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老师,这事怪不得我啊,是柳青尘他……他鬼迷心窍了,他诬蔑我!”

就算此事是由柳青尘口中说出,白无双也是打死不可能承认的,要是真的坐实了这种无耻之事,那他不仅是这天医院第一天才的位置不可能再坐,恐怕小命都难保。『→網.520』,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白无双,你怎能如此落井下石,明明是你觊觎莫晴师妹的美貌,让我对她用一欢散的!”

柳青尘这个时候也是豁了出去,连“师兄”也不叫了,一时之间,场中就变成了这么一场狗咬狗的戏码,实是让人始料未及。

“柳青尘,你这只胡乱攀咬的疯狗,你……”

“够了!”

白无双“据理力争”,然而他话还没有说完,一道暴喝声已是从斜里传来,将他要说的话生生打断,而这道暴喝声的主人,自然就是钱三元了。

说实话钱三元此刻心中是极其愤怒的,哪怕白无双和柳青尘双方各执一辞,但至少是这二人之中的其中一位,对莫晴做下了那不可饶恕的龌龊之事,实是大丢炼云山的脸。

要知道莫晴柳寒衣云笑这几位,可都是钱三元好不容易才从潜龙大陆笼络来的天才,尤其是云笑,他一向极为看重。

偏偏就在云笑刚刚加入炼云山才没几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若是让得这位认为炼云山尽是如此卑鄙无耻之徒,那可真是得不偿失了。

“莫晴,此事到底如何,为师一定会严查到底,到时候肯定会给你一个交待!”

钱三元侧头瞥了莫晴一眼,然后脸色阴郁地说了这么几句话,或许他意识到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说这样的事,对于自己这个弟子的名声,并不是一件好事吧。

“我相信老师!”

莫晴倒是对钱三元的人品有一些信心,毕竟这一年多的时间以来,她在这炼云山天医院受到颇多照顾,不得不说,都是因为钱三元这个副会长。

“好了,都先回去吧,一个月之后,就是一年一度的年比,我期待着你们的表现!”

钱三元脸色有些阴沉,而其后面一句话出口后,云笑眼神先是一亮,心中却是生出了一些疑惑。

“钱副会长,这炼云山的年比,比的是炼脉之术还是脉气战斗力啊?”

这就是云笑心中的疑问,毕竟如果是比治病救人或是炼丹制药的话,他想要收拾掉白无双无疑还是有些困难的,那位终究是一位医脉天才啊。

“炼脉之术的年比,在你进入炼云山之前已经结束了,我此刻所说的年比,比的乃是各人的修为战斗力,毕竟想要在大陆行走,这脉气修为也是不可或缺的嘛!”

而当钱三元口中的一番解释发出之后,云笑终于是放下心来,然后目光转到那边同样脸色阴沉的白无双身上,蕴含着一丝极度的战意。

看来这个规则,白无双是早就知道了,所以他才在之前信誓旦旦说要在年会之上收拾云笑,可是现在突破到觅元境后期的云笑,还有这么好收拾吗?

“那年比之上,应该是不禁生死的吧?”

云笑收回目光,再次问声出口,而从这句问话的口气之中,诸人都能听出一抹无形的冰冷杀意,甚至有几人已经明白了云笑的意思。

“都是同门师兄弟,原则上是点到即指,可激烈战斗之际,任何一个小细节都可能会导致胜败之机,所以……倒是没有规定谁必须手下留情!”

钱三元说得隐晦,其实已经是变相地肯定了云笑的问话,诚如他所说,一场激烈的战斗,双方都是出尽全力,没有谁敢保证自己就能全身而退。

在那样的情况下,还要严守点到即止的规则,无疑是一种极大的束缚。

生死只在瞬息之间,你手下留情了,敌人未必会和你的想法一样,一个不慎恐怕就是身死道消的下场,这是谁也承受不起的。

“可恶的小子,想要我白无双的性命,我一定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云笑的问话,白无双自然是瞬间明白了,不过他心中何尝不是如此作想?

虽然前者在聚宝山顶的时候表现惊艳,但他作为天医院的第一天才,自身傲气十足,又怎么可能将一个新加入炼云山一个月不到的小子放在眼中?

“这样我就放心了!”

云笑全然没有去管白无双那挑衅的神色,在钱三元话音落下之后,缓缓点了点头,口中之言,也昭示着他强大的信心,和某一种不为人知的态度。

“无双,青尘,你们跟我来!”

