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来的时间不长,但几人也比较信任朱雀。
谁叫朱雀在很多方面的认知,都要比她们更加的全面呢。
这么多年长期出国执行任务,也不是一点用都没有的。
无形之中,在这个家里,除了何缪儿之外,朱雀已经隐隐的得到了蒋菲菲几人的信赖。
“朱雀姐姐,你的真名字叫什么啊?”
“就是啊,我们也不能总是叫你朱雀姐姐啊?”
“你们真是太傻了,朱雀姐姐的真实名字肯定很难听,才会不告诉我们的,比如说叫翠花啊之类的”
蒋菲菲和慕容婉以及楚梦瑶,见到朱雀过来,皆是围了上来,忍不住开起玩笑来。
没办法,何缪儿除了会与她们玩游戏之外,其余的时候,一般都不搭理她们。
何缪儿是宁可在,都不会与她们聊天的。
因为何缪儿嫌弃她们幼稚。
朱雀就不同了,偶尔也会与她们开着玩笑什么的。
“你们名字才叫翠花呢!”
朱雀轻轻地打了一下三人,而后正襟危坐说道。
“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原名叫什么,只记得在很小的时候,我的名字就叫朱雀了!”
随后,在蒋菲菲几人的怂恿下,朱雀缓缓地给她们讲了一下关于本身的事情。
没多久,五人叫上姚可可,便是坐在一起吃饭了。
“朱雀,不然叫小凡给你起一个名字好了!”
何缪儿突然对着朱雀说道。
“重新起一个名字?干嘛要让她给我起名字?那个家伙肯定会起一个很难听的名字的!”
朱雀微微怔了一下,随后连连摇头。
即便要真的重新起一个名字,那也是自己起名字,干嘛要找白小凡那个家伙。
以那个家伙的性格,说不定还真的给她起个名字叫翠花呢。
若真是那样的话,她还不得被眼前这几个人笑话死?
房间内白小凡抱着陈欣儿,让陈欣儿依偎在自己的肩头。
“小凡哥哥,你以后真的不会丢下欣儿吗?”
“傻丫头,当然不会了,我怎么舍得丢下我最疼爱的欣儿呢?”
“哼,你骗人,小凡哥哥最疼爱的才不是欣儿呢!”
“不是欣儿?那是谁啊?你说出来,我去打她一顿!”
“小凡哥哥最疼爱的是月姐姐,虽然月姐姐不在你身边,但我能感觉得到!”

白小凡无语,这总不能去打慕容月一顿吧?
“一样疼爱,绝对不会不疼爱欣儿的!”
“小凡哥哥,欣儿不奢望是你最疼爱的那个人,只是希望小凡哥哥身边的女孩越来越多之后,不要不理欣儿就行!”
陈欣儿抬起小脸,认真的对白小凡说着。
“傻丫头,以后不许再说这些傻话了,我是永远不会丢下你的,小凡哥哥发誓,绝对会保护你的,只要你愿意,一辈子守护你都可以!”
白小凡双手托起陈欣儿的小脸,认真严肃的说道。
“那小凡哥哥你要了我吧,欣儿想要把自己给你!”
听到白小凡的话后,陈欣儿突然抓过白小凡的大手,放在了自己的酥软上。
什什么?
白小凡被吓住了!
这丫头不会是疯了吧?
怎么会突然想出这么一个事情来?
“欣儿,你是认真的吗?”
“嗯嗯,欣儿是认真的,欣儿想过了,欣儿是爱着小凡哥哥的,欣儿想要成为小凡哥哥的女人!”
“那小凡哥哥以后再要你好不好?最近事情太多,小凡哥哥不想做那种事情!”
“好,只要小凡哥哥想,什么时候都可以!”
听到陈欣儿的回答,白小凡长长的松了口气。
这个小丫头,可吓坏自己了。
白小凡不是不喜欢陈欣儿,也不是不爱欣儿。
虽然平日里,也总是占欣儿的便宜。
但若真的叫他要了陈欣儿,心里难免还无法劝服自己。
他怕自己一时冲动,要了陈欣儿会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那样的话,死去的养父母,会不会气的在梦里来找他。
不知不觉间,陈欣儿趴伏在白小凡的怀里睡熟了。
白小凡拿出一粒丹药服下,将欣儿平放在床上,而后坐在一旁修炼了起来。
只不过,这一次白小凡没有修炼炼仙诀。
而是选择修炼古神诀。
白小凡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他修炼古神诀的时候。
丹田内的界碑上,竟是自动的出现了一个金色的蝌蚪文字。
这个金色的蝌蚪文字,在界碑上不停地闪烁着。
随着蝌蚪文字的闪烁,一股又一股微弱的能量,游走到了白小凡的丹田内。
紧接着,又从丹田内流了出来,在身体内的经脉中游走着。
随着这股能量的游走,白小凡的体表上,便是会出现一道一道的金光。
而白小凡原本因为修炼炼仙诀,变的白嫩的肌肤,竟是开始变了颜色。
一层淡淡的,健康的古铜色浮现在皮肤上。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当白小凡将古神诀运转一圈之后,蝌蚪文内溢出来的能量,也是开始渐渐地回归到了丹田中。
而在白小凡睁开双眸的一瞬间,原本已经变成古铜色的皮肤,竟是在一次恢复了雪白
查看了一下自己的体内,白小凡喜出望外。
没想到修炼古神诀,体内的伤势竟也是恢复了。
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这古神诀,不但可以强化肉身,还可以治愈所受到的伤势,充斥体内的仙元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古神诀也太逆天了吧?
古神诀一共九重,他目前只有前三重。
一定要将剩下的六重找到!
白小凡隐隐觉得,这古神诀的品级,可能比自己修炼的炼仙诀,还要强大
而且是强大的很多!
他相信自己的这种感觉。
“小凡哥哥,人家饿了!”
就在这时,一旁传来了陈欣儿娇滴滴的声音。
“那咱们出去吃饭好不好?”
白小凡看着身旁的陈欣儿,温柔的问道。
“好呀,我要去吃烧烤,吃好多好多的烧烤!”
陈欣儿连连点头,随后从床上跳了起来,去换衣服了!
看着当着自己面换衣服的陈欣儿,白小凡忍不住来到陈欣儿身旁,轻轻地拍打了两下挺翘的小屁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