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意的,他如此表情,证明自己没心机。无害是最容易拉近距离和关系。张叶的想法其实也很单纯的,只想早点认清这个世界。
“知道吗,就是这样,黄奕比你聪明多了。”
张叶只是傻乎乎的呵呵。
黄奕无声的笑,心中美开了花:小姐她夸我呢。
张叶说实在的,不知道,黄奕怎么这么对一个女人入迷。他想想他自己,其实有时候也是的。他入迷的小乔。可惜,从线索上来判断,小乔也进入了维度空间,比他还要高。所以,他必须要度过这个四维,然后去五维。在第五维没准可以遇到小乔。因为,将五维看作一条线,可以任意前进和后退。
一时半刻了,还没有出来。
“张叶,你进去吧。”
最终还是自己要过去探路么。
看到张叶被安排进入,他的感觉那个美滋滋,没有派遣他进去,他是知道的,他在小姐心中的地位很明显。只有重要才会被安排在后面。他心中诞生不小的满足。
张叶进入了小洲,他开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是寻找着他们踩过地皮,小草塌陷模样的踪迹前进的。预感没有错误,有危险的,张叶闻到了一股血腥味。而前方,是一片大概,都只有五米高的树林。树木是那种极多叶片的,张叶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进入。不过,他不会那么平常的进入。而是在进入前,运用了走火入魔,红眼状态的他,心中不但非常冷静,而且,一些状态相关的是有提升的。虽然,如果情绪起了的话,会很迫切。比方说,杀心起了的话,必须要杀掉敌人,才会满意。否则,会有一种仿佛心口塞着什么东西,浑身不自在的感觉。
“是血迹,”张叶看到之后,没有紧张也没有不适应,反而很快乐。因为他是走火入魔中。对负面的一切都很敏感的,并且,不决绝,反而很接受。张叶瞬间扑了过去。
树叶因为他的行过,折断了枝条。他毫不在乎。肆无忌惮的加快速度,穿梭林间。
“你,为什么要杀我,”
“哈哈,不然呢,我一直看你很不爽。”
“你太可恶了。”
张叶没法想象,他从一叶障目扒开后,看到了两个打手相互之间厮杀。这可是一出好戏。他产生了跃跃欲试的感觉。但没有出去。因为他知道,如果他出去,肯定是第一时间,他们一同杀他。所以,还是等他们中有人胜利后,自己再出现也不迟。虽然说,那个被偷袭的人已经岌岌可危,被偷袭者攻击态势如潮水,仿佛要淹没一样。
张叶静静的望着他们战斗,直到其中一人获胜,“哈哈,你去死吧。”
“你……”
张叶道,“完了,就回船吧。”
“你都看见了,”那人一边喘气一边惊呼。
张叶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留给他深黑的背影消失。
张叶搜寻了整个小洲,没有什么特别的,然后返回。他发现,那个打手已经回来了,狼狈也在慢慢消失。看来,刚回报完情况。张叶满不在乎道,“我回来了。”
“还好,你没事,上来吧,我们出发。”
张叶上了甲板。黄莺招呼出发,好在出去的假定只有三分之一,船上还有十几个家丁。日常基准的伙计,有人干。
“你为什么不说?”
张叶觉得奇怪,“我为什么说。”
“说了的话,你就可以得到注意,可以奖励都不一定。”
张叶觉得这人可是一名善良的凶手,或许也仅仅是这是来试探。但都没差。张叶根本就不在意这档子事。只要不影响你到他即可。张叶道,“和我无关的事情,我不予理会。”
那名打手松了口气,“好,我记住你了。”好像会给张叶好处的样子,却是很快速的篮球。张叶摇头,回到自己的房间。
张叶问,“我们去哪。”
“第一点没什么可探索了,去第二点。”
张叶道,“第二点有什么可探索的吗?”
