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_t;红袍青年来到了黄字殿的上空,毫无忌惮的释放着自己的气势,如同汪洋一般澎湃而至,顿时让整个黄字殿的建筑群都震动了起来。
同一时间,黄字殿数万的弟子,以及十位执法长老,都感受到了这股惊人的威压,一个个面色大变,从住处飞了出来。
“好强大的威压,到底是谁来了?”
正在屋子中冲击虚武九级的萧叶,也感受到了这种恐怖的威压,跟着飞了出来,当他看到半空中那如同神灵般的妖异青年时,顿时瞳孔一缩。
因为对方看上去,实在太年轻了,但是修为却强大的可怕,实在太过深不可测了。
下一刻,他就看到了更加惊人的一幕。
只见十位执法长老齐齐飞了出来,大长老脸上露出了笑容,对着半空的红袍青年行礼道:“不知红袍君子来到我们黄字殿,有何贵干?”
“红袍君子?”
众多弟子听到这个称呼,先是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当中,然后爆发出惊天喧哗之声。
“红袍君子,居然是红袍君子,他可是我们太一圣宫中的总殿的妖孽啊,他怎么会来到我们黄字殿啊!”
“是啊,他怎么会来到了这里?以总殿妖孽的高傲性格,甚至连天字殿都不屑踏入的才对啊!”
……
听到四周的惊呼声,萧叶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满脸的不可置信之色;。
这个红袍青年,居然是来自总殿的!
总殿中的弟子非常的稀少,他们都已经站在太一圣宫,乃至整个中州青年一代的巅峰层次了,不是玄奥法则的境界十分的高深,就是拥有恐怖至极的特殊体质。
这样的人物来到黄字殿,难怪会引起轰动了。
“我来到这里的原因很简单,让你们皇子殿的弟子萧叶,交出自己的凶兽!”红袍君子脸上露出邪魅的笑容,但是在面对大长老,态度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倨傲。
总殿的弟子,地位十分的超然,除了总殿的执法长老,以及宫主以外,根本不惧任何人。
大长老闻言一愣,目光不留痕迹的看向萧叶,然后苦笑道:“红袍君子,萧叶是我们黄字殿的弟子,你这样不符合规矩吧。[]”
“规矩?”红袍君子脸上的笑容更甚了,随后一股恐怖的气势席卷而来,重重的轰在大长老的身上。
噗嗤!
大长老面色一白,张嘴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如同破麻袋一样抛飞了出去,砸毁了一大片建筑群,激荡起漫天的烟尘,让黄字殿的众多弟子目瞪口呆了起来。
黄字殿的弟子,都是如此嚣张的吗?一言不合居然对一位长老动手?
“所谓的规矩,是束缚弱者的,而你们在我眼中,那就是弱者!”红袍君子脸上的笑容消失,目光扫向剩下的九位执法长老,让他们身形一颤,仿佛被毒蛇给盯住了。
总殿的弟子,不但身份尊贵,就连修为也远远凌驾于他们之上,要是动手的话,他们的下场只会比大长老更惨,而且红袍君子还不会受到任何责罚。
一时间,九位执法长老都不敢冲出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红袍君子迈步走向黄字殿众多弟子。
“该死,这个红袍君子,居然是冲着小白来的;!”萧叶心中焦急了起来。
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如果红袍君子要强行带走小白,他没有一点的机会,因为无论是身份,还是修为差距都太大了。
“你们谁是萧叶,最好乖乖把凶兽交出来,否则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哦。”红袍君子的脸上,再次露出阴冷的笑容,冰冷的目光扫视着所有的黄字殿的弟子。
这里的弟子有着数万之多,除非萧叶主动献身,否则他还真的不好找。
而萧叶则是在人群中缓缓后退,准备飞回去通知小白赶紧逃走。
就在此时,一阵猛烈的呼啸声传来,只见一位短发青年踏空而起,突然拦住了他的去路,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不用多说,这位青年,正是在黄龙岛空间中,被小白差点废掉的方昊,经过这段时间的修养,方昊的身上的气息依旧有些萎靡,脸上还有着小白爪子留下的伤疤。
“萧叶师弟,红袍君子师兄正在找你呢,你打算去哪里啊?”方昊故意大声的说道,顿时引起了红袍君子的注意。
“该死的!”萧叶双目中喷射出愤怒的火焰,这次红袍君子的到来,说不定就有方昊在其中推波助澜。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萧叶感觉一股沉重的压迫感蔓延而开,将虚空都封锁了,让他都快速窒息了。
“你就是萧叶?”红袍君子踏空而来,一双眸子如同毒蛇一般,盯住了萧叶。
“交出你的凶兽吧,拥有皇脉的凶兽,不是你这样的人配拥有的。”红袍君子来到萧叶身前,一双白皙的手掌朝着萧叶抓来。
轰!
