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甚至想专门放开一点限制,看看你突破之后能带给我多少乐趣。”云巨人在高空显形,他俯视着下方的杨绮,高高举起了右手:“但想做大事,就不能太任性。所以——”巨大的手掌凌空一握,恐怖的深紫色雷霆在他手心中吞吐爆发,快速变成了一个长度超过两百米的超级雷电长矛。
恐怖的杀伤力惊天动地,即便尚未刺出,已经惊扰天上浓厚的飓风浓云。
远在几十公里之外的亓梦猛然止步,她脸上阴晴不定,最后,还是回过头看了一眼。
“好了,结束了,让我完成自己的该干的事。告诉这个世界,它已经进入了,全新的时代。”巨人的左手轻轻打了个响指,恍惚中,杨绮听到遥远的地方传来了一连串的爆炸。
巨大的心悸传入心底,但枯竭的精神已经无法做出反应。
然后。
“然后,请你成为,新时代的祭品吧!”云巨人拉开架势,六色光辉如同日冕般散射四方,深紫色的长矛锋芒惊天。所有攻击力凝聚在长矛中,然后如同泰山倾倒一般轰然挥臂,凶猛的一矛狠狠刺了下来:“摩诃无量——无限神威!”
深紫色的巨大长矛从九天之上直贯而下,沿途炸出了一层又一层猛烈地空环。大雨、狂风、空气、尘埃,途经的所有一切,全部在一瞬间焚做虚无。深紫色在杨绮的眼前不断扩大、靠近,将她整个人都照成一片紫色,从这个视角看去,如同巨大的激光炮对着自己一炮打来。
能躲开吗?
不可能了。
精神完全枯竭的现在,即便肉身再有力量,自身的反应速度也完全跟不上对方,这一击可以说是吃定了。
能扛下来吗?
不可能了。
尚未接触,身上的大翼魔盔甲已经爆出噼啪的声响,盔甲中残存的魔性在惊恐的嘶吼着,如同在迎接末日。金铁之身在不断抖动,仿佛下一刻就会土崩瓦解。这招“无限神威”,恐怕真的已经无限接近第六极限。
不过,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比起保护自己,更重要的事情。
即便在看似穷途末路的现在,杨绮依然留有最后最后一张底牌。本来不认为会用到它,但现在,却正是将它打出来的好时机。
“终于……距离地球……足够的远了……”
不要大木头的补贴是为了什么?不呼叫大木头支援一个半个的精神之轮过来是为了什么?
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就是为了,这一刻!
迎着深紫色的雷柱,杨绮,全力举起了右手,一道金光在右手手心中闪烁跃动,仿佛某种信号。
同时,无限望角中,肆无忌惮的读条准备放魔法的老法师身前,苏慕华的左手处,也亮起了一道金光。
咚咚、咚咚,一个心跳在互相呼应。
成功了……
咚,杨绮颓然放下了右臂,昏迷过去。
就在此时。
“嗯?”
产生反应的是云巨人,紫雷电矛以惊人的速度下插。但有另外一种气机,以更惊人的速度跨空而来。本来这道气息几乎不存在,根本不被他察觉。但当那气息侵袭而至之后,某种莫名的危机感也不断扩大,一个人影在他的感知中由虚无变做真实。
云巨人猛抬头,魔眼光辉暴涨,他看到了天边有一道绚丽的星辉。
星辉之中,有一个舒展双翼的女子凌空飞翔,宛如天使。她弯弓搭箭,遥指此处。一个巨大的“破”字出现在女子背后,通天彻地,气象惊人。“破”字快速缩小,如同被押进枪膛的子弹一般,瞬间凝入了箭矢之中。
箭矢的锋镝割裂了虚空,未射出时,已经有一道道黑色的裂缝如闪电般四处蔓延。
光辉之中,“神”看清了那女子的样貌,不由愣神:“你是……”
下一刻,心口一痛,“神”低头,发现那支箭矢已经插在了自己的心口上。
“啊啊啊啊啊————!!”深紫色雷矛瞬间溃散,庞大的云巨人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惨叫。他的身躯、能量,本就有不协调的地方,只不过被他强行统一。现在,那一支附带了“破”之力的箭矢一击打碎了平衡,云巨人的身形时聚时散,六色光芒散乱迸溅,被一下伤到了根本。
“记住,从今往后,我不欠你什么了。”几十公里外,亓梦收起星辰战弓,转身继续飞行。
看似只是耽误了一支箭的功夫,但她的脸色蓦然苍白下去。
原本已经快要融入命运虚空的亓梦,因为直接攻击、并被直接观测,一下子从命运虚空中被猛然向外拉扯。如果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便罢了,但身为天榜前八、“天下第二”,“神”的身上缠绕的因果太多、太重,体量实在太大。
命运虚空轰然作响,命运的河流哗啦啦的激荡,亓梦直接被拉出了半个身位出来。
嘭的一声爆响,男孩纸的pad整个炸了。滋滋啦啦火星四射,损坏的异常彻底。
“完了……”噗通,男孩纸颓然坐倒,冷汗密布,表情空洞:“完了……全完了……唯一的机会……最后的机会……补天,根本补不了了……”
就在男孩纸万念俱灰的时候,那个一直没有任何活人气息的里间,终于有了动静。
咯吱,咯吱,一个轮椅慢慢摇了出来。小盲女楠楠,出现在男孩纸的身后。
“别着急绝望。”楠楠的声音无比平静:“还没到绝望的时候。”
“没到?还能有什么办法?!”男孩纸激动地一跃而起,他本来很想质问这个六芒星中的第一芒到底为什么不愿意助自己一臂之力,但很快他又想到了什么,怔然道:“难道说,你看到了更多的事情?难道说我的布局,真的从一开始就不对?”
楠楠没有回答,只是轻声道:“善战无功,善谋无名。不奕而奕,方得始终。”
“不奕而奕……方得始终?”乾坤只觉深得触动,但又无法看透看清,一时间正摸不着头脑。
但不论他迷惑成什么样子,一切还在推进,不会停下来等他。
无限望角内,老屋堂屋中,咚咚,咚咚,心跳的声音在不断跃近。
庞大的魔力于法杖之端汇聚,但未等老法师的魔法准备完毕,一道猛烈地金色光辉便乍然自苏慕华的左手中绽放出来。
这是杨绮早就在苏慕华身上藏好的,最后的一张底牌。为了这真正的盘内大局,这一张底牌,正式翻开!
金色的光雨之中,一个长发飘飘的男子如流光般飞出。
杨老师,真身出现在无限望角中!
搜索书旗吧(www.shuqiba.com),看更新最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