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辈!”宁恒大急,他很清楚神凰独自抵挡齐天妖圣的后果,尤其是现在齐天妖圣处于暴怒之中,出手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分寸。
神凰这一去,绝对是抱着必死的觉悟!
“快走!”练红尘生怕宁恒要回头,死死拉着宁恒的手,拼了命的往前飞去。
宁恒心头无比沉重,他没有冲动之下回头去相助神凰,因为宁恒知道这样的后果是他们三个都会死在这里,完全没有意义。
既然神凰已经决定要用命来拖住齐天妖圣,那宁恒自然不能辜负神凰的一片苦心,必须要让自己和练红尘活下来。
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逃窜之际,练红尘同时也向宁恒问道。
山中发生的事情宁恒是知道的,但因为齐天妖圣来得太快,他还没时间告诉神凰和练红尘。
“那个小姑娘死了,不知道被谁所杀,齐天妖圣觉得是我引开了他,才导致那小姑娘身死。”宁恒脸色铁青的说道,心中也是有着一股无名邪火。
原本事情都要顺顺利利的解决了,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故,一下子就把所有的事情给打乱了,这让宁恒如何不恼火?
金箍虽然已经解除,但小桃之死对齐天妖圣的影响,比金箍还要大百倍千倍。
不用想都知道,此事之后想再和齐天妖圣心平气和的对话几乎是不可能了。
“天地灵胎心呢?”练红尘忽然问道。
宁恒道:“分身被杀,天地灵胎心也遗失在那里了,不过不用担心,我让另外一道分身趁现在去取回天地灵胎心了,眼下已经找回。”
练红尘点了点头,若是连唤醒齐天妖圣过往记忆的关键之物再遗失了的话,那问题可就大了,幸好宁恒及时应对,避免让事情往更加恶劣的方向发展。
当然了,现在的情形已经是十分恶劣,再恶劣也恶劣不到哪里去了。
轰轰轰轰!!!
远处传来了巨大的轰鸣之声,天地之间的气息乱成一片,显然有着一场大战正在进行。
宁恒摸出了神凰交给他的神凰之羽,此刻神凰之羽的气息已经是有些萎靡,显然是因为神凰也受到了重创。
“真是该死!”宁恒暗骂了一声,只能将神凰之羽收入囊中,对于那个杀死小桃的凶手,他简直是恨到了极点,若是这个凶手此刻出现在宁恒面前的话,他必然会将其碎尸万段。
练红尘也不好说什么,她也能理解宁恒此刻的心情,原本大事将成,却出了这档子的事情,宁恒的心情好得了才怪。
两人一路逃窜,直到太阳东升而起,他们两人已经是横跨了数万里之遥,从大灵东境之地一路逃到了西边,并且还要往西而去。
停留在大灵境内实在是太危险了,而且练红尘和宁恒也不想连累到大灵中的无辜之人,唯有继续往西,进入万里无人的极西荒川之中才能够放心一些。
就在两人进入极西荒川还未有半个时辰,整个天地发生了剧变,恐怖的红云连绵成片,大地发生了剧烈的震动,天地灵气也极为紊乱。
就连极西荒川之中,也是扬起了一道道直卷天穹的狂风,本就荒凉的地面裂开了一道道大缝。
天地异变!
发生如此情况,唯有一种可能---神凰死了!
维持天地平衡的亘古四灵已经少了鲲鹏,天地之间的变化已经开始发生,而现在这种变化越发剧烈,就代表维持天地平衡的四灵之力又少了一股。
宁恒面色沉重的拿出神凰之羽,立刻就感受到了神凰之羽上传来了的哀鸣。
“神凰前辈已经不在了。”宁恒沉声说道,心中很是悲愤。
练红尘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的心情也很是沉重,一想到神凰是为了让他们两人活下去而自愿牺牲,心里头就更加的难受。
“现在该怎么办?”练红尘看向宁恒问道。
宁恒摇了摇头,他此刻心头也是很乱,一时间想不到该去做什么。
一道身影从远处而来,正是宁恒另外一具分身,带着天地灵胎心回来了。
分身是从其他方向前来汇合的,一路上所见尽是天地异变所造成的灾祸。
宁恒没有将大灵境内所发生的诸多灾祸告诉练红尘,不想让练红尘此时还要为大灵而担心。
至于这些天灾的发生,宁恒无能为力,就算他现在的修为已经很高,却也改变不了什么,只有亘古四灵才有能力来维持天地平衡。

东越州,距离千里花海不远处的一座山峰洞窟之中,被困于天地五行锁中的九阴鬼母正在闭目盘坐。
就在这时,大地忽然震颤起来,九阴鬼母豁然睁眼,脸上有着一丝冷笑。
“看来又有一位古灵陨落了,天地异变到了如此程度,亘古四灵已失其二,剩下的两个即便能继续支撑,也无法改变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了。”九阴鬼母喃喃说道。
虽然被困于天地五行锁之中,但九阴鬼母能够感知到外界发生的事情,就算没有自由,只要天地彻底失衡,天地间的五行之力受到破坏,那么这天地五行锁也会随之解开,到时候九阴鬼母一样可以获得自由。
大地震动得越来越厉害,山体裂开,诸多山石滚落,将洞口给封住了。
过了一会儿,震动逐渐平息,九阴鬼母却是惊疑不定的看着被封堵的洞口。
在洞口之外,有着沉稳脚步声响起。
轰隆!!!
一道强劲之力瞬间震碎了堵在洞口的诸多巨石,登时烟尘弥漫。
“什么人?”九阴鬼母怒喝出声,心中有些警惕,不知道是什么人寻到了此地,但应该不是宁恒或是练红尘。
脚步声由远及近,来人已经是走进了洞窟之内,一步一步走到了九阴鬼母近前。
“鬼母,许久不见了。”轻笑声响起,来人注视着光团中的九阴鬼母,也在九阴鬼母面前显露出了真容。
九阴鬼母见到来人的面容,顿时瞳孔一缩,难以置信的说道:“怎么会是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