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将军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突然就像是被一股重力撞飞了一样,那股力量之大,乃是他此生未曾遭遇过的。
苏琳儿和将军夫人此刻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乔将军的身上,倒是没有注意到叶卿棠的奇怪之处。
“这是怎么了?”忽然间一个俊朗的男子,从侧厅走了出来,看到乱作一团的大厅众人,不免面上露出了好奇之色,随后他的目光又落向了站在一旁的叶卿棠的身上,顿时面上露出了一副厌恶之情。
将军夫人看到那青年,当即道:“凯儿,你来的正好,苏侨又发疯了。”
那青年名为东方凯,是将军夫人的侄子,因东方家和将军府距离很近,所以时长来串门。
东方凯微微皱眉,看向叶卿棠的眼神更多了几分厌恶,自将军夫人嫁入将军府之后,他们东方家也于乔将军的关系密切了不少。
乔将军是武将,虽是姓苏,却被封为乔将军,所以,才为自己的长女,取名苏侨,以谢陛下之恩。
而东方家,却是擅长术法,常年为帝君炼制养身丹药,所以非常收帝君的器重。
东方凯本就不喜欢这个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表妹,如今听闻将军夫人此言,当下也不啰嗦,直接朝着叶卿棠走去,想当然的伸出手,想要将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疯表妹给拎出去。
可东方凯刚一伸手,叶卿棠却忽的抬起一脚,直接把东方凯一脚踹在了地上。
东方凯的实力不错,自将军夫人嫁入将军府之后,自己也顺道自幼跟着乔将军练了一身的武艺,在同龄的人中,可谓是实力超群。
而苏侨,不过是一个连练武都嫌弃得废物,东方凯自然是没有任何防备。
这一脚,直接踹断了东方凯的几根肋骨,只看他突地闷哼一声,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嘴角渗出了一抹鲜血。
看着倒地吐血的东方凯,叶卿棠的内心很是无语。
她刚才压根没用力,这就吐血了?
这碰瓷碰的也忒明显了吧?
“凯尔?”将军夫人微微一愣,未曾想,叶卿棠竟然会突然还手。..
莫要说是将军夫人了,便是一旁的乔将军也着实被眼前发生的一切震了一下。
怎么回事?
侨儿怎么突然出手这般凌厉?
乔将军一身痴迷武学,自是有点眼力,方才叶卿棠那随意的一脚,却是让乔将军看得浑身一震,那等力道与速度,没个三五十年,根本不可能修得。
可这一切,略知拳脚的将军夫人却是不知,她看着自家的侄儿被叶卿棠这疯子给打了,当下面上一沉。
“苏侨,你竟然敢动手打人!”素来未将苏侨放在眼中的将军夫人一怒之下,竟然是直接朝着叶卿棠走了过去,扬起手来,照着叶卿棠的面上扇了过去。
可谁知……
将军夫人这一巴掌还未扇下去,叶卿棠却是突地反手抽了将军夫人一个大耳瓜子。
只一瞬间,将军夫人就像是陀螺一样,被抽的转了一个圈,仓皇间跌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