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侯真看着缓缓降落在山顶的秦云,微笑着开口道:“孟一秋,我真的很佩服你!明知自己将来破碎虚空白日飞升有望,还愿意来和我决生死。(uu小说最快更新)。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决生死?”秦云轻轻摇头,“对手难寻,三十年前你就不是我对手,三十年后,你能否给我带来威胁,还是两说。”
“也是。”
夏侯真点头,“我虽然有些突破,但你孟一秋天资远胜于我,三十年也不可能原地踏步。不管怎样,我都感谢你,给我这个快死的老头子最后的机会。我定会拿出全部实力,你也得小心了,近身搏杀,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哈哈,我也不会手下留情。小心了。”秦云开口喝道。
哗哗哗。
只见秦云嗖的一飞冲天,同时体表有无数剑气飞出,剑气,瞬间笼罩周围两三里范围,秦云本人也飞到了山顶上方一两里的位置。
剑之天地!
百万道剑气组成了直径两三里范围的一方天地,这范围也罩住了那位夏侯真。
“剑气?区区剑气,对我而言可不值一提,你还是速速拔剑吧。”魔主夏侯真一瞬间拔刀,切割剑气强行杀向秦云!
剑气,本就是真元凝聚,威力本就弱。
是没法和真正的神兵相比的!也难怪魔主夏侯真会本能的觉得不屑。
放眼天下,没谁会使用剑气刀气去对付同层次对手。
“剑之天地!是爹的剑之天地!”在归泽山山脚下不远处,孟欢眼睛一亮,天下间除了秦云,就是他最了解《剑之天地》这一‘门’旷世绝学了。孟欢毕竟也名列天榜,也翻看过很多剑术典籍,却也内心中认为《剑之天地》是他所见过一切典籍中最了不起的。
……
“嗯?”魔主夏侯真杀入‘剑之天地’后,却感觉周围重重剑气不断围攻而来,且阻碍越来越大,一重又一重,单个每一重的威胁并不算强。()可随着层层叠加,魔主夏侯真有一种‘虫子陷入蜘蛛网’的感觉,挣扎的阻力越来越大。
“噗。”
诸多剑气汇合,形成的一重极强剑气竟然破开魔主夏侯真的战刀,划开魔主夏侯真的衣服,划拉出了一道伤口。
“什么?”魔主夏侯真震惊万分,看着上方凌空而立看过来的秦云,“他都在远处没动手,都没拔剑。仅仅剑气就让我受伤了?”
魔主夏侯真猜到对方会更强。
毕竟是历史上都屈指可数的绝世人物,可仅仅凭借剑气就伤到他,还是让魔主夏侯真震惊。
“算无遗策。”山脚下孟欢看的眼睛放光,过去秦云都是演练,这次却是用纯粹剑气去对付魔主夏侯真。让孟欢看到‘剑之天地’真正的厉害之处,孟欢‘激’动万分,“剑之天地,四方八极!八极可任意结合,剑招可千变万化,组合无穷无尽。任由敌人如何出招,我都能随之变化。”
“百万道剑气,可形成围攻,将‘变化’演练到极致!”
“如果爹拔剑,剑出,虽然变化会少很多。可威力却会急剧变强,这夏侯真将输的更惨。”孟欢越看越兴奋。
而山下各处。
来自五湖四海的各方高手们,三大王族、诸多顶尖宗派、帮派势力、散修们,一个个都目瞪口呆。
“什么?”
“剑气组成的领域,就压制住了魔主夏侯真?还让魔主夏侯真受伤了?”
“什么时候,剑气都能这么强了?”
“他们俩差距也太大了。”
各方都不敢相信。
特别是魏国王族‘夏侯’一族,更是不敢相信他们的老祖竟被压制到如此地步,可他们却能看到,他们老祖‘夏侯真’衣服都破烂了,身上都是血迹!而此时秦云甚至还站在半空中都没拔剑!
……
高空中。(最快更新)
“孟一秋,不愧是孟一秋。”夏侯真银发飞舞,身上满是血迹,却越加疯狂,“我闭关三十年,悟出《心魔刀法》,谁想你仅仅剑气领域就‘逼’得我必须施展出来。”
“哦?尽管施展。”空中的秦云,依旧没拔剑。
仅仅剑之天地,便压制对手。
“好,第一刀。”
夏侯真出招了。
第一刀劈出,天空都开始暗下去,狂风开始呼啸,夏侯真双眸都变得通红,整个人就犹如传说中的‘魔’。
“真正疯魔才能施展出如此刀法吧。”秦云眼睛一亮,这一刀威力太强,剑气终究并非实物,被不断劈开,夏侯真急剧杀过来。
“有些意思。”秦云也瞬间拔剑。
锵!
