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勃此刻并不知道,原本被烧成灰烬的黑衣人,居然再度凝练成型。不过即便知道了,他也不会再折返回来。
眼下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如何把这枚钉子拔出来,而且还不能破坏周围的设置。
没错,就在这枚钉子的旁边,无数黑色的怨气上下沉浮、扭曲、幻化成各种形状。
虽然各不相同,但明显都是死尸状,而且还是无比凄惨的那种,或是断头断脚,或是上下分离,或是左右成段。
似乎是为了能增强令人恐惧的视觉效果,那些尸体的断裂处,甚至还有黑色气流状如同液体般缓缓流淌着。
陈勃自然不会被这种东西吓退,此刻让他有些纠结的,却是突兀地冒出那个墓碑处的一口棺材。
这是一口规格平整的棺材,估摸着刚好可以躺进一个正常的成年人。如果不是棺材上面,红色的油漆如鲜血般黏稠的流淌,几乎和寻常的棺材毫无区别。
如果单单只是一口棺材,显然我不足以让他如此紧张。从初次进入鬼城,在董平庆的灵堂看见了那些棺材之后,他少说也见过了起码数十口棺材了。
而且,无论是寻常的棺材,还是血棺、黑木棺等,似乎能够见到的棺材样式都见了一遍。
可此刻这口棺材,给他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仿佛自己曾经在里面呆过一般。
难不成,这口棺材里,有着自己曾经的尸体?
陈勃摇了摇头,棺材虽然尚未打开,但是可以肯定一点,里面是空的!
那么,究竟又是什么原因,让自己有了这样的感觉,而且还是越来越清晰的感觉。
陈勃摇晃了两下脑袋,驱散了心头的疑虑,同时向着那口棺材踏出了一步。
“呜~”
伴随着极度压抑的一声,原本墓碑上的那枚七星钉,轻轻颤抖了下,播洒出一大片浓郁的黑色气团,迅速涌向了陈勃。
原本该极为轻松躲过这一切的陈勃,此刻却发现自己似乎被某种特殊力量束缚住,完全无法动弹一下,甚至连动下手指都不行。
无奈之余,他只能被动承受这一切,可偏偏这股怨气有些浓郁地异常,让他瞬间连呼吸都无比困难了起来。
几乎是在下一刻,他双眼迅速扫向一旁,那里赫然出现了一个数字的身影:先前被自己烧成灰烬的黑衣人。
“嘿嘿嘿~真是世事无常啊。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尊敬的阳尸继任者大人。”
面对它的讥讽,陈勃只能回以一道凌厉的眼神,只是它显然完全不在意这些。
即便如此,陈勃也并非完全没有再战之力。只不过,在没有彻底摸清黑衣人究竟想做什么之前,他决定先假装无法动弹。
黑衣人略微警觉的凑近了两步,随后进行了一下佯攻,见陈勃除了眼珠可以转动外,真的无法再动一下,不由有些兴奋的搓了搓手。
下一秒,黑衣人直接来到了陈勃面前,几乎是脸贴着陈勃的脸,无比得意的笑着,右手则缓缓高举过头。
“虽然,你很厉害,足以威胁我的本体。不过,你太无知了,居然想要撬动黑煞钉,这下只能做一个固定的人体靶子了。”
陈勃依旧耐着性子,他能够清晰的感应到,那枚七星钉周围,似乎有一个极难察觉的存在,指挥着那些怨气凝聚成锁链状束缚住了自己。
在没有用安全探寻出那个存在前,他决定还是继续这样被动防御着,同时也好测试一下,真正的影尸继任者,究竟有哪些手段。
黑衣人依旧得意的不断扬起手,面对这样一个可以肆意“蹂躏”阳尸继任者存在的机会,它显然有些格外兴奋。
约摸近半小时的蹂躏后,黑衣人明显有些倦怠了,扬起手攻击的速度和幅度明显降了一大截,就连身上那件黑色长袍也有些褪色了。
显然是意识到了长袍的褪色,黑衣人迅速来到七星钉所在的下方,随即闭上眼猛的深吸一口。
随着黑色怨气不断被它吸取,原本有些褪色的长袍,再度变得漆黑阴郁起来,同时它的脸上也浮现起一抹得意的浅笑。
“好了,接下来,该让你彻底沉睡了。别怪我,也别怨我,只能怪你太无知又太冲动。”
“白痴,是你中计了。不,应该是说你们中计了!”
陈勃猛的大声回应了一句,同时双臂微微用力,原本那束缚着他的无形锁链发出咔的一声脆响。
紧跟着,他抬起头看向了黑衣人所在地,那里突然出现两团狐火,紧紧包裹着黑衣人和另外一个几乎全透明的人形。
在这两者被狐火包裹着灼烧的同时,七星钉的圆形钉面上,闪烁起一阵朦胧的霓光,迅速笼罩住了两个极力挣扎的人形。
“不!怎么可能,不是已经过去了上百年,被怨气侵蚀了那么久,为什么还能挥发出……”
黑衣人的声音,逐渐微弱下去,直到最终完全没入黑暗中,而它身边的那个透明人形,至始至终都没有吐出一个字,只是一双空洞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陈勃。
怨念凝聚,还是阴气融合,亦或是尸气幻化而成?
陈勃摇了摇头,对于无法确定又没有确凿证据的事情,盲目猜测并不是明智之选,至少现在他的目的只是来拔出那枚七星钉。
这次再度来到墓碑前,完全没了之前的超强阻力,只不过依旧有些呼吸不畅。
而当他的左手触及那枚七星钉的瞬间,一个古老沧桑的意识,瞬间充斥了他整个脑海里。
“原来,还真的是类似阵眼的设置。而且,还有这样的结果,有些难办了呢。”
陈勃独自沉吟着,刚才那道意识传来的讯息,已经将七星钉的用途和危害全都讲述了一番。
鬼城之所以没有完全现世,并因此怨气弥漫渲染周遭的最主要原因,就是这里的七星钉没有被拔除。
一旦真的拔除这枚钉子,原本就是鬼城怨气之源的这片坟区,瞬间就会爆发出积蓄了数百年的怨气。
数百年的怨气,就算每年都只有一点点,这么久的时间过去了,也是惊人的数量,更何况这里的怨气凝聚的比鬼城其余地方更快。
“拔还是不拔,似乎有些纠结了呢,对吧~”
搜索书旗吧(www.shuqiba.com),看更新最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