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吼吼……”
在一阵阵的骚动之中,宁涛随着魔角象王,宫殿,邪寿,一同离去。
而弯刀,星耀,宫初月呆了许久,宁涛居然被带走了,还有可能活下来吗?那可是杀人不眨眼的邪族。
更是实力深不可测的……副元帅!
弯刀攥拳,满脸不甘,暗骂不已,这个邪寿怎么这个时候出来坏事?
宁涛的出现,牵扯太大了,他敢保证,宁涛的身上还背负一条使命。
这个使命,就是让他们去做的事。
这也是他们存在的原因!
弯刀挣扎了许久,最终愤哼了一声,没办法,实力的巨大差距,可不是计谋能比的,但宁涛绝对不能放弃,一定要想办法将他救出来。
但就凭他,一百年也做不到。
看来,只有去找他“魔人会会长”出手了,在这之前,先藏好着几人,赚取到战功,才被允许回到魔界。
宁涛,一定要撑住啊……
“踏…踏踏……”
外界的动静虽然大,但这一处宫殿,却纹丝不动,甚至连轻微晃动,都没有,反而静得有些可怕。
在宫殿内,宁涛被解开了锁链,但那女管家却让一八阶邪族,给他设下封印,一个半仙,也没多在意。
殊不知,这个封印在宁涛眼中,就像豆腐渣一样脆弱。
几息间就能将它震碎。
不过,他绝对不能这么做,那副元帅,邪寿,可就在宫殿外发泄着。
在她的眼皮子底下逃跑,宁涛把握并不大,尤其是,此地应该已经靠近了青冥宗府邸,这里才是真正的大本营,想逃?呵呵,插翅难逃。
“m的,晦气……”
听见宁涛的嘟囔声,四周的那几个裸.男,纷纷将目光看了过来。
眼神中都带有一抹怜悯。
然而,宁涛冷冷的瞅了他们一眼,又瞄了他们一眼胯.间,顿时挺胸抬头,意气风发,瞪眼道:“看什么看?嫉妒我比你们长得帅,长得大。”
“切……”
七八个人不约而同的撇嘴。
见他们不屑,宁涛顿时来气了,冷哼道:“你瞅瞅你们,像个废物,就不能拿出一点人族的骨气和尊严?”
“反正横竖都是一死,怕啥啊。”
然而,那七八个裸.男满脸鄙夷,当你见识了她的可怕,你才会恐惧。
死,其实是一种奢侈。
宁涛翻着白眼,懒得跟他们计较,还是先想想怎么脱身比较好。
要是邪寿离开这,他把握将大增。
上天仿佛听到了他的请求,没一会儿,外面的惨叫声停止了,只听得邪寿命令道:“好了,你们都在此守候,我去面见邪宗大元帅进行商谈。”
“可是大人,您这伤真的不要紧吗?”女管家满脸忧虑。
邪寿闷哼一声,脸色苍白着摆手道:“我就是去请假的,将军中的事务安排一下,我便返回魔界疗伤。”
“此地虽然邪气浓郁,但终究不是魔界,在那里,我恢复的会更快些。”
女管家恍然,忙恭敬答应。
没一会,对话的声音就消失了,宁涛失神,忙闭上双目,片刻后,猛然睁开,一抹神秘的金瞳迸现出来。
“烛龙之眼,透视!”
视线中,邪寿已经不在了,估计已经去参加什么元帅会谈了?
而此刻更加黑暗,隐约能看见山峦,宗门,还有“青冥宗”三字。
魔角象王也停止了,数千名贴身侍卫徘徊在四周,防守的密布透风,很森严,那女管家正训斥着一帮仆人……
这…这就走了?
宁涛嘴一抽,不禁有些郁闷,现在能逃,他反而又不想逃了。
主要是听到了要去魔界。
那自己身为随从,岂不是也要跟过去?那不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么?
“奶奶的,真纠结啊……”
宁涛皱紧眉头,这件事,有利有弊,不过他觉得还是利大于弊。
带人族,回魔界。
恐怕就算是弯刀也很麻烦吧,这就是一个风险,如果一次失败,宁涛能肯定,第二次的难度会是这十倍。
但是,若是他跟着副元帅邪寿走,恐怕连排查都不需要吧。
顶多也就是看一眼,做做样子。
而反之,邪寿的不稳定因素更大,指不定她什么时候心烦,给自己一掌,到那时,恐怕要更糟糕。
犹豫半天,最终宁涛咬咬牙,一狠心,决定就留在这里,混入魔界。
见机行事吧……
这一等,竟是一天时间。
期间宁涛实在无聊,将那几个裸男,什么情史,黑史全挖了出来,女管家“小薇”来过一次,告诉宁涛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算是培训了。
在睡梦中,宁涛被一阵动静给惊醒,一抬头就是那郁闷的七男。
都这种时候了,他还能睡得着觉。
这家伙,心有多大呀?
“踏…踏踏……”
听着外面的动静,熟悉的响声,应是魔角象王动了,宁涛眼一亮,忙问道:“是不是那个邪寿回来了?”
七男吓了一大跳,脸色苍白如纸,居然敢直呼寿大人的真名。
要知道,寿大人可就在这里。
其中一个长发裸.男,艰难吞了一口口水,弱弱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外面。
见此状,宁涛眼一眯,已经回来了么?耳边这时也听到熟悉的高贵声:“即刻回程魔界,不得有误。”
“另外,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
“踏踏踏……”
一阵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道妖娆的高贵女人身影,就出现在了几人面前,为首的一人,正是邪寿,另一人,则是小薇。
几人顿时紧张了起来,一般在这个时候,寿大人都会挑选男人进去。
果不其然,邪寿疲惫的一扫,随即就淡淡的指着宁涛道:“就他了。”
“是~”
小薇恭敬回道,目送邪寿回内殿。
七男一脸心有余悸,怜悯的看着宁涛,而后者,还一脸狐疑,自己怎么了?怎么有种皇帝翻牌子的感觉?
正古怪着,小薇却急忙来到他身边,连忙将一些事情叮嘱一遍。
随即就把宁涛拉到一个房间外,敲了敲门,有了回应后,这才一打开,将一头雾水的宁涛给推了进去。
“砰……”
殿门应声而闭,动静巨大。
宁涛翻白眼,那女人猴急个鬼啊?皇上不急,太监急,还没来得及观察四周,却听到一道慵懒,疲惫,又不容置疑的奢靡:“脱.了吧……”
搜索书旗吧(www.shuqiba.com),看更新最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