
“萧阳叔叔。”柳依依怔了怔,最后还是对萧阳行了一礼。
“你是重阳门的天才弟子,我儿却是山野之人,你看不起他也很正常。”萧阳淡漠道,“但你不要忘记,你柳依依当初,也是从这个村子走出去的!”
萧阳的声音陡然变得凌厉起来。
“如果我不是我们萧家村,你现在也没办法站在这里,肆意践踏我儿的自尊!”
萧阳的话,让柳依依娇躯一颤,她清亮的双眸扫向四周,却发现原本和蔼的村民脸上,都露出一副冷漠的表情,如此陌生。
“我错了吗?”柳依依眼神变得迷离,但很快便化作坚定。
她是重阳门的天才弟子,区区一个萧家村,没有资格成为自己的羁绊,当然也包括萧叶。
“既然如此,洪叔,那我告辞了。”柳依依收起锦盒,飘然离去。
“哼哼,一群乡巴佬!”赵乾冷冷扫了众人一眼,追着柳依依而去。
萧叶哽咽的看着萧阳,眼眶发红。
他很清楚,恢复实力对于他爹来说,有着何等大的诱惑。但萧阳因为他,很干脆的拒绝了这种诱惑,甚至看都不看补脉丹一眼。
护犊之情,堪比深海。
那伟岸的身影,一如幼年时候的高大。
扑通!
萧叶红着双眼,脸上带着倔强,对着萧阳双膝跪下,重重磕了一头。
“爹,孩儿不孝,因为我,你拒绝了补脉丹。”
“但孩儿发誓,我一定会进入重阳门,亲手为你取来此丹!”
“我会向你证明,别人能做到的,孩儿一样能做到!”
萧叶的声音铮铮,清晰传入所有人的耳中。
“嗯,爹相信你。”萧阳的嘴角扬起一丝微笑,“我萧阳的儿子,不需要接受别人的怜悯。”
说着,萧阳上前扶起萧叶,父子俩相视而笑,一股暖流在萧叶心中流淌。
“好了,现在也该讨论下,这三颗炼体丹如何分配了。”此时,一个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
与此同时,一个充满狂野气息的身影越众而出,走到屋子中心。
(新书粉嫩,急需大家的呵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