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盛的打手们气势汹汹地冲进来,此刻却面面相觑,不知该作何反应。
“滚出去。”
梁辉脸上泪水还未干,嘴里冷冷斥道。
领头的是个络腮胡子,他咽了口唾沫,冲身后招手,一帮子人稀稀拉拉地退了出去。
梁辉站直双腿,自脚底涌上来的充沛活力,强健的筋骨,眼前鲜活的视野,小腹久违的升腾热气……这一切让他花了莫大的力气才平复下来。
他先看了一眼甄连,这个工于心计且冷酷的女人,此刻早就从些许的震惊中脱离出来,换上了一副冷傲的面孔,仿佛这是一件多么微不足道的小事。
梁辉拢了拢睡袍,弯腰下跪,恭恭敬敬地:“你渺小的信徒梁辉,愿意为伟大的蓝衣皇帝献上我的一切。”
李阎随口道:“除了生命和青春?”
饶是梁辉这样在名利场厮混半生,变脸比翻书还快的老混混,也一时语塞。
“梁先生,你还是站起来说话吧,我对你的忠诚和生命毫无兴趣。我只希望,你在未来有限的一段时间里,能帮我的忙。”
梁辉立马接口:“我必将竭尽自己短暂的寿命为陛下服务。”
他没起身,只尝试着往上窥了一眼:“最晚明天早上,我一定将进入圣·弗朗西斯科的许可证双手奉上。”
————————————————
厨房里头热火朝天,汤锅里的鹰嘴豆上下翻滚。汤勺在锅里搅拌一圈,盛起一碗浓汤到碗里。
查尔斯生得高高胖胖,深眼窝,鹰钩鼻,发蓝色的眼珠闪烁着油光。白色的厨师帽叫别人看不到他头上窘迫的地中海,这位恩菲尔德公司的后厨厨师长,也因此多了几分威严。
“查,查。”
厨师长暴躁地敲着锅沿儿。
查小刀盯着高塔外的飞艇发呆,厨师长喊了他好几声,他才收回目光。
“好的……先生。”
查小刀端起食盘,转身就走。
出了门口,进入大楼的外走廊,整座高塔的外墙是由一块块的茶色玻璃拼凑而成,透过玻璃墙向下俯瞰,是繁华的圣·弗朗西斯科。天空中的飞艇后面扯着迎风招展的海报,上面是黑玫瑰剧院最火爆的女演员,多萝西·贾尼斯的露背画像。
恩菲尔德公司,是整个加州最大的军火公司,有四家兵工厂,州政府超过三分之二的蒸汽警备,都采购自恩菲尔德。除此之外,恩菲尔德还是圣·弗朗西斯科海洋列车铁路的最大承包商之一。
这座建立在圣·弗朗西斯科的市中心,名为“爱神”的高塔,曾经是“恩菲尔德”的总部所在,但两年前,公司总部迁徙到了东海岸的纽约。整个董事会也随之迁徙。爱神高塔的事务,连同公司在圣·弗朗西斯科的生意,则由曾经的董事会的董事之一,圣·伊夫全权负责。
查小刀手里的食盘,正是给圣·伊夫送去·。
大楼中人们神色匆匆,或者擦拭汗水,或者咬牙切齿,大多是金发碧眼的白人。
端着食盘的查小刀一身白色厨杉,单手托盘,显得格格不入。
和拳乱出身的李阎不同,查小刀为恩菲尔德公司工作,属于极少数安定在圣·弗朗西斯科的华人,平素和几个同乡挤在一间宿舍,但要比流离失所要好很多。
他举着托盘一路向下。沿途所见,是大批的金属管道,动力机械,各色转动的表盘疯狂运转。有些地方明显开裂,喷出升腾的雾气来。
“把引擎关掉!立刻!”
“该死的,这里就找不到更大一点的三项球了么?”
