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孤叟把霍天磊刚才的问话向地上的人用尼泊尔语问了下,对方才听懂了,说道:“就我一人。”
“你是谁指派来的?”霍天磊问道。
随即,珠峰孤叟又用尼泊尔语问了他。
此后,都是这种形式。
“是——”
霍天磊觉得对方不对劲,朝地上这人一看,竟然已经服药自尽。
霍天磊蹲下身去,仔细检视一番,忽然从他的右耳侧看到一枚火焰图案,是纹上去的。
用手机拍下,扶起珠峰孤叟离开当地,来到山谷。
这时,他左肩部的伤口由于刚才下山时的剧烈走动,又有一道泉眼流出。
霍天磊赶紧让珠峰孤叟躺下,从怀中取出医疗包,给他打了一剂麻药,然后穿针引线,竟然凭肉眼就给珠峰孤叟的伤口处被弄坏的神经缝合好,然后是缝合伤口。
这以后,霍天磊还另在山上找了一味草药,捣烂后给他敷好包扎好。
这时,托尼贾千百惠还有皓月赵莎两拔人马来到霍天磊珠峰孤叟身边,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托尼贾看了看霍天磊用手机拍下的那玫火焰纹身。
良久,托尼贾终于气愤愤的骂了一句:“妈的,我还没有找你们报仇,你们就先来刺杀我!”
原来,纹有火焰的那人就是洁布沙舅舅托里手下死党的标志,因为托里自己曾很喜欢这个标志,并让自己的死党纹上。
他们估计到托尼贾的朋友珠峰孤叟武功很好,所以,想要尽快为刺杀托尼贾清除障碍,结果,就有了今天这一番布置。
踏青由于这件事情结束,大家乘车往酒店的方向赶去。
可是酒店大门外,黄俊仁董事长很是抱歉的对托尼贾和珠峰孤叟说道:“对不起,二位,你们的房号被取消了。”
“怎么回事?有什么理由取消他俩的房号?”霍天磊这时显得有些生气,而不管黄俊仁同为中国人了。
“霍天磊息怒。”黄俊仁对霍天磊可丝毫不敢怠慢,估计是洁布沙的因素,“我们酒店入住必须是凭身份证才能入住的,而这俩人根本没有尼泊尔的身份证。”
霍天磊余怒未消。
这个黄俊仁,一定受到了谁的指使,应当就是洁布沙舅舅托里。
前两天,他还对托尼贾和珠峰孤叟以诚相待,说不管什么身份,只要住进店里来的,就是客人,也就是他的上帝。
“这段时间我要出外一趟,祝你们在酒店玩得开心。”黄俊仁几步走向了自己的座驾。
“黄董事长,你这样不合礼数吧!”说话的是洁布沙,她从酒店一楼的桥牌室里走了出来,说道,“只要是经过王室证明的,就是尼泊尔的公民,我为托尼贾证明,怎么样?至于珠峰孤叟,来自伟大的朋友中国,所以,请你一定收回你刚才的话。”
黄俊仁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面对一脸严肃的洁布沙,他表现得无可奈何。
“好吧,既然是洁布沙公主发了话,一切好说。”他尴尬的笑了下,重重的关上车门,喝着司机开快点。
原以为这晚就这么平安的过去,
可是没有想到,天亮时,托尼贾和珠峰孤叟根本没有醒,还是霍天磊叫了服务员来开门,才看到托尼贾仍然在昏睡。
而珠峰孤叟却不见了,床下的五个画箱都失踪了。
“托尼贾老师!”千百惠赶紧把托尼贾叫醒,他看到自己的画竟然不易而飞时,欲哭无泪。
“托尼贾老师,没关系的,我们一定为你把画找回,请你一定相信我们!”
千百惠在得到托尼贾的指导后,画艺大进,不仅能画好漫画,油画、中国画、尼泊尔传统画等诸多画法她已经能够熟练掌握,内心欣喜之余,情不自禁的把托尼贾的称呼加上了老师二字。
托尼贾眼睛暗淡无光,并没有因为千百惠的话得到安慰,根本上来说,他对自己的前途是失望了的。
这天仍然是休息,而且霍天磊他们的拍摄已经到了尾声,再过一周,就可以回国。
场记赵莎有任务,霍天磊、皓月、千百惠一起跟着托尼贾走街窜巷的找,大家都知道,这只能暂时麻醉托尼贾的心灵。
来到一家电子产品专卖店,千百惠买了一台索尼的单反相机送给托尼贾,希望他不要那么伤心。
这台索尼相机像素可以说是最高了,托尼贾虽然毫无心情拍了下,可是也被吸引了,他不停的倒腾起来。
看来,艺术是相通的,画画和摄影,可互相取长补短。
有半个时辰时间,托尼贾忘了自己的画。
只是,当某一刻,还是回到了现实中。
这时,他们走进了一家尼泊尔美食店,但托尼贾毫无食欲。
刚刚霍天磊和托尼贾都打了珠峰孤叟的电话,可是没有信号,现在托尼贾接到了珠峰孤叟的电话。
“托尼贾,对不起,我没有保住你的画!”电话那头心情十分沉重。
“老朋友,你在哪?”
