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区区一个藏刀门的余孽小子,竟敢和三长老放对,这不是找死吗?”

最开始说话的那位伏地境后期玉剑宗护卫,更是冷哼出声,毕竟自己守护的山门被人打破,于他来说也是一种羞辱,他一直心怀怨恨呢。

“他敢杀我玉剑宗的少宗主,等宗主回来,等待着他的,必将是生不如死的酷刑!”

另外一名护卫接口出声,声音之中蕴含着一抹快意,他们可是知道宗主大人是如何宝贝自己那位弟子,这一次恐怕会怒发欲狂吧?

在下方诸多玉剑宗修者的议论声中,天空之上的三长老董术,也是脸露不屑之意,刚才第一次交击的大占上风,无疑将他心头最后一丝疑虑给打消了。

对面这个许青山,确实就只是凌云境初期的修为,这样的修为击杀一个浮生境后期的卓不锋自然不在话下,但要是遇到更强者,那就完全不够看了。

“许青山,接下来,你不再有这般的好运气!”

听得董术口中冷声发出,看来他对于自己刚才那一记巨剑脉技没有收到想像之中的效果,尽都归结到徐青山的运气之上了,再来一次绝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

对上一个下位者的小子,董术根本就没有想要和其大战三百回合,他想要用摧枯拉朽之势,来将徐青山给击杀当场。

毕竟这边的变故太大,此刻已经吸引了一些业城的修者围观,若是不能以最为强势的姿态将徐青山碾压,那对玉剑宗刚刚提升的威信,恐怕都有一个极大的打击。

唰!

只见董术整个身形都化为了一道流光,一些灵魂之力强横的修者看得很清楚,在其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是多了一柄青光长剑。

这柄青光剑剑长四尺,散发着幽幽青色光芒,一看就锋锐无匹,其品阶绝对不可能会低于天阶低级。

“嘿,舍弃脉技了吗?这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手持青光长剑朝着徐青山刺去的董术,根本没有看到下方某个粗衣少年眼眸之中闪烁的精光,还有那口中发出的轻笑之声。

这个发出轻笑声的自然就是云笑了,刚才徐青山猜得也没错,他这位师祖就是想要历练一下他,或者说让他熟悉依靠丹药暴涨的实力。

云笑相信有着自己在此,一定不会让徐青山有性命之忧,最多在关键时刻施展御龙剑相救罢了。

如果董术只是用脉技碾压的话,那云笑最终只能是自己出手,毕竟徐青山低了一重小境界,并不像他这般能够越级作战。

可是现在看到董术舍弃脉技攻击,竟然手持长剑要和徐青山作近身战的时候,云笑就知道自己都不用自己出手了。

董术根本不知道自己此刻的举动有多愚蠢,他只知道在自己长剑飞舞之下,那个藏刀门的余孽,根本不可能坚持得了几招。

铛!

一道大响声传出,原来是徐青山再次祭出了那柄劈开玉剑宗山门的大刀,而且刚一祭出之后,就格档开了董术强力的一剑,发出一道大响之声。

只是徐青山固然格档得极为精准,但是他修为毕竟差了一筹,肉身力量也并不比董术强多少,所以直接在这一记交击之下,被逼退了数步,双手手臂也是一阵发麻。

两者之间终究是有巨大的差距,退后数步的徐青山,脸色更显阴沉,而此时此刻,董术的攻击已是如影随形,这是想要趁着他双臂发麻的时候,一举建功啊。

“右腿踢他左肋!”

就在徐青山半边身子有些酸麻的当口,其耳中忽然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让得他精神一振,因为他第一时间就听出这道声音,乃是自己的师祖云笑所发。

此刻徐青山因为双臂震颤使不上力,但是那双腿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虽然不知道这个动作到底有什么效果,可他却是没有半点的犹豫。

徐青山知道,反正凭着自己的实力,是根本不可能赢过董术的,倒不如听从自己那位师祖的安排,或许就会收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

因此在那道声音刚刚一入耳时,徐青山几乎是下意识地便是一抬右腿,朝着董术的左肋怒踢而去,这完全就像是闭着眼睛乱踢一通。

如果是平常的情况,徐青山根本就不会做出如此愚蠢的动作,因为要是这一踢没有效果,那董术的长剑,可就在将他的手臂给生生切掉了。

“嗯?”

