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狐没有耽搁,立马去找老李商量对策。品书手机端m..
阿姆则多看了方顺英几眼,等不到方顺英从梦醒来先行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人都走了之后。
溪溪便伸了伸懒腰,而后拿起一旁放着的书开始阅读起来。
蔡医生抬头看向溪溪惬意的样子,不禁好的问道“溪溪,你怎么看去一点都不担心?”
溪溪不假思索的回答“赤狐姐姐的应变能力很强,那些人不是她的对手。”
话落,溪溪顿时似笑非笑的盯着蔡医生看,而后贼贼的笑着道“哦,蔡医生你是在替赤狐姐姐担心对不对,你在乎她的安慰对不对,所以才会那么紧张那么担心。”
“呃……其实我指的是……韩先生出去那么久了,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仿佛并不在乎韩先生是否安全。”蔡医生越说越大声,到后面甚至都有些激动。
“哈,原来你指的是这个啊。”溪溪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看着蔡医生的眼神里带着一丝丝看蠢蛋的神情。
蔡医生尴尬的咽了咽口水,有些不太确定的问“所以,你是真的不担心韩先生的安危?”
溪溪果断的摇头“不,我并非不担心,韩先生可是我老公,也是我还真的爸爸,我怎么可能不担心他的安危。只是,他这一次去办的事情并不危险,是路途有些遥远而已。再加我们每天都有联系,我真的没必要瞎操心。”
瞬间,蔡医生的脸颊和耳朵红了。
他甚是尴尬的看着溪溪,顿时有一种想挖地洞钻进去的冲动。
溪溪起身走到蔡医生的身侧,抬起手轻轻地拍了拍蔡医生的肩膀,笑着说道“蔡医生,放轻松一些,不要太给自己压力了,有时候压力不一定会成为动力,反而很可能成为逃避现实的自我欺骗武器。”
溪溪的一席话,蔡医生的内心是真的佩服至极。
蔡医生淡然的笑了笑“有道理,压力不一定会成为动力,也很可能会成为失败的借口。”
溪溪顺着问“那……你攻破难关,进入下一关了吗?”
蔡医生无奈的摊了摊手。
低声道“真可惜,现实还是较残酷。”
说着,蔡医生继续开始忙碌起来。
溪溪也没多说什么,回到沙发坐着继续看书。
看着看着,她眼皮打架了。
再然后,溪溪斜躺着睡着了。
等蔡医生忙完看向溪溪的时候,溪溪已经睡的很香。
蔡医生不禁轻轻地笑了笑,随即起身那一块毯子给溪溪盖,免得溪溪一个孕妇感冒行。
感冒对平常人来说是小事。
但对孕妇来说确实一件较麻烦的事。
蔡医生没有立马离开,而是趁着溪溪睡着的时候,专注打量起溪溪来。
不知道为什么,蔡医生只是看着溪溪的侧颜,已经猜到韩先生为什么非溪溪不可了。
他抬起手搓了搓脸,脸的表情有些痛苦。
男人之间除了社会主义兄弟情之外,真的不能有别的更亲密的关系吗?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