那头说了下地址,结果,托尼贾让他搭记程车来到这家美食店。
珠峰孤叟估计是身上刚有伤,又经过了一晚追画,面色有些苍白。
原来,昨晚上珠峰孤叟与托尼贾睡熟后,一阵迷香气体飘进了房间,托尼贾没有武功,当时就处于了昏睡状态。
原来珠峰孤叟是可以当时起来反抗的,只是,由于昨晚已经受了伤,身体较为虚弱,也是错睡了一阵,醒来时,却见一个身影手中提着一个箱子,奔出了房门。
珠峰孤叟起了身,看到五个箱子都不见了,起身去追,但又怕有人进房间伤害托尼贾,所以把房门关好。
珠峰孤叟一路追去,那个人乘着辆摩托车,而珠峰孤叟只是疾步直追。
在城中,摩托车虽然快,可是终有红绿灯行人一类的,所以,珠峰孤叟始终能够紧追。
但是,出了城后,就渐渐与他拉开了距离。
但珠峰孤叟也不死心,自己大步顺着摩托车走的方向前去查找蛛丝马迹。
可是,来到公路尽头,都没有踪迹,画和人都离奇消失,只有一辆摩托车在山洞里。
只是,珠峰孤叟还是细心的,把那个地区拍摄在了自己的手机里。
托尼贾接过手机一看,神情一惊,说道:“不可能!”
“怎么啦?”霍天磊问道。
霍天磊接过一看,原来,竟然是当时自己与洁布沙乘摩托车去找托尼贾和千百惠,然后遇到托尼贾的舅舅桑季亚脱鞭打托尼贾的那个山洞!
摩托车就在这个山洞里!
难道,是要嫁祸于人?
心思真毒!
“我舅舅决不会做这种事的!”托尼贾很生气的站了起来,由于受了迷香,他有些站不稳。
“老师,你坐好。”千百惠过去把他扶住坐下,“先把身体养好,才能查明事情的真相,还有找到自己的画。”
“画不可能找到了。”托尼贾痛心万分的说道。
“能,我有这个信心。”千百惠的话让在坐的人都是脸色一变,她怎么会说这种话来,当时她只在睡觉,又不是她参与的事。
霍天磊看着她的神态,已经猜到了大半,那个盗画的人中的其中一个,一定就有千百惠的师兄小木太郎在内。
其实,千百惠与小木太郎俩人都有蜘蛛侠的技艺,如果查找师兄参与其中的一些蛛丝马迹,对于千百惠来说,还是很轻松的。
只是,小木太郎为什么要参与其中,估计就是这阵子俩人的关系产生了裂痕之故。
当时,千百惠是在安飞雨的手下当一名保镖,后来小木太郎加入,还成了天门尊者的猴子豢养师,只是后来,千百惠喜欢霍天磊之故,投入了许晴晴门下,俩人也逐渐产生隔膜,虽然还有联系,并且小木太郎有时还做些美食给霍天磊千百惠,但是他内心已经叛逆,出现现在这种事,千百惠也觉得师门不幸。
“托尼贾,放心,惠子说能找到就能,一个好汉三个帮,你记住就好。”霍天磊说道。
吃饭时间,大家把任务做好了安排,珠峰孤叟为了养伤之故,安排来保护托尼贾,霍天磊千百惠前去找画,皓月的任务就是负责用手机联络大家,保证信息畅通。
饭后,大家分道扬镳。
霍天磊千百惠作为主力,俩人一出美食店,千百惠就率先往一个地方走。
“惠子,这次只有靠你了!”霍天磊这次的说话是由衷的。
“好说,只要你什么都听我的,我保证完璧归赵。”千百惠说道。
“我洗耳恭听。”
俩人来到了一个画廊,那里果然各国画作都有,琳琅满目,让人应接不暇。
工作人员也忙不迭的装箱,原来,这些收集的画作都是要运往国外拍卖的。
一想到托尼贾的画也可能流落国外,霍天磊心内蓦然一惊,看了看千百惠,却仍然镇定自若,心里也才安静下来。
在某一时刻,千百惠接过树上飘落下来的一根蛛线,笑了笑,说道:“霍天磊,我们今晚就在这家画廊过夜。”
尼玛,现在惠子要恢复蜘蛛人的身份,又变成了火辣媚惑的性格。
久不逢她的这种气质,不由一阵面红过耳,但是,与以前不同的是,仍然把对方当成自己的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