相对于徐青山,正有些志得意满,想将其双臂削掉打成一个废人的董术,陡然看到一条腿朝着自己的左肋踢来,其脸色不由微变。

事实上董术这一刻施展的剑刺,并不是普通的横削劈砍,而是一门隐藏极深的脉技,看来他对于徐青山并没有太过小看。

对于自己的这门剑法脉技,董术一直颇为自信,认为这门脉技是没有破绽的,但当他看到徐青山右腿所踢的位置时,终于发现这赫然真是一个破绽。

只是董术百思不得其解,这连自己都不知道的破绽,为何会被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子给看出来,而且出脚还如此精准?

董术哪里知道,这一刻的徐青山,就像是一个牵线木偶一般,完全是依照下方那个粗衣少年的指令而行,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会收到什么样的效果。

虽然如今云笑的实力还没有恢复到前世的巅峰,但属于龙霄战神的眼光和经验仍在,至少这么一个凌云境中期老家伙的招式,他只需要看一眼就明白了。

以云笑的见识和眼光,找出董术这门剑法脉技之中的破绽,那简直就不费吹灰之力,出声提醒徐青山也是恰到好处。

嗖!

所以下一刻,所有人都是看到了极为诡异的一幕,董术原本朝着徐青山肩头削去的青光长剑,在还没有触碰到其肩头的时候,便是收了回去,同时身形都朝着后方疾退了两步。

而此刻徐青山右腿踢出的动作才刚刚做出一半,这样的结果,让得下方诸多玉剑宗的护卫,还有远处围观的业城修者们,都是百思不得其解。

一个凌云境中期的上位者,竟然被那凌云境初期小子的一个动作,就吓得收剑后退,这简直和他们先前心中所想大相径庭啊。

没有人知道这一幕到底是如何发生的,也不知道这其中的因果,就连董术自己,也在做出这个动作之后,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肯定是巧合!”

仿佛是给自己打气一般,董术咬了咬牙,长剑再次疾刺而出,只不过这一次他愈发谨慎了几分,其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徐青山的双腿。

或许在董术的心中,对于刚才徐青山那仿佛神来之笔的一脚,终究是生出了一丝忌惮吧,他可以想像得到,如果自己刚才不避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左腰,期门穴!”

就在徐青山有些不知所措之时,其耳中再次听到一道如同天纶的声音,让得他没有半点犹豫,右脚又一抬,朝着董术的左腰踢去。

看着徐青山的动作,下方诸人尽都有些异样,因为这个动作和他先前的动作如出一辙,只不过低了一点点,由左肋变成了左腰。

“咦?”

可是接下来的一刻,诸多围观修者,仿佛是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般,尽都惊噫出声,脸色愈发疑惑了。

因为那个凌云境中期的玉剑宗三长老董术,竟然再次慌不迭地收剑退让,仿佛那处左腰,对他来说就是致命要害一般。

“不!不可能!”

相对于下方和远处的围观修者们,作为当事人的董术,在下意识收剑后退的同时,心头已是一阵咆哮,浑身气息都有些不稳了。

如果说第一次董术还认为是徐青山运气好,只能移动双腿,刚好瞎猫碰上死耗子踢向了自己的破绽的话,那这第二次恰到好处的一脚,看起来就不像是那么简单了。

别看徐青山这第二次的踢腿,只是比第一次低了一点点,但那个地方依旧是董术这次剑招的破绽所在位置,不差分毫。

这在外人看来只是简单的两次交击,但董术的心中已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尤其是那些破绽,连他自己都只有一些模糊印象的时候,更是让他惊骇莫名。

连自己都不太清楚的破绽,竟然被对方一眼就看出来了,还第一时间拿来克敌制胜,这在董术看来,简直就是一件极其不可思议之事。

百思不得其解的董术,这一刻赫然是不敢再出剑攻击徐青山了,他生怕发现自己剑招之中更多的破绽,这是连他自己都不愿意面对的事实。

但董术在这边惊疑不定,徐青山却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因为此刻的他,耳中再次传一一道熟悉的声音,他知道,自己反攻的时机终于到了。

由于先前两次动作的效果,让得徐青山心中对云笑信心大增,将董术两次逼退之后的他,再来看这个凌云境中期的玉剑宗三长老,已经不是那么可怕了。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