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西培萨斯虽然暗自松了口气,心中仍有些不安,但他同样没有表现出来,相反他想起刚才自己的失态,忙说道:“戴奥尼亚人把跨海远征想得太过简单了,除非他们能派出几万士兵,能供应充足的军粮,才可能给我们的家园制造一些麻烦,但是以戴奥尼亚的实力显然无法做到。”
“你说的没错!”狄奥尼修斯大声的表示赞同,随即又露出一丝忧虑:“不过……菲利斯托斯在信中说,杰拉、卡曼利纳、阿格里真托……这些西西里南海岸的城邦对他提出的要求进行推脱,不愿提供士兵和战船,而且他还抱怨这段时间赫罗利斯屡次和他作对,影响他对城邦的管理,他无法及时的为我们提供援军和舰队,所以——”
狄奥尼修斯沉声说道:“我经过反复的思索,决定亲自乘船回锡拉库扎,尽快带援军来大希腊!”
“大人,你要离开这里?!”法西培萨斯再次变色:“那这里的士兵们怎么办?!”
“阿波罗在上,保佑我能在十天之内带援军回来拯救你们!”狄奥尼修斯郑重的说道:“而在这十天之内,由你来掌管这支军队!戴奥尼亚人的注意力都在麦德玛和洛克里身上,他们没有足够的兵力,也不会冒着巨大伤亡的危险来主动进攻由我们几万人防御的西里庭,而我们的军粮足以维持这么长的时间……法西培萨斯,你是我最信赖的将领!也是士兵们最信任的将军!只有你才能承担起这份重担!等着我带着援军到来,我们才会顺利的返回锡拉库扎!”
“大人……”习惯了服从狄奥尼修斯命令的法西培萨斯尽管压力很大,心中有不少想法,可“拒绝”一词就是说不出口。
“我会让其他将领服从你的命令,包括我的弟弟,如果有谁在我未回来的这段时间里不服从你的指挥,你可以按照军法处置!”狄奥尼修斯不容他再分说,强行将统率这支部队的权利交给了他。
法西培萨斯只好勉强接受了这一任命,并且祝愿狄奥尼修斯平安回到锡拉库长。
接下来,狄奥尼修斯又分别找来几位将军谈话,要求他们积极配合法西培萨斯,掌控好部队,守好西里庭。
在同情报头目安德罗斯提尼的密谈中,狄奥尼修斯却给了他一封密信,让他监视法西培萨斯和其他将领,一旦发现法西培萨斯行为异常,就立刻联系港口的莱普提涅斯,在众将面前宣读此信,将法西培萨斯拿下。
最后他叫来菲比达斯。
“听说锡拉库扎这一次出击伤亡惨重,看来即使没有我的插手,你也没有战胜戴奥尼亚人!”一进屋,菲比达斯就嘲讽道。如今的他真成了闲人,不但再没了带兵的机会,连这次进攻戴奥尼亚大营,狄奥尼修斯都没有跟他商议,菲比达斯彻底成为一个旁观者,所以他毫无顾忌的表达他的不满。
狄奥尼修斯了解这个斯巴达人的性格,虽有些不悦,还是直截了当的说道:“戴弗斯派遣了几千士兵在西西里登陆,攻占了一座城镇,我必须立刻乘船赶回锡拉库扎,希望你能跟我一起走!”
“戴弗斯竟然在这个时候还敢再分兵去进攻锡拉库扎?!”菲比达斯和狄奥尼修斯之前一样的震惊,但很快转变为钦佩的神情:“他的胆子也太大了!……”
发完一通感叹,菲比达斯斜瞥着狄奥尼修斯:“你这是要扔下你的这些士兵,独自逃离大希腊?”
狄奥尼修斯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而是略显担忧的说道:“戴弗斯恐怕不会仅仅派几千人去进攻西西里,那只会去送死,锡拉库扎和盟邦恐怕会有不稳,我需要你的支持!”作为一个能够将权力视为达摩克利斯之剑的僭主,他拥有政治的直觉,希望能够未雨绸缪。
菲比达斯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明白迪奥尼修斯所说的“你的支持”实际上是斯巴达的支持。几年前,迦太基人兵临城下,锡拉库扎民众就曾经要威逼狄奥尼修斯下台,菲比达斯就曾经以斯巴达使者的身份,让锡拉库扎民众作出了让步,让狄奥尼修斯重掌了权柄。
难道锡拉库扎又出现了暴动?菲比达斯看向狄奥尼修斯,转念一想:锡拉库扎海军惨败,克罗托内会战惨败,进攻戴奥尼亚大营惨败,狄奥尼修斯的失败比上一次要惨重得多,锡拉库扎民众确实很有可能表达对狄奥尼修斯的愤怒……
菲比达斯尽管有些幸灾乐祸,但他知道:狄奥尼修斯一旦被推翻,不光斯巴达这些年来扶植锡拉库扎的努力都白费了,而且锡拉库扎暴乱必然会导致其力量被大大衰弱,从而使西西里的霸权出现真空,无论是戴奥尼亚还是迦太基的扩张,都不是斯巴达希望看到的,所以斯巴达只能支持狄奥尼修斯。
菲比达斯不满的又看了狄奥尼修斯一眼:这个狡猾的家伙恐怕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才肆无忌惮的跟他提要求!
