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说清楚,陈小乔,你来是要做什么?”想到这里,杨云帆松了一点口气。本章节由芗忖暁説網。ingiohuo.提供
起码,这个女人不会闯入自己的生活。
陈小乔也不废话,直接道:“你是结婚了,轻松自在。我还被家里逼着婚呢。你说,你这么陪我一个老公?”
杨云帆却不说话了。
陈小乔却不依不饶的道:“杨云帆,上次我帮你骗你爷爷,你可别忘了,现在轮到你帮我了,你今晚要是有什么泡妞计划,麻烦你放一放行不行?你先帮我找个听话的老公,帮老娘度过这一关。”
“这个……要不,我们明天再说?”杨云帆哪里去给他介绍什么靠谱的老公。如今三十六计,只能靠拖着了。
“哼!杨云帆,我早就知道你会这样。咱们走着瞧!”陈小乔脸色一变,甩手转身,打开路边停着的一辆宝马,开着车绝尘而去。
打走陈小乔,并没有影响杨云帆的心情,反而觉得更加轻松。
……
陈小乔在与杨云帆分开后,左思右想,总是觉得杨云帆像是变了个人似地,有许多地方不对劲。她就折返开车去杨云帆医院旁边的一家便利市,想打听一下杨云帆这个家伙。
市老板一听到杨云帆的名字,立刻竖起大拇指,赞叹道:“这位小姐,你要是来找杨医生看病那可真是找对人了,他可是一个神医。而且,对病人态度可好了。治病有时候都不开药。”
“什么,就凭他?你确定他不是暴力狂,而是一个医生?”
陈小乔怀疑自己是不是遇上了杨云帆招聘的群众演员。要知道,他三年前遇到杨云帆的时候,那家伙浑身冷厉,一个眼神就跟老虎一样,只看一眼,能把路边的野狗看得吓尿。
陈小乔不知道,杨云帆当时刚从南美亚马逊丛林杀出来,期间经过无数的厮杀,颇有点战后综合症的意思。那时候,他身心还处于战争状态,当然浑身都是戾气。
这也是为什么老头子既让杨云帆成为一个神秘的级兵王,又让杨云帆每次任务结束后,都住在山上。这是为了让大自然的和谐之力,驱散杨云帆身上的戾气。
而现在,杨云帆心性磨砺的差不多了,老头子才让杨云帆回家,进入俗世生活。
不过,这一切,陈小乔都不知道,她又开车来到菜市场附近,随便问了一个大妈:“大妈,有个杨云帆医生是不是每天都往这里过啊?”
“是啊,原来你也是来找杨医生的啊,现在慕名而来找他看病的人可多了,一天都要问我三四次。小姐,如果你不是很急的话,可以明天去社区医院挂杨医生的号。”
“不是吧,你也是群众演员?”
陈小乔觉得这世界是不是疯了,在她的记忆中杨云帆根本没有读过什么医学。这家伙感觉更像个屠夫,不像是医生。怎么现在,到处都有人说他是神医。真是见鬼了。
那大妈一听就不乐意了:“小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这里很多人都找杨医生看过病,不信我替你问问大家。”
那大妈又拉了一个旁边的人道:“你们说杨云帆是不是一个好医生?”
“是啊,杨医生的医术好极了。小姐,杨医生不仅医术好,而且还是个好男人,他每天下班都按时回家的。”
有没有搞错?
听到这两句,陈小乔就再也听不进去了,立刻上了自己的宝马73o,踩下油门,绝尘而去。
“怎么回事,杨云帆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难道他真的从屠夫变成天使了?”陈小乔怎么都不敢相信,但是事实就摆在面前。
“不可能!我绝不相信!”
陈小乔绝不相信杨云帆会变好,如果杨云帆真的如别人所说,那简直就是个完美情人加梦幻中的白马王子。
可是,在陈小乔的认识里面,杨云帆就是个屠夫。而且长得跟非洲黑人叔叔一样,又黑又高又瘦。
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变得那么白不说,而且还帅气了不少。最主要的是,以前那股子跟野兽一样的杀气没了,反而变得温润如玉,谦谦君子一样。这不科学啊!
但是接下来三小时里,陈小乔没有听到有关杨云帆的一个负面消息,而且这附近的人似乎都认识他。陈小乔心里忍不住好奇。
实在是忍不住了,陈小乔于是开着车,来到了叶家别墅。
陈家跟叶家不算世交,但是对叶轻雪这个人,陈小乔还是很佩服的。当然,也知道杨云帆现在已经跟叶轻雪住在一起了。不过,以杨云帆这个家伙的狡猾程度,很有可能,跟叶轻雪也是形式婚姻。
既然他能跟自己演戏,骗了外人好几年,也可以跟叶轻雪继续骗下去。
……
此时,杨云帆正在家里炼制玉符,因为最近炼制符文的次数多了,熟能生巧,杨云帆炼制一枚玉符,只要一个小时就够了。
回到家里,杨云帆修炼了一会儿,又炼制了一枚玉符,然后逗着阿瑞斯玩了一会儿,看看时间,已经接近十一点半了。不过,叶轻雪还没回来。
“该不会是回不来了吧?”想到叶轻雪今天要是不回来的话,杨云帆突然现自己心里居然有些失落,这种感觉他以前从来没有过。颇有一种恋爱中小男生,得失忧虑的感觉。
“叮铃铃。”
门铃响起,杨云帆一喜,立刻腾身起来,开门就道:“老婆大人,怎么大半夜才回来啊?额,怎么是你?”
杨云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来人竟然是陈小乔,而且她比刚才穿得更加性感,短裙黑丝,搭配上紧身皮夹克,简直像个迷人的妖精。杨云帆一看,也觉十分惊艳,暗道:这女人真是迷死人不偿命。
陈小乔见到杨云帆,却一挺胸脯,似笑非笑的道:“哟,原来你是在等叶轻雪啊。难道你们是来真的?”
皱了皱眉头,杨云帆道:“这么晚,你来我家干什么?”
“你家?”
陈小乔则是好奇的打量着叶家别墅的客厅,很是随意的往沙上一靠,脸上笑吟吟的道:“我们怎么说也是朋友。我到了湘潭市,人生地不熟的,来找你,是理所应当的。”
“我说陈小乔,我们好像没那么熟吧?”杨云帆翻了翻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