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要是不想给钱就直接说好吗?搞得他现在心里头焦虑无比是怎么回事?
他都不敢开口确认具体的情况,这种被挠上心窝的瘙痒让马盛林近乎抓狂。
他的脸升起了一阵红,不用猜也知道这是被怒气所憋红的。
“我的姑奶奶,你当真不记得自己一开始跟我说的话了吗?”
“哈?”
秦水水还是一脸的迷茫。
马盛林很想质问她怎么现在还记得自己是谁,好在他憋住了,否则王超再给他来一拳,他就可以好好的躺在地上休息了。
这钱,大概是要不回来了,就当自己,锻炼了口舌肌肉吧……
马盛林整个人心灰意冷,平静的讲道。
“没事了,小姑娘,谢谢你可以听我讲完那么一大段故事。”
“这辈子碰见你,真是我三生有幸啊哈哈哈……”
马盛林露出了一道苦涩的微笑,又借着说道。
“旅行的真正目的,不是单纯的观看出现在眼中的画面。”
“你要用自己的思想去思考,这幅画面对于此刻的自己而言,有什么意义。”
“如果你总是听着其他人说哪里的景色美哪个地方适合去旅游,那你就逐渐的在顺从这些人意见的过程中失去了自我。”
“虽然乍一听好像挺荒唐的,可我是认真的。”
“希望你可以带着自己的主见去旅行,这一路上的景色,在你和别人的眼中都是不一样的。”
“如果你能明白我方才所说的话的道理,那我的意思也大概传达到了。”
马盛林的语气跟方才有了明显的不同,显然是因为那一大段的故事以及对秦水水的反应感到心累。
留下这般意味不明的话之后,他又走到了王超的附件,亮起了整张亲和的面容。
“王大哥,看你刚刚什么话也没说,是不是也想听听我的故事啊?”
“这位兄台,打扰了,我一点故事都不想听。”
王超看着这家伙凑上前来就知道肯定没什么好事发生,他连忙抬手打住了马盛林打算开口的劲头。
随后王超又补充了一句,讲道。
“别让这几个妹子不爽就行,事情结束以后我会赏赐你想要的东西的。”
王超这次来这里也不想再接受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信息,前几天的事情已经足够让他烦人。
他只想安安静静的欣赏这边的环境,驱赶一下体内的那阵疲惫与压力。
而且,在这样没有外人的野外之地,让他整个人处于另一种亢奋的状态。
一会儿要是能找机会跟林欣蕊深入的聊一聊,促进一下彼此的感情,那就真是没白来了。
如果他足够幸运,还可以在片充满大自然气息土地上给林欣蕊做个全身检查之类的。
想想就觉得不错,王超才不想被这个马盛林给烦着,连忙应付了几句让他离开自己。
“原来真正的大佬是你啊!王大哥!我真是太傻了!”
“你果然是未来的救世主,我从见你的第一眼就这么认为了!”
“绝对没骗你,你身上有那种王者之气!百年难出的那种!”
马盛林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明朗了起来,方才被秦水水打击的自信又再度恢复。
“好了,你就别烦我了,静静的呆在她们附近吧。”
“是!小的明白!”
马盛林一下子就换到了小弟角色,当然王超并没有要承认这个小弟的意思。
越往上走,道路的坡度就越大,而攀登的难度也跟着变高。
王超觉得脚底有了被限制的感觉,连忙转过身去看向身边的林欣蕊。
这丫头的样子看来也是有些吃力,他伸出手来握住了林欣蕊的小手,拉着她继续前行。
王超看了看时间,他们已经走了好些时候,大概有一个来小时多些。
尽管马盛林一开始就说过这条路的曲折以及陡峭的程度之高,可他们还一路走来也不算太辛苦。
也就呼吸变得有一些受到影响罢了,稍微歇息一会儿还是能很快恢复的。
只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道路的情况就发生了显著的变化。
在他面前的那些路,跟众人一路走来的路并不一样。
准确的来说,他们的道路走到这里,就彻底的消失了。
在眼前的那些坑洼陡峭之地,已经算是整座山的一部分了。
这应该是专业登山人士才应付得过来的地段。
突然变大的坡度,让攀登的难度一下子就提升了不少。
这些忽高忽低的巨石,根本没有任何的规律可循。
倘若不借助那些专业的登山工具,恐怕没法轻易的从这里过去。
仅仅靠着一双手去对付这个地段,实在是太冒险,换句话说,完全就是作死。
这种类型的攀登对于王超来说自然是构不成任何威胁,而秦水水以及林欣蕊本身的身手也不错,有一定的基础,也不会被这样的地形阻挠。
不过到了一路上表现得十分开放与活泼的项小环几人来说就不一样了。
毕竟这处的地段对于普通人而言有很大的攀登难度,即使这几个姑娘有心也无力。
身体上的硬本领可不是这种时候能够被激发出来的,平日缺少特殊的锻炼,这个时候就难以派上用场。
虽然项小环这几个丫头平时就活泼爱动,敏捷能力较常人而言比较突出。
但她们到了这边,依然要依靠身边其他人的带领,慢慢的前进。
秦水水无奈的吐槽了几句,便跟着王超一同走在了山路的前面。
他们选了稍微难度没那么大的地方行走,想着让后面的项小环过得轻松一些。
即使如此,项小环那三个家伙行进的途中还是十分的艰难,时常要拉着前面的秦水水以及王超才能安然无恙的过去。
这几个姑娘走了没一会儿就忍不住开口抱怨道。
“这都是些什么破路啊,我们几个简直要疯了。”
“天啊,我这辈子都没有走过这样的路,唉,说它是路也完全是给它夸赞了。”
王超看了看有些发喘的项小环,笑了几声回答道。
“你刚刚在车里头不是玩的挺疯的嘛?欣蕊跟水水她们都受不了,没想到到了这里就轮到你受不了了哈哈哈!”
“切!这两个完全是不一样的好吗?可能我比较适应车里面的氛围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