想到这些,菲比达斯不再啰嗦,直接问道:“坐船回去安全吗?港口外可是有戴奥尼亚的战船封锁。”
“菲利斯托斯派来了我的商队里最好的舵手和水手,之前他们就轻松的驾驶快船闯入了港口。”狄奥尼修斯回答。
“什么时候走?”
“今晚。”
………………………………
当最后一座攻城塔在麦德玛城墙前崩塌之后没多久,戴奥尼亚人吹响了撤退的号声。
望着潮水般退去的敌人,苦战了大半天的麦德玛人为自己能够幸存下来而欢呼。
在远处指挥作战的希洛斯也没有太多的沮丧,他认真的对手下说道:“回去告诉工程师们,攻城塔的轮子太不灵活了,推动起来很费劲儿,而且塔身也不太结实……希望他们尽快改进!”
“是,将军。”
“还有……我们的士兵对这些新的攻城器械不熟悉,和它们之间的配合有些生疏,希望接下来能加强这方面的训练!”希罗尼穆斯也在一旁提出自己的意见。
“你说的很对,就这么办。”希洛斯认真的听取他的意见,然后期盼的说道:“希望经过改进之后,等下一次再攻城时,麦德玛人就笑不出来了。”
…………………………………
西里庭营地攻防战之后,戴奥尼亚虽然获得大胜,但也战死了500多人,受伤2700人,因此戴弗斯给各个军团长布置完善后的任务之后,就和士兵们一起火化了死者,然后又去慰问了伤者,一直忙到傍晚才返回大帐,却看到托尔米德正站在大帐前。
“有什么紧要消息吗?”戴弗斯忙问道。
托尔米德刚要说话,陡然刮起了一阵强劲的南风,顿时漫天飞灰直往人的口鼻里灌,几个人狼狈的赶紧窜进了大帐内。
“呸!呸!……”赫尼波利斯一边吐着嘴里的黑灰,一边拍打着身上,然后骂道:“该死的锡拉库扎人打不赢我们,就只会烧我们的营地来出气!”
仅有壕沟和鹿砦相隔的左营被烧成了灰烬,现在还能看见有些地方冒着黑烟,刚才那场大风卷起漫天的灰尘,让中军大营也遭了殃,这就是赫尼波利斯抱怨的原因。
“用一座空营换来锡拉库扎上万士兵的伤亡,我觉得是我们赚了。”托尔米德笑道。
“只是可惜士兵们今晚上就要挤着睡觉了。”赫尼波利斯也笑道。
“右营有足够多的空地,不过就是缺少帐篷。”
“帐篷是不会缺的,别忘了我们在克罗托内还占领了锡拉库扎的大营,缴获有足够多的帐篷,只需要明天将它们运来就是了。”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天之时,戴弗斯已经清理干净身上的灰尘,再次问道:“托尔米德,出了什么事?”
“米多拉德斯派人来汇报,下午有一艘从南面来的快船闯进了西里庭港口。”
“那么多艘战船都拦截不住一艘快船?!”赫尼波利斯不满的说了一句。
戴弗斯和托尔米德都没有接话。
戴弗斯很清楚:快船船小灵活,如果在有风的情况下,有经验的舵手和水手完全可以将三层桨战船玩弄于鼓掌之中,所以舰队中一般都由快船来担任侦察和传递消息。
赫尼波利斯不了解海军,但戴弗斯也没有给他解释,他反而希望赫尼波利斯的这句话传出去之后,能够敲打敲打最近因连连获胜而有些自满的海军将士。
沉默了一会儿,他才问道:“你认为这艘快船为什么闯进西里庭港口?”
“肯定是来告诉狄奥尼修斯,我们的第一军团已经登陆了西西里。”赫尼波利斯抢先答道。
“第一军团占领梅亚罗”的消息早在一天前就传回了营地,戴弗斯特意将这一喜讯传达给了各军团长和高级队官们,使他们的信心更是大增,对继续围困西里庭也没有了怨言,因此戴弗斯对赫尼波利斯能这么快做出回答,并不感到惊讶。看看托尔米德的表情,显然他也是这么认为的。
搜索书旗吧(www.shuqiba.com),看更新最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