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贸中心自从1990年开业以来,一直是京城乃至全国商务综合体中的明珠,去年11月份刘运来帮杜秋在这里租了一套位于顶楼的豪华公寓,面积超过500平米,有两个客厅以及四个带独立卫生间的卧室,另外还提供保洁、餐饮、接送等各种便捷的家政服务,除了租金太贵之外,几乎没有缺点。????w?w?w?.?r?an?wenA`com

当杜秋抵达的时候,惊讶的发现杜存志正在主客厅里和金宁、秦维真以及卢子健打麻将,而在他的印象中,外公从来不喜欢这种浪费时间,无所事事的娱乐活动。

“谁赢了?”

“哟!杜大红人回来了,不打了。”秦维真明显牌不好,直接把面前的麻将推到,胡乱洗了两下,起身献殷勤道:“杜秋,行李多不多?多的话让这两位男子汉去帮忙,尤其是子健哥哥,特别强壮。”

卢子健被她一声“哥哥”叫的眉开眼笑,握拳摆了个健美的姿势显摆,和正在沙发上陪林谨言玩的谭静云笑着说道:“真真,你比黄蓉还会使唤人。”

杜秋把行李箱放在门边,和众人打了声招呼,然后问卢子健道:“你和谭老师不是说要去浦江过年的么,怎么也来京城了?”

“你最近都闭关修炼到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程度了?”卢子健一边帮忙收拾麻将,一边说道:“最近台海形势非常紧张,我爸1月底被调到京城来了,我妈让我和静云来陪他过年。”

1996年的台海危机是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后遇到的最危险的局势之一,差一点就擦枪走火打了起来,卢子健的父亲是三江省军区主管后勤的军官,三江省距离海峡很远,中间隔着两个省,连他都被调到来了京城,看来局势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了。

杜秋是穿越党,知道此事最终化险为夷,平安度过了,因此并没有放在心上,平时也没怎么关注这方面的新闻,但其他人不知道,所以特别在意,尤其是杜存志,打听道:“小卢,这次危机,你爸是怎么看的?”

“我爸保密性强,从不跟我们聊这些事。”卢子健摇了摇头,皱着眉头说道:“我听人说沿海3月份要举行新一轮的演习了,参加演习的士兵都写了遗书,就看海峡那边怎么反应了,如果他们一心作死,咱们这边肯定是要打过去。”

“连遗书都写了?那估计是真要打仗了。”金宁是生意人,最怕这种无法预测的战争风险,忧心忡忡道:“最好还是别打,如果真打起来,国内经济至少要倒退好几年,万一欧美搞禁运,就更麻烦了。”

杜存志看不上他满脑子只想着钱的思维,慨然说道:“事关国家统一,别说倒退好几年,哪怕是回到解放前,饿着肚子也得打!”

“那当然,我只是随便说说。”金宁为人圆滑,见状立刻改口说道:“这种国家大事咱们插不上手,一切听上边的,到时候有钱捐钱,没钱捐物,绝不拖后腿。”

“既然插不上手,就别聊这个了。”秦维真觉得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打岔道:“杜秋,听说你最近在忙一个世界级的大项目,初二就要回云城,今天我和表哥提前过来给你拜个年,祝你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金宁和卢子健夫妇也跟着说了几句拜年的吉祥话,这时杜春华和姜丹枫等人到了,热闹的欢笑冲淡了战争的阴霾,没人再提台海危机的话题了。

因为除夕夜近在眼前,杜秋晚上就要去央视参加春晚的彩排,所以众人聊了一会闲话之后,纷纷起身告辞,卢子健在离开之前,说道:“杜秋,我有个朋友明天结婚,能不能借你的宾利当婚车用?”

“后天就要过年了,明天结婚?”

“本来是定在年后的,可是他爸过了春节要去沿海参加演习,怕看不到儿子结婚,所以提前把喜酒办了。”卢子健是个热血糙汉,此刻难得表现出了一丝细腻,说道:“我朋友家里条件一般,我想帮他添点面子。”

“行。”杜秋把车钥匙交给他,说道:“把你的车留给我备用,等正月初二的时候来换。”

“我开的是部队淘汰的二手货,破的很,你不要嫌掉价。”

卢子健留下来的是一辆80年代产的三菱越野车,已经跑了二十多万公里,被操练的惨不忍睹,确实破的很,因此杜秋晚上去央视的时候没有开它,而是开了姜丹枫1月份刚买的丰田celica双门跑车。

杜秋既是央视必须巴结的广告金主,又是央视必须力捧的青年榜样,所以待遇和那些普通歌手或者艺人不同,早在一个多月前,春晚导演组就找了一位内地著名流行音乐制作人给《茉莉花开》做编曲,录好伴奏之后专门派人送去云城,让他自己练习,不用来京城参加各种选拔流程,但必须要在春晚正式开始之前参加彩排,不然出了直播事故,就把好事变成坏事了。

春晚是90年代至高无上的表演舞台,姜丹枫既然朝娱乐圈里发展,肯定不能错过观摩的机会,因此也跟了过来,在路上她说道:“杜秋,你觉得今晚要彩排几次才能通过?”

“我连彩排是什么样子的都不知道,哪知道要几次。”

“我觉得你最多两次就能过。”姜丹枫伸出手指摆了摆,笑着说道:“如果一次过,他们没面子,如果三次过,你没面子,所以两次刚刚好。”

“你的意思是我唱的不好?”杜秋侧头瞥了她一眼,说道:“《茉莉花开》我练了一个多月,倒着唱都没问题,怎么就不能一次过了?”

“唱歌讲究声情并茂,你只有声,没有情,唱的太干巴了。”姜丹枫一副导师模样,说道:“你现在唱歌就和计算机程序一样,音准和节奏无懈可击,可是不能感染人。”

这是事实,杜秋声乐天赋就很有限,音域、银色、语感、乐感都很一般,而且在私下里都不爱表露情感,更不要提公共场合了,唱情感充沛的歌曲时,总给人一种疏离感,似乎他只是个旁观者,而不是当事人,而问题是全中国所有人都认为《茉莉花开》这首歌是他抒发思乡之情才创作出来的,所以如果他唱的很没有感情,会让人觉得干瘪空洞,缺乏感染力。

好在杜秋不是职业歌手,上春晚只是来当图腾的,唱的好不好并不重要,因此彩排过程波澜不惊,和姜丹枫预测的一样,试唱第一次的时候,节目评审组的导演挑了几个无伤大雅的小毛病,让他再唱一次,然后就通过了。

如此一来,杜秋成了当晚央视演播厅里中最为悠闲的人,他在姜丹枫的陪伴下,抱着八卦党看热闹的心态,这边瞄瞄,那边瞅瞅,很快发现春晚根本不是什么年度娱乐盛会,而是一个高端交际平台,各色人等出没其中,有的为扬名,有的为谋利,有的为渔色,花样百出,蔚为大观。

有了这个觉悟之后,杜秋再去审视1996年的春晚演出人员名单,感觉就完全不同了,别的不说,光是那几位唱主旋律歌曲的大腕,就是了不得的资源,可惜他社交能力有限,不知道如何接触,于是在回国贸中心的路上打了个电话给颜盛容,约她明天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