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须长老的身影已然飞到了半空之中,一道刺眼的红光,赫然间从他的掌心飞射而出,直接轰向了北斗妖君的心口。
叶卿棠神色一震,虚无镜赫然间脱手飞出!
几乎在红光轰下的瞬间,叶卿棠掷出的虚无镜直接飞到了北斗妖君的心口,硬生生吃下了这一击。
刹那间,那凶气冲天的红光瞬间化作一只只赤色的蝴蝶,蝶翼煽动之间,飞散开来。
“虚无镜,你手上倒是有些东西,只可惜,短时间内只能用一次。”须长老面上浮现出冷冽的杀意,骤然间巨大的红光自他背后澎湃而出,宛如一轮红日,高悬天际。
“冒犯姜家之人,必死无疑。”
冷冽之声,宛如死亡的丧钟,敲响的下一秒,巨大的红光轰然间砸向了叶卿棠与北斗妖君。
“小心!”北斗妖君看着那绝顶之力轰砸而下的瞬间,翻身直接将叶卿棠护在了身下!
轰隆一声巨响!
那一团巨大的红光,直接轰在了北斗妖君的背上,不过瞬间便在他那巨大的背脊之上轰出了大片的伤口,那原本光滑的皮毛已然被焚烧殆尽,大片的血肉被红光撕裂,一大口鲜血自北斗妖君的口中喷出,溅了叶卿棠一身。
叶卿棠的双眼微微睁大,看着笼罩在自己身上,北斗妖君庞大身躯,看着他面上狰狞而痛苦的表情。
恍惚间,眼前的这一幕,与前世重叠在了一起。..
“义兄!”
一声低喝,好似从叶卿棠的胸腔之中挤压而出,她周身瞬间被黑焰所覆盖,猛的冲出北斗妖君的保护,周身的黑色烈焰,瞬间于轰砸在北斗妖君背上的红光冲击再来了一起。
天衍大尊境的实力,哪里是她一个太玄尊者境八重天的人可以挡的了的,不过瞬息之间,强顶住攻击的叶卿棠耳朵里便崩出了两屡鲜血。
她浑身的力量都已经撑到了极限,唇边鲜血滴答滴答的滑落。
被叶卿棠安置在一旁的小白虎眼看如此,当下心头一惊。
“敲里娘,老子跟你拼了!“
只一瞬间,小白虎的身躯骤然间扩大的了几十倍,一口白色的烈焰,自它的口中喷射而出,直接轰向了虚空之上的须长老。
“魔神兽?”须长老看到那只突然就增大几十倍的白虎,眼底闪过了一抹诧异,不过很快便归于平静,他微微抬手,一掌瞬间捏碎了白虎喷出来的烈焰。
白虎一口接着一口,不断的喷出烈焰,试图阻止须长老。
“不过是个幼崽,如何能够伤的到我。”须长老翻手一挥,一道红光倾泻而出,直接将白虎掀翻在地,一股威压随之砸下,将白虎摁在地上无法动弹。
“不过,倒是不错,待我杀了他们,便带你回姜家,送与叶悠。”
“敲里娘……敲里娘……”白虎被摁在地上动弹不得,恨不得咬死这混蛋。
叶卿棠的力量已然撑到了极限,看着被压制的白虎,口中呕出一抹鲜血,周身的黑焰急速的消散,可就在黑焰彻底消散的瞬间,沉睡在叶卿棠体内的天魔吞噬血脉,好似感受到了熟悉的力量,骤然间从叶卿棠的身上喷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