见云笑已经没有更多的问题,钱三元目光变得凌厉了几分,然后声音落下之后转身就走,被他点到名字的二位相互对视了一眼,眼眸之中,都是充斥着一抹怨毒。

云笑自然是不会去管钱三元到底会如何处理此事,反正就算白无双能逃过这一劫,未来在炼云山年比之上遇到,他也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像这样的人,他根本没有半点的怜悯之心。

“青院长,多谢了!”

不过当云笑身形走过青木乌身旁的时候,却是顿了一顿,然后口中发出的声音,让得这位天毒院院长心头一动,暗道这少年的眼光,果然不同凡响啊。

要知道刚才青木乌所施展的手段,就算是那边的管如风甚至是天阶灵魂的钱三元都没有看出来,偏偏眼前这粗衣少年竟然直接向自己道谢。

这在旁人听起来有些莫名其妙的道谢之言,只有青木乌才明白其中蕴含着怎样的意义,单凭这份眼光,恐怕炼云山年轻一辈之中,就无人能及。

“看来一个月之后的炼云山年比,要比以往精彩得多了啊!”

看着那个并没有多说什么便离去的粗衣少年,青木乌眼眸之中掠过一丝期待,同时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得意弟子叶枯,只希望那一年一度的年比早点到来。

一场风雨闹剧,随着云笑的离去,也算是告一段落了,只是因为这次炼宝殿之行而衍生出来的一些事情,却并没有就此消散。

数日之后,一些消息流传出来,让得整个炼云山都为之震动,似乎从这些消息之中,他们能够推测出很多另外的事情。

“嘿,听说了吗?这一次炼宝殿之行,聚宝山竟然开启了!”

“啊,真的吗?我怎么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

“据说在那炼宝殿之中,无双师兄和青尘师兄欲对莫晴师妹图谋不诡,当真卑鄙!”

“不会吧?那两位师兄,看起来不是这样的人啊!”

“怎么不会?我听说青尘师兄都因此断了一条手臂,无双师兄在出来之后,更是被钱副会长禁足了一月,空穴不来风啊!”

“这么说来,此事是真的了,没想到那两位师兄,竟然如此卑鄙无耻!”

“嘘……,你小声点!”

“……”

一时之间,炼云山医毒两院的年轻天才们议论纷纷,包括那些执事护法长老们,都对此事感觉到惊讶之极。

要知道那柳青尘和白无双,在天医院乃是数一数二的天才,平日里不知道有多少年轻的女弟子想要主动投怀送抱,用得着为了一个女人,而冒这种大不韪吗?

可偏偏那些传言说得有鼻子有眼,加上柳青尘确实是断了一臂成为残废,白无双又因为未知的原因被禁足一月,所谓空穴不来风,这些事结合起来,一切也就变得有迹可循了。

很多人在听到这件事之时,自然是对白无双和柳青尘的行事感到不齿,不过那两位名头在外,尤其是白无双,更是天医院第一天才,要是被其听到,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啊。

而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这些只能说是茶余谈资的东西,终究还是被另外一件即将到来的盛事给取代了,那就是炼云山一年一度的年会。

每年临近年关,炼云山都会举行一次年会,届时整个腾龙大陆之上各大城池的分会长们,都会尽可能地赶到炼云山,参加这一年一度的盛事。

当然,一些离得较远也较为偏僻的城池分会长,或许并不会来凑这热闹,他们可能会几年回来一次,但这确实是炼云山一年之中最为热闹的几天。

年会之中,诸多城池分会长之间相互交流切磋,当然也有鲁连城和葛不弃这种明里暗里的不和争斗,这都是年会的特色。

而一年一度年会的重头戏,就是年轻一辈弟子之间的脉气战斗,参加的可以是炼云山老牌天才,也可以是由各大城池推荐而来的天才,不一而足。

当然,由各大城池推荐的天才,一般来说是绝对不可能是炼云山老牌天才对手的,毕竟双方所受到的培养资源不同,所带来的成就也就有所不同。

炼云山的弟子们,虽然最为注重的乃是炼脉之术修炼,可是诚如先前钱三元所说,脉气修为战斗力也是不可或缺的。

前段时间炼云山对炼脉师之术的内比已经结束,而这一次年会的年比,比的就是修为战斗力,到时候那些从各大城池而来的分会长们,也就有机会见识一下真正的大陆顶尖天才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