“四号锅炉支撑不住了,再这么下去会发生爆炸!先叫那里的人手撤掉,那些该死的黄皮猴子在哪?赶他们下去关锅炉。”
周围惶恐的呼喊声,杂乱的脚步声混在一起。
“常,快点,圣·伊夫先生在等着你呢。如果你能让“爱神”停下来。圣·伊夫先生会非常高兴的。”
一个顶着绅士帽,带着黄铜色的单边机械镜框的老头子喋喋不休地催促着。他身后亦步亦趋,跟着一个穿红色坎肩,蓝色兜裤,低头不语的华裔青年。
或许是同样肤色和发色的缘故,被老人不断催促的常,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放到了查小刀身上。
砰!
一边不断飞旋的气阀猛地被甩飞出去,直奔查小刀的太阳穴,查小刀看也不看,只轻轻一偏头,那气阀砸在旁边的烟囱上,金属碎片四溅,惊起不少尖叫。

一名蒜头鼻子,戴工程帽的男人一边蛮横地指挥,一不小心撞在查小刀的肩膀上,像是撞在一堵高墙上似的,整个人啪地摔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蒜头鼻子有将近一米九的身高,查小刀只有一米七出头,结果蒜头鼻子却狼狈不堪地被撞倒在地,这让一旁的常有些惊讶。
“你找死么?”
蒜头鼻子勃然大怒,一只手抓起查小刀的衣领,作势抬起拳头。
查小刀也不说话,一只手稳稳举着托盘,汤半点不洒,平和地和蒜头鼻子对视。
蒜头鼻子睨了一眼托盘,知道那是圣·伊夫先生的午餐汤,惴惴地松开查小刀的衣领,骂道:“待会我再找你算账。”
说罢,故意挤了查小刀一下,两人错身而过。
紧跟着,蒜头鼻子又撞到几个学徒工,态度都是一样的蛮横恶劣,嘴上不干不净地骂着。
一片混乱当中,查小刀脸上并没有愤怒或者害怕的神色,反倒是轻佻地吹了声口哨。他一边往前走,一边自顾自地念起了俏皮话:“南北大道东西走,马路街前人咬狗,拿起狗来砍砖头,倒让砖头咬了手,有个老头九十九,喝冬藕,就冷酒,从来没见过新闻事,烟儿煤驮着骆驼走。”
扑哧!
其他人自然听不懂这样原汁原味的京津笑话,那个被礼服老头拉着往前走的青年却扯了扯嘴角。
但在老头子的催促下,他还是不得不加快脚步,把慢悠悠挪着步子的查小刀抛在身后。
很快,青年和老头子便急匆匆地赶到了一件极为宽敞的工作间里。
站在浮梯上的圣·伊夫生的极为高大,有一头橘黄色的卷发,和发福的肚腩。往常与市长和议员谈笑风生的他,此刻却阴沉着脸,在充斥着煤灰的工作间里破口大骂。
“你们简直是一群猪。我花二十美元的时薪雇佣你们,只换来你们一句没办法?我再说最后一遍,立刻,马上,把这个鬼东西给我停下!停下!”
圣·伊夫指的,是一颗巨大无比的火锅状装置,血管般密布的金属烟囱,能容纳一人的扶梯左右,是错列的玻璃表盘和黄铜气阀。最中心,是红黄蓝三色矿料铸成的立体三角结构,大量的烟雾从三角当中喷涂而出。
这是整座爱神高塔的动力核心,名为“三项球”的奇特科技,基本上,这个时代所有的大型机械设备,都配备有等同规模的三项球。作为当今世界中心,科技前沿的城市伦敦,早就被改装成了浮在天空中的蒸汽飞城。而制成伦敦升空的庞大动力,就是一座堪比爱神高塔的三项球。
然而此刻,这颗代表人类征服自然起点的三相球,却各处冒出火花和蒸汽。不少的地方轰鸣颤抖,貌似马上就开裂似的。
上午地时候,装备部的人员在实验最新型的综合类蒸汽单兵“巨人伊米尔”时,不甚破坏了动力中枢三项球,引发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圣·伊夫连早饭都没吃,就马不停蹄来处理这起突发情况,但目前来看,情况并不算太好。
“先生,如果你想停下它,最好的办法,就是先破坏高塔内所有的蒸汽炉和引擎……”
这位维护设备的工程人员话没说完,圣·伊夫就急不可耐地打断了他:“不可能,这损失太大了。”
“先生,这颗三相球的内里结构实在太复杂了,短时间之内根本没办法叫它停下。而且它的任何部位随时可能喷出高温蒸汽,工程人员的维修环境太恶劣了。”
没等对方说完,圣·伊夫立即转身:“常!常!常来了没有?”