这极为简单的一掌,却让萧叶感觉眼前一黑,仿佛整个天地都压了过来,让他根本无处可以躲藏,甚至连一身修为都无法施展。
“哈哈,几个月的时间没见,你这个死人妖的实力,居然增长了不少啊!”就在此时,一道阴冷的笑声传来,如同惊雷在半空之中碾压而过,将红袍君子这一掌的威能全部瓦解了,似乎在故意帮助萧叶;。
“哼!”
红袍君子听到这个笑声,面色不由得一变,似乎对来人十分的忌惮,只见他冷哼了一声收回手掌,抬头看向半空之中。
萧叶浑身早就被冷汗浸湿了,他也循着笑声看去。
只见半空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被黑袍笼罩的青年,他双眸如电,迸射出炽烈的蓝色光束,如同两道犀利的刀锋,粉碎了虚空,撕裂了苍穹。
他的身材挺拔,黑发随风舞动,气质非凡,他仅仅是站在那里,都如同一座伟岸的山岳,散发着沉重的压迫感,让人差点喘不过气来。
“叶如风,没想到你也来了!”红袍君子看到这位青年,眼神中闪过一抹寒芒。
场中再次陷入一片死寂当中,不用多说,这个名为叶如风的青年,也是来自总殿的妖孽了。
黄字殿的弟子脑袋发懵,以前难得一见,高高在上的总殿的妖孽,居然在今天现身,来到了黄字殿中。
“你能来,为何我不能来?那头凶兽,我可不会眼看着被你抢走啊!”叶如风冷笑的说道。
“难道你想和我对决吗?我可不怕你!”红袍君子的表情变得阴冷了起来,再无之前的邪魅之态,显然将叶如风当成了强敌。
“哈哈,我叶某同样不怕你这个人妖!”叶如风闻言大笑了起来,一双眸子中交织出璀璨的神光,磅礴的战意直冲九霄,两大妖孽还没有动手,那磅礴的气势汹涌激荡,震颤虚空,让整个黄字殿摇晃了起来。
十大执法长老心中暗暗叫苦。
任凭这两大妖孽交手,到时候整个黄字殿都会被夷为平地啊,可是就凭他们的身份和实力,又没有资格去阻拦。
“哈哈,斗吧,斗得越凶越好,最好最后再狠狠的教训萧叶一顿!”方昊心中早就乐翻天了。
有着太一圣宫的规矩在,他当然不能拿萧叶怎么样了,更何况萧叶身边还有一头,连他都匹敌不了的小白在。
可是这两大妖孽,可是总殿的弟子,就算杀了萧叶,恐怕圣宫的宫主都不会责罚,这可是他最乐意看到的场景了。
“该死,事情越来越混乱了!”萧叶心中焦急到了极点,这两个总殿弟子,每一个都强大的令他绝望,不管谁胜出,对他都十分的不利。
难道他就要眼睁睁看着小白,就人抢走吗?
轰!
就在两大妖孽即将要对手的时候,突然从远处升起了一股皇武境的威压,浩浩荡荡而来,将两大妖孽都压得身体猛然下降了下来。
“给我住手,这里乃是黄字殿,你们想要对决,可以换个地方!”
紧接着,一道蕴含着怒火的苍老声音传来,让两大妖孽同时转头看去。
只见远处一位身穿白袍的老者,朝着这边急速赶来,浑身散发着恐怖的皇武境威势。
“天九长老!”萧叶见到这位老者,眼中顿时爆发出兴奋的光芒。
在整个太一圣宫中,和他关系不错的高层,就只有天九了。
“哼,我们总殿弟子交手对决,又岂是你一个地字殿长老可以干涉的?赶紧离开吧。”岂料,两大妖孽看到天九到来,依旧满脸不在乎的说道。
这般大胆的话语,让黄字殿弟子再次瞠目结舌了起来。
天九好歹也是一位皇武境的长老啊,居然受到了两人的呵斥?
“是吗?我早就知道总殿弟子狂妄无边,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就是不知道你们的修为,是否和总殿弟子的身份匹配!”
”今天就算是拼着受到宫主的责罚,我都要出手教训教训你们,否则别人还以为,我们太一圣宫的弟子,都是这样没有教养的!“
天九怒极反笑,脚步一跨就冲了过来,在强势出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