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血枯的命暂时留下后,接下来几个人又把余阳的元婴放了出来,比起血枯,显然大家觉得,余阳这边可能获得的消息会更多一些,毕竟血枯身份有些敏感,他能打听到的消息有限。??八?一?
当余阳元婴放出来之后,他看了一眼此刻似乎陷入昏迷的血枯,小脸似乎沉思起来,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皓明也没有理会他会想什么,直接问道:“余阳,有些事情我想问你,当然你回答的时候最好想清楚,毕竟这里不只有你一个活口。”
“这个我明白,只求给位跟我一条生路。”余阳显得颇为老实道。
“我问你,进入天元域需要注意一些什么?”林皓明问道。
“天元域,虽然目前有些混乱,但是每个人还是必须有一个身份的,特别像极为这样的高阶修士,若是没有身份的话,恐怕很难在域界之中行走。”余阳说道。
“你有办法?”林皓明问道。
“这个当然有,毕竟之前刚刚出现一阵子乱局,几位都是魔修,我可以给几位找几个魔修的身份,不过就我现在的样子,可不好办啊。”余阳说道。
林皓明知道,此人是想要找一具身体,想了想道:“你想夺舍?”
“现在也只有如此了!”余阳看似无奈的叹息道。
“这个不可能,不过这具身体,可以借给你用一下!”林皓明说着,背后一个人影一闪,跟着和余阳生前一模一样的一个人出现在了一旁。
“这是……”余阳看到之后,不禁愣住了。
“石魔族的傀儡之身,本就有炼虚期的修为,足够你用了,而且这本是我的分身,我也不怕你玩手段,真要敢有别的心思,你也知道下场!”林皓明冷冷道。
“是,我明白!”余阳显然看出林皓明不是胡扯,也只能答应了下来。
林皓明这直接一点余阳的元婴,把其强行塞进了自己分身之中,只是片刻之后,余阳似乎重新活过来了,他甚至有些好奇的看看自己的手脚,摸了摸自己的脸,只是脸上的表情依旧有些无奈。
“好了,这样我想对你来说应该没有问题了吧?”林皓明问道。
“的确没问题,我回去之后,立刻就能帮几位弄到一个合适的身份。”余阳保证道。
虽然他被自己控制,但林皓明知道,他的话依旧不能全信,但此时也只能这样,于是转了话题问道:“这里距离天元域还有多少路?”
“我们慢慢飞遁三四个月可以到,全力飞回去的话,一个月左右就可以抵达天元域的沧溟城!那里是风姬女皇的地盘。”余阳说道。
“原来是风姬的地方!”林皓明不由得想起在阴冥界风姬分身的事情来。
“不错,其实那里原本是属于魔骨的,只是现在圣域已经彻底一分为二,以中间的天元城为中心,各自占据一半地盘。”余阳说道。
“对了,有件事我问你,你可知道天魔圣域的事情,听说百年前开始魔龙圣域大举入侵?”林皓明问起了自己关心的事情。
“魔龙圣域大举入侵天魔圣域,这事情我不知道啊?”余阳有些诧异的答道。
“你不知道?”
林皓明则有些意外,毕竟如果是域界大战,百年过去了,以余阳炼虚期修士的身份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的。
见到林皓明脸色有些不好看,余阳立刻道:“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两个甲子前,天魔圣域内乱,藤魔族大乘邪古反叛天魔圣皇,结果被天魔圣皇联合其他两位大乘期修士,把那邪古斩杀了,如今藤魔族已经被天魔圣皇清洗。”
“什么,邪古死了?”听到这话,梨花有些耐不住了,毕竟邪古在藤魔族的地位犹如真神一般存在,实在难以想象这么一个人物竟然会陨落掉。
林皓明听了同样十分吃惊,很显然在他们离开之后,一定生了重大的变化,甚至林皓明怀疑,邪古的反叛根本就是那位天魔圣皇的一个局,天魔圣皇在布置一盘大棋局,自己原本也是其中一枚很小的棋子,当然现在自己暂时摆脱了,只是很多牵挂之人还在圣域之中,自己早晚不得不回去一趟。
“既然邪古陨落,想来杜老将军应该不会有事!”林皓明见到杜燕语表情有些压抑,特意安危起来。
“嗯!”
因为余阳对天魔圣域知道的实在有限,问了几个问题他也说不出大概,索性也不问了,只是询问一番如今天元域之中一些情况。
自从魔骨被两大势力剿灭之后,天元域在经过两三百年的动荡如今倒也差不多稳定下来了。
除了风姬和太真道人两个人把天元域分成两半之外,一切倒也和之前没有太多变化,和天魔圣域不同的是,风姬统治的天元域之中,名义上都顺从风姬,但实际上除了一些要害地方之外,很多地方都是一些势力自己说了算,而这些势力会建立一些城池或者堡垒,只要定时上缴赋税给风姬建立的圣水宫,那么风姬也不会多理会。
眼前的沧溟城是属于天元域的重臣之一,地位有些类似天魔圣域的魔崖城,都是边塞重镇,管理之人也是风姬的一位弟子,青螺亲自管理。
这青螺有合体中期顶峰的修为,加上本身也是人族和妖族的混血,法体兼修,实力之强,并不比一般合体后期修士差,有他坐镇这里,让风姬也比较安心。
天元域和天魔圣域最大的区别,就是域内之中,人族、妖族和其它域外种族混居,而且各族之间并没有太多禁忌,当然这禁忌是相对的,不过比起其他域界,要好的多,毕竟风姬自己就是混血。
因为各个种族都有,所以有些时候无法沟通的话,也就要看谁的拳头硬了,天元域是一个更加弱肉强食的域界,强者为尊在这里也能够更多得到体现。
众人因为身份的关系,没有使用域外蛮荒据点传送,而是飞遁赶路,而一行人在经过一个多月赶路之后,终于远远的看到了天元域的边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