“来了,来了,先生,我把人给你带来了。”
戴着单边镜框的老头子急匆匆地跑来,喘着粗气向圣·伊夫脱帽敬礼。
常走到圣·伊夫身边,深深鞠躬,用标准的英语说道:“向你问好,尊敬的圣·伊夫先生。”
“哦!常!你是我最后的希望了!”
圣·伊夫冲常伸出右手,常明显有些受宠若惊,半天才反应过来,和他双手紧握。
“好了,常,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把这个大家伙停下来,你有把握么?”
常仰脸望向三项球,沉吟了一会才道:“我可以试试,但我需要一个助手,还有工具。”
“没问题。”
圣·伊夫望向一边的工程人员。
这些人面色古怪地相互对视,最终还是刚开始的那人站出来:“常,你以前的确完成过很多不可思议的工作,我们并不质疑你的能力,但这次的事实在太危险了。我们都是有家室的人,实在是……”
常面色不改:“我只需要一个人给我打下手就好,罗伯特,你不需要去那些危险的地方。”
罗伯特不以为然地低下头。
没等圣·伊夫再发火,私底下找个地方抽了支烟才慢悠悠下来的查小刀走了过来,带着满嘴的烟味冲圣·伊夫行礼:“先生,你的鹰嘴豆培根汤。”
圣·伊夫盯着查小刀看了一会儿,突然一指他:“你来给常作助手。”
查小刀一挑眉,只环顾了一圈就明白了事情的大概,他看向那巨大的三项球。
【三项球】(爱神高塔用)
质量:7500吨
状态:极不稳定
人类蒸汽文明的突破性发现,蒸汽机械的动力核心。
想要停下这颗装置,至少需要95%以上的魔动科技专精。
备注:请不要过分长久的凝视它。
查小刀的心没来由地悸动了一下,没过多犹豫,他向圣·伊夫一欠身。
“乐意效劳。”
————————————————
“把起重机的四号配件扔给我,然后从你眼前的操作台上依次按数字键,知道我说停为止。”
常仰脸抱在一颗红色的齿轮上,手里咬着一柄小扳手,含糊地冲查小刀说道。
圣·伊夫一边擦拭着双手,一边远远眺望着两人。
巨大的集成机械当中,查小刀站在操作台前,把工具箱里的零件抛给常,而常则不停颤抖并冒出高温蒸汽的三项球上来回攀爬,汗水打湿了他的后背,常的脸色却非常平淡。
“那个……我说,查,你是哪里人啊?”
双手不停的常冲脚下的查小刀说道。
“津海。”
查小刀言简意赅。
“我是上海人。九岁那年,被送到了香港,十八岁辗转来到圣·弗朗西斯科,你呢,你在这里工作多久了?”
查小刀没什么心思听常的絮叨,他有自己的盘算。
这个果实的序列和强度都相当低,人们的身体素质也相对孱弱。唯一值得瞩目地,大概就是这个时代的蒸汽战争警备力量。
能发射榴弹炮的蒸汽单兵,架上机枪的飞艇,诸如此类,但对于如今的查小刀和李阎来说,这些还停留在“多柳蒸刚”的粗暴思路的玩意儿,并不是什么太难对付的玩意。
但是面对三项球时,查小刀心中升起那股难以形容的悸动,才是他愿意接受委派,近距离观察三项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