冰霜剑出鞘。
“第二刀!”夏侯真的声音饱含疯狂之意,声音轰隆响彻天地,一刀刀光带着汹涌紫‘色’火焰近身杀来。
而此刻,一道冰冷的剑光也划过长空,轻易挡住那凶戾无比的刀光。
若说夏侯真的《心魔刀法》,是五百年修行以及疯魔之后才悟出的可怕刀法,有着凶戾毁天灭地的威势,那秦云的剑法却仿佛仙人出剑,超出尘世间,简简单单就完全压制住了夏侯真那可怕的刀法。
“第三刀!”夏侯真越加癫狂。
轰隆隆!!!
天空都在轰鸣,刀光越加肆意,不断疯狂出招,一时间天昏地暗,整个归泽山都开始炸裂,无数碎石‘乱’飞。
……
“厉害。”
在山下不远处观看的战神李如济,为之震惊,“夏侯真的刀法,无比之凶戾,仿佛诞生出来,就是为了毁灭!如果我再和他‘交’手,怕是十招之内就会毙命。”
“师父。”一旁的薛冲忍不住道,“可孟长老的剑法,却完全压制住了夏侯真。”
“那已经不是人间的剑法了。”
战神李如济摇头,“我楚国武库收藏那般多厉害典籍,不少都是历代入道的高人的绝学!可其中最厉害的,也勉强和夏侯真接近罢了。至于孟长老的剑法……我所看过的一切典籍,都远远无法与之相比!那不是一个层次了,你看,任凭夏侯真如何疯狂。孟长老的剑法都是轻而易举破解压制!”
“厉害厉害。”李如济忍不住道,“我怀疑孟长老如今可能都能够破碎虚空白日飞升了,只是因为有所牵挂,才没离去。”
“能破碎虚空白日飞升?”薛冲吃惊。
“嗯,你境界不够体会不到。”李如济双眸中满是震撼,“孟长老的剑法,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这世间所有其他剑法在他面前,都显得稚嫩。这就是神的境界,仙的境界吧。”
……
人们看着远处毁天灭地的‘交’战场景,都为之震撼。
这就仿佛传说中的神魔在‘交’手!
“第六刀!!!”
疯狂的吼声,有着歇斯底里。
轰隆隆~~~整个归泽山都完全炸裂,无数大石‘乱’飞,一座巍峨的大山整个崩塌爆炸开来,场景太过震撼。
“不好。”
“快逃啊。”
“小心。”
在山下远处观战的人们都大惊失‘色’,那些重千斤甚至万斤的大石呼啸飞来,先天意境级或许才能勉强抵挡。可围观的人们中能够达到先天的才有多少?
“无需惊慌。”一道清冷声音响彻周围数十里,在每一个人耳边响起。
只见那无数炸开飞在半空的‘乱’石却迅速减速,乃至停滞!停滞在半空后,又个个朝一个方向飞去,飞到了远处一处大峡谷中,无数大石尽皆坠落。仅仅十余个呼吸的功夫,那大峡谷就被填满了!甚至还形成了好几个小山峰。
至于原先归泽山,却已经被炸成了一个巨大深坑,远处河流的水不断往这里流淌。归泽山已没了,将来得成湖泊了!
“轰隆隆。”
深坑的上方,依旧昏天暗地,魔主夏侯真依旧和秦云‘交’着手。
“这,这……”
无数人们都为之震撼。
“移山填海,也不过如此。”
“神仙手段,神仙手段。”人们都‘蒙’了。
有很多人都看到‘乱’石朝自己飞来,最惊险的,大石离自己都只剩下丈许远!却硬是停下又飞走了。
最神奇的是,围观者那般多,但没有一个被‘波’及!
“孟长老的道之领域,能够挪移一座大山?”战神李如济为之震撼,他乃是入道的,更是名列神榜第三,更清楚这等手段的可怕。
毁灭一座山,很容易。
可要靠道之领域,摄住所有‘乱’石,且尽皆挪移到另一处大峡谷中。这可比毁灭一座山难十倍百倍。
“我也有道之领域,可和孟长老一比……这差距,差距也太大了。”战神李如济心中喃喃道,“这就是我和能破碎虚空的存在的差距吗?”
“这就是一秋的实力?”龚燕儿、孟‘玉’香、左堂等一些关系和秦云亲近的,也为之瞠目结舌。
“我爹竟能这么厉害。”孟欢都震撼,他一旁钟琳和三个孩子,那三个孩子眼睛都瞪得滚圆,自己的爷爷竟然有这般移山填海的手段?这三个孩子怕是一辈子都忘不掉眼前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