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然的话很明显将此事推给了君煦,不得不说,他的‘无心’开口,倒是让宫弈十分满意,顺势邀请地出声:“那此地便由萧二公子照拂些。”
“七皇子放心,待真正开始之前,在下自是守在这里。”
“多谢,世子,这边请。”
君煦起身,弹了弹衣衫,面上一派泰然之色,轻轻颔首,倒也并未拒绝,跟着宫弈往侧厅走去。
两人一黑一白,面容俊雅,身姿修长,浑身的气度像是从画中走出的仙人,令人无端想要膜拜和折服。
萧然看着他们的背影,心中无端涌现出这二人便是今后天下主宰的错觉,不自觉的摇了摇头,忙将这有些荒唐的想法抛开,随后同一旁的人交谈了起来。
而此时的侧厅。
宫弈特意将所有伺候的人一一打发走,将已有的棋盘摆好,示意君煦坐了下来。
“不知世子想要黑棋还是白棋?”宫弈率先出声询问。
“随意。”
简单利索的应声。
“那便由本宫执黑子,由世子执白子,如何?”宫弈又道,冷峻的面容上挂着与之十分不符的笑意。
“嗯。”君煦点了点头,神色虽并未不耐,但那模样明显不想与之多谈。
宫弈自是能感受到对面之人的不喜,见他如此,心中却有股难以掩藏的舒爽。
很好,他越是不悦,自己便越高兴。
宫弈素手将黑子落下,装作似有似无地开口:“世子,可有听说过江湖上的魔殿之主魔苍?”抬头观察君煦的反应。
只可惜,对面之人那张完美到无可挑剔的俊容上面色无波,丝毫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君煦将目光放在棋盘上,淡然地出声:“并未。”
随即修长骨节分明的玉手,紧跟着落下一子。
宫弈瞧着他这幅模样,心中涌起一股无名火。
他自持沉稳,嫌少能有人让他的情绪外漏,眼前之人他能百分之百的确信,他便是自己的老对手,魔殿之主魔苍。
他这般水火不浸的做派,委实让人窝火的很。
宫弈咬了咬后槽牙,脸上的笑意愈发不达眼底,冷不丁地道:“哦?本宫还以为世子与他甚是熟悉,熟悉到似是同一个人。”
话落,便气势十足地紧盯君煦的反应。
那副模样,像极了伺机而动等待捕捉猎物的猎户。
“七皇子多虑了,众所周知,这么些年,本世子常年待在汝川养病,鲜少外出,确实对七皇子口中之人不甚了解。”君煦声音如常的开口,任由他打量,刀枪不入。
宫弈闻言仿佛一拳打到棉花上,皮笑肉不笑地出声:“世子怕是说笑了,依着本宫之见,世子哪里像身子不适之人,若都像世子这般谦虚,那倒好了。”
语气里若仔细听,不乏讽刺意味。
“多谢七皇子为了顾念本世子身子羸弱而故作宽慰,不过这么些年,本世子早已习惯。”君煦像是没有听到他话里的真实含义,故意曲解地开口。
“世子客气了。”此时的宫弈觉得若不是自己常年喜兴不行于色,真的要将眼前的棋盘掀了。
他没有想到君煦如此的难缠。
仿佛他说什么都入不了他的心。
宫弈深吸一口气,强自使自己的情绪以最快的速度冷静下来,眼波微转,兀自笑了起来,而后开口道:“本宫瞧世子对宁煜甚是赏识,倒是与本宫不谋而合。
说起来,上次东临皇寿宴,唯一让本宫影响颇深的便是那宁国公府的孙小姐宁墨,不知世子与她关系如何?”
自从他得知君煦私下同宁涵有交往后,便派人一直探查此事。
后来,又经过上次宫宴一事,不知为何,别人或许没有感觉,但自己同他这么些年接触
他总觉得君煦对那位宁墨不一般。
这世上最了解自己的除了朋友,便是敌人。
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七皇子慎言,纵使七皇子无端猜测,但到底东临的贵女名声不容受损,本世子身为睿王府之人,自是要公平公义护佑每一位东临的子民。”君煦声音清冷地开口,但面上却是一副正派之风。
任谁看了,都只会觉得他并未有任何的私心。
“是本宫的大意了。”宫弈含笑的出声,复又低头,将眼神落在棋盘上,但那无人勘测的眼底似是暗藏着晦暗不明。
话落,屋内有短暂的寂静,只剩下棋子落在棋盘上的声音,仿佛两人皆把心思全部放在眼前的棋局上。
但实际究竟如何,却是不得而知。
不大一会,便听君煦的声音淡漠如深的语气响起:“七皇子,你输了。”
语气只是在陈述这件事,并未有任何的洋洋得意。
宫弈将手中的棋子一丢,看着那黑白相交的棋局,倒也大大方方的承认道:“世子大才,本宫佩服。”
“下棋者最忌讳心乱,七皇子若是注意力集中,却也不会输得如此早。”君煦将棋盘的上的棋子收起来,似是无意间出声。
宫弈听着他话中的弦外之音,暗暗不忿,输吗?下次可就未必了。
总有一天,他一定要将魔殿悉数摧毁,只不过眼下还有一件事………..
“本宫受教了,不过,本宫近日确实因着一件事情太过忧心。”宫弈兀自开口,脸上极其为难,眼光时不时看向君煦,似是想等着他的应声。
不过,再次让他失望了。
某位世子爷,并未按着正常的寒暄出声,而是直接无视,随意道:“还望七皇子保重身子。”
他的话一出,着实让宫弈的脸色一僵,双拳下意识的握紧,青筋凸起,再三反复地说服自己后,才能勉强笑道:“世子说的有理。”
“时辰不早了,怕是即将开始了,七皇子,我们还是回去吧。”君煦不紧不慢的起身,开口。
话出,并未等对面的人出声,便施施然的走了出去。
宫弈目光看向已经被君煦整理好的白子上,面上是不加掩饰的沉郁。
若不是那件事需要君煦的协助,他刚刚真想直接出手。
冷哼一声,来日方长,他越是这般否认,他便越让他承认。
------题外话------
谢谢i5f01小可爱投的月票,爱你爱你,笔芯芯。
每次看到有人投月票都超级开心,真的非常感谢,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