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云帆不由扯了扯嘴角,无语道:“纳兰姑娘,我都说了那是个误会。飨網免费提供阅读我当时真的是在撒尿,又不是故意在你们埋伏的路上提醒那些雇佣兵,你至于记仇到现在吗?”
“哈哈,杨云帆,你这是在跟我求饶吗?不过,太晚了!”
纳兰薰得意的笑起来,道:“俗语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虽然才三年,但是,今天能把仇报了,也算是结束了我一桩心愿!就是因为你,我从军队退役的时候,勋章数量才九个,差一个集齐十个大圆满。”
说话间,纳兰薰捏了捏自己的手指,出清脆的骨骼声音,冷声道:“杨云帆你放心,我下手很有分寸的,不会把你打残的。”
杨云帆一脸揶揄的看着对方,笑道:“纳兰姑娘,你真的想报仇吗?可是,我觉得你不一定打得过我唉。我知道,你功夫很不错。不过,我也不是吃素的。”
顿了顿,杨云帆蹲下去,从地上拿起一根锈迹斑斑的铁条,笑了起来,道:“我不觉得,你能教训我。”
说话间,杨云帆手指掐一个剑诀,步踏九宫,深吸一口气。
“刷!”
他手腕一抖,手中的铁条顿时化为长剑,吞吐了一下寒芒。
这一下抖动,似有青龙出海,势难挡的趋势。竟然有种剑道中独特的意境。
“这……”
看到这一幕,纳兰薰的眼睛不由睁大了。
“剑随身走,以身带剑,形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神合,这是武当山的镇山剑法,秘传之法……太乙玄门剑!你怎么学会的?”
纳兰薰回国之后,苦练功夫,一刻也没有闲着。而且,前不久她终于突破到先天境界,就算在整个师部里面,也没有几个对手了。
所以,她才嚣张的不可一世,看到杨云帆就准备教训他一下。
可是,她没有料到,杨云帆竟然还会武当的绝学,而且已经颇有神韵。再加上,他的呼吸身形,外加步伐,全都临危不乱,恰到好处。此时此刻,杨云帆就像是一个修炼武当剑几十年的高手,给她巨大的压力。
一时间,纳兰薰有些懵了。
……
此时已经是晚上9点钟了,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这座仓库在城西郊区,外面是一望无际的开区,到处都是野草。如今是六月出头,天气渐渐炎热,夏虫的嘶鸣声此起彼伏。
这些夏虫的鸣叫,让人心烦。
此时,偌大的仓库里面,一盏幽暗的白炽灯,由于电压不怎么稳定,不时闪烁几下。
灯光下,杨云帆穿着阿迪达斯的黑色运动背心,手中一杆生锈的铁条却用作长剑,左手更是掐着一个剑诀,看起来不伦不类。
可在场的人,都不敢小看他。
“杨老大居然还会武当剑?真是让人看不透啊!”看到杨云帆的动作,许强和董虎都是眼睛一亮。
他们自然知道杨云帆身手高明的很,而且他就像是一个神秘宝库一样。
“这家伙看起来是个高手啊!”那些武警战士也是兴致勃勃。
他们虽然没有学过武术,但是对于搏击术却极为精通。杨云帆的动作虽然是华夏古武术,与传统的搏击术不同,可他的动作轻灵,步伐矫健,一看就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这些战士又看到,一向被他们当成是“无敌战神”的大队长纳兰薰面对杨云帆的时候,也都如临大敌。
由此可见,杨云帆必然是一位高手!
“这下有好戏看了!”
不约而同的,大家竟然都往后退了几步让出一点空间。
气氛有些紧张,其中一个年轻的武警战士不由握紧了自己手里的微型冲锋枪,凑到一个老战士旁边道:“刘哥,你们以前出任务,也会生这种情况吗?”
他所指的情况,当然是纳兰薰不按套路出牌。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将嫌疑人带回去,而是先要揍嫌疑人一顿。
那老战士抿着嘴巴道:“当然不是!我们纳兰大队长一向是个很守纪律的人。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她耍性子。不过,她对面那个人,依我看来,应该不是嫌疑犯。而且,你没听他说话吗?说什么三年前,撒尿什么的?”
说着,那个刘哥忽然暧昧的笑了笑,道:“嘿嘿……你一个小屁孩或许听不出来。不过,你刘哥我怎么也比你多吃十几年饭。我看,那个男人跟我们大队长,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关系。”
“啊?刘哥你的意思是,我们纳兰大队长喜欢那个男的?”闻言,那个小战士的脸顿时沮丧了起来。
武警部队里面,男女比例本身就高的可怕。纳兰薰长得漂亮,而且身材又好。在武警部队这种单位,当然受到无数男人的追捧。虽然这个小战士知道自己配不上纳兰薰,可心中总归有所期待。
可现在一看杨云帆,对方虽然长得不是特别帅,可面庞刚毅,身材挺拔,更有一股与生俱来的霸道气息,让他自惭形秽。
“杨云帆,说吧!你纠集不良团伙,鬼鬼祟祟来到这个偏僻的仓库,而且跟高大海这伙犯罪嫌疑人搞在一起。他们杀人放火,抢劫贩毒,证据确凿。你呢……跟他们什么关系?老实交代!”
纳兰薰一本正经的口吻,就像是警察抓住罪犯之后,对他进行审问。
“纳兰警官,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今天,我跟我这些兄弟,摆明了就是来这边烧烤的。只是,我们不小心听到了这些家伙在里面搞女人,所以……嘿嘿,你懂的。男人嘛。”
杨云帆笑了笑,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
许强等人也都跟着笑起来:“是啊,这位警官,我们兄弟今天本来是来这里烧烤的。这里虽然挺偏僻的,但是风景很好啊。长官要是不信,可以去我们的车上搜一搜,我们可是正儿八经来烧烤的。”
来之前,许强等人也想过会遇到警察,为了遇到警察的时候有个借口。所以,他们就买了一堆烧烤架子还有食材过来。虽然这个借口很糟糕,但是起码是个借口。
毕竟,如果警察知道杨云帆的身份,他们大概也不能拿他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