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村医在花都正文卷第1520章打造本命飞剑数日后,温度极高的铸剑池旁,数十名剑奴正在有序地忙碌着。
南宫无我光着手臂,露出健壮的肌肉,正做着最后的材料检查。
陈帆则将三十六根墨竹截取成一模一样的长度,作为最为原始的剑坯。
因为墨竹蕴含着极为恐怖的雷灵之气,即便是南宫无我,都无法做到将其‘截断’的第一步。
即便是陈帆,光是在截断这一步,便已吃尽了苦头。
若非他的控雷之术达到了极为精妙的地步,稍微有所差池,就会被雷得外焦里嫩。
“照这样下去,光是第一步,就得花费至少半个月的时间。”
陈帆头发蓬乱,一点也没之前的风度。
这时,南宫无我走过来,他打量着进入‘封灵池’中的墨竹,沉吟道:“太慢了,老夫已经手痒难耐了,这些紫金墨竹吸收了天地间至刚至阳之物,想要折断,非得至阴至柔之物才行,可如此一来……截断也会损失其灵力,若是有传说中的那几种能够纳灵的材料,不但效率会提升,就连炼出来的飞剑威力会具有特殊功效……可惜,如今我南宫家……却无此等奇物了。”
陈帆听见南宫无我的话,神色一动,手心一番,一块拳头大小的陨铁出现在手上。
这是当日他渡劫时,日月神刀意外的相融后,被雷电之力溶成了一块,也是日月神刀以及断剑的材料历经洗礼后,留下的最后材料。
“咦……”
不等陈帆介绍,南宫无我几乎抢夺般拿了过去,他的眼睛泛着精光,不断用起茧子的手摩挲着,呢喃道:“没错……没错,这是日月星钻……具有吸收和吐纳万灵的作用……当年,我们南宫家也曾有那么一块……”
南宫无我忽然伸出手,拍在陈帆的肩膀上,用近乎哀求的语气道:“小子,老夫帮你炼成整套飞剑,你能否,给我一点点……只要指甲盖那么大小就足矣……”
“好。”
陈帆毫不犹豫的答道。
“如此,你便看好了,一套绝世飞剑,就要在老夫的手上炼制出来了!”
南宫无我嗖的一下飞起,双手抓住铸剑池上方的铁链,双手呈现火焰之纹,大吼一声:“开炉……”
顿时,三十六名剑奴各归其位,很快,一个巨大的熔炉逐渐从地面上升,滚滚热浪,夹杂着恐怖的温度,即便是陈帆,也很不适。
很快,南宫无我将那拳头大小的陨铁置于一个封闭的圆球当中,催动火力,很快,一道道星火从不同的火孔里飞出。
在陈帆的操控下,一根根墨竹没入到火孔当中,三十六名剑奴齐齐催动溶火大阵,开始了溶剑的第一步……
数日后,一道道星光从天而降,没入到南宫家的洗剑池消失不见。
这一幕,惊动了不少人。
可惜,有心之人前来查探,发现南宫家山门已封,根本不得进入。
而就在南宫家洗剑池不断有异象产生之时。
在隐门之间传得神乎其神的黄金楼兰古城,居然从西域的上空出现在了阿兰山脉,草原的深处,距离黄金古巫的据点不到千里。
这一日,草原深处的黄金古巫派出二十八星宿黄金大巫,利用一面奇特黄金幡将黄金楼兰古城罩了进去,企图据为己有,惹得天下修士大怒。
一番联手攻打之下,黄金楼兰古城自天上降下一场‘黄金雨’,使得整个草原都变成金灿灿的世界。
无数淘金者疯狂前往。
各大隐门根本无法制止这一切,直到近日,隐门长老会的人出面,以封山大阵将出现奇迹的整个草原隐去,才结束了这一场闹剧。
……
阿兰山下,雪鹰盘旋,山脉之下,一顶顶印着宗门印记的毡房呈现敌对之势扎在草原之上。
迎风挂满经幡的毡房之中,大音寺的大主持妙空身披錾金琉璃袈裟,身后,新的左右护法阖目闭息。
三大尊者,四大明王,八大金刚,六十四名罗汉齐至。
古老的佛门梵音,在草原毡房中不断飞升到上空,让雪鹰也伫足。
一阵阴风乍起,梵梵之音中,夹杂着鬼哭狼嚎之音。
众僧皆瞪目。
妙空也睁开佛眼。
只见毡房之中,多了二十八名杵着牛骨羊骨的古巫,这二十八名古巫似跳非跳,手中奇特拐杖发出碧幽之光,刹那间,形成二十八个不同的光点,幻化出牛鬼蛇神等不同的画面来。
大主持妙空和左右护法面色稍好,其余尊者金刚及其罗汉,皆露出惊惧之色,梵音消失。
可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只见一名身材矮小,披着金黑两纹衣服,头插三根鹰尾的老者走了进来。
此人,便是黄金古楼的巫王,付罗!也就是荒古冢伏天的弟弟!
他一双眸子如鹰隼,兀自坐下,用沙哑的声音道:“在我的心中,只有一个如来,那就是闫刹,大主持,你身披如来袈裟,然而修行还不到,你举寺来草原,犯了我黄金古楼的规矩。”
妙空已改了容貌,看起来像一个笑弥勒,面对付罗的咄咄逼人,他双手合十道:“如来师兄取走了我修行千年的金身,老衲这副臭皮囊不顶用,来求一缕机缘,我闻‘楼兰黄金遍地沙,荒古岁月亘无涯,大音金身披伽罗,回首上界生华发’,付罗师兄,你也要阻我?”
“哈哈哈……传闻终究是传闻,自当年十方天被封印之后,此界再无飞升修士,黄金楼兰,终究也不过是一场梦而已,妙空,速速退去,再念三千年佛吧。”
说着,付罗大手一挥,整个毡房一下子消失,一面黑色的鬼骨黑幡遮天蔽日,鬼气森森。
妙空面色大变,众僧正欲出手,可就在此时,天空苍穹骤然浮现一面奇特古镜,古镜发出阴阳之光,自天罩下,在地面形成一个方圆百里的阴阳八卦阵。
“乾坤镜?道门老儿,也来凑热闹不成!”
付罗负手仰天,一面古镜越来越亮。
只见道门道子清风乘风而来,衣袂飘飘。
身后,跟着四名印着八卦图案的老道。
“巫尊,好久不见。”
风清挥了挥拂尘,面色清瘦,一脸淡然。
然而付罗却是脸上肌肉横跳,忽然一挥手,鬼幡之中飞出一个巨大鬼头,发出桀桀桀的怪笑之声,朝风清以及四名老道飞去。
风清手持拂尘,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眼看着那巨大鬼头靠近,天空忽然一声惊雷,那鬼头哀嚎一声,滚落在地,化作一缕缕黑烟。
惊雷过后,一名国字脸的男人凭空出现,强大的气场,以他为中心,朝四面八方散去,同时,无数隐门令牌环绕在他周围,形成一层层的诡异屏障。
聚集在草原的隐门修士见到此人,皆是露出震撼之色。
“是他……隐门长老会的会长……福家的那位老祖!”
“没想到连此人也来了……他不是华夏世俗与隐门的守护者吗……”
“据说此人战力在此界无人能敌……”
“岂止无敌……据说这位福家老祖,曾封印过十界山的界面封印……阻止过异族入侵……”
……观看首发zui新章节请到堂客行---手机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