“嗯,有的,”黄奕道,“至少,那里还有人。而不是第一点,一年到头,几乎没有人去。”
张叶想到一个问题,奇怪的问,“第二点不是要第二层吗。”
“你真的没见识,”黄奕不由得唏嘘,然后耐着性子跟张叶解释:“第二点对应的还是第一层,一直到第十点,第一层的都能进入。当然,如果第十点的话,第二层进入比较保险。”
不得不说黄奕的性子真的好。张叶很欣赏,所以,他又说恭维的话了,“你和小姐真的很像。”他的恭维都是这样不漏痕迹的,因为这样恭维人,听多了也不会厌倦。
已经习惯张叶这样,所以他也不假正经的大喝什么,只是笑呵呵。
一名真正的棋盘师应该怎样做,黄莺是知道答案的,那就是挑战棋盘点。所谓第一点,第二点,还有称呼什么宝藏点,其实最本初的造就,名字叫做棋盘点。为棋盘师历练用的

棋盘世界,棋盘师为身份高位职业。
每一名棋盘师都有莫大的优待。像样的家族,无论如何都会培养一两位棋盘师。
张叶道,“也就是说,小姐她的目的是每个点的棋盘气运。”
黄奕点头,“是的,气运对棋盘师来说太重要了。气运是和天地沟通的媒介,我们这种不是棋盘师的,身体内或多或少也会有气运的。”
张叶就好奇了,“到底何为棋盘师。”
“棋盘师,是可以召唤棋子作战的存在。”
“男为黑子,女为白。棋子非常强大的进攻手段,甚至也可以用来防守。总之,棋盘师一个,可以当的到我等几十个也不再话下。”
那么,问题就了。张叶问,“既然棋盘师那么厉害,为什么,小姐带上我等。”
“这……这。”他不想说出来,虽然他知道。可是,他觉得说出来等于说小姐的坏话。如果是别的棋盘师,他定然说出来:是为了做炮灰用的。
看到黄奕的支吾,张叶想明白了。一定是做炮灰。但他没有说出来。这个黄奕和对小姐是一根筋,稍微说下小姐的不是,他就会生气。也不是怕他,只是会麻烦。不想多嘴惹事。毕竟目前两人还是友好伙伴。
随着渐行渐远,可能距离第二点接近了,船只多了起来。
因为都朝着这个点,难免船只发生摩擦。很多都没有发生事情,但有些船主就是惹事的性子,这一路来,从遇见船只开始不到一天时间,就见到了三次事故。刀光剑影和见血惨呼。
“啊啊!”前面又有争端。
突然一个人影飞来,落在张叶他们的船上。
“打打杀杀,真没意思。”是一个妖娆的女人。她身后跟着一帮手持刀剑的男子,“站住,你给我乖乖送死。”“居然杀死了我们的老大,臭婆娘,去死吧!”“妖女,受死!”
“我早有跟你们老大说过,不要动他的脏手。他自找,被我杀死,怪我咯?”
“你个臭娘们,老大想上,是你的荣幸!”
“受死吧!”
黄莺皱眉,黄奕看到,立刻飞到甲板上的旗帜处,“你们,还不赶快离开,黄家行船不欢迎你们!”
“先将这个傻叉杀了,然后完成老大死前没完成的心愿。”他们立刻将攻击点朝黄奕。在船甲板的末尾,红衣女子没心没肺的咯咯直笑。
“杀了她,不就什么麻烦解决了吗?”打手自作聪明,拿着刀从后面砍向红衣女子的脑袋。突然,他眼睛瞪大,眼珠快要挤出来,“你……”不可置信,人头落地,不是红衣女子,而是他自己。
红衣女子收住笑声,碎了口,冷哼,“自不量力!”
一切被张叶尽收眼底,因为他也是那个想法,不过,他并没有伤害红衣女子的意思,他就想打败,让其逃走即可。那样,那些人肯定会追其走。而不是杀死,杀死或许引来将是天大麻烦,那些人要将一船的人杀光。这里可是他好不容易得到的落脚点,所谓“靠山”。不想轻易失去,又是这无妄之灾。
“你不来杀我?”
张叶摇头后退,“不,不用了。”
“咯咯,”笑容很诱人。张叶唯恐莫及,虽然脸上表情装了九成,但这女人的确是带刺的玫瑰。张叶宁愿去跟那些“追兵”男子战斗,也不愿意跟这女人。
“张叶,助我一臂之力!”
张叶加入了战斗,本来就是帮助黄奕的,所以不废话,直接开启战斗。
若说,普通层士和棋盘师的区别,对于能量的运用方面。
比方说,有些人是从少侠、大侠、宗师这类不入流上来的,他们就有兵器依存症,携带兵器才能发挥好的实力。就如同那些追兵男子,十个,九个带着刀剑。不是说兵器不增加战力什么的,兵器是可以增加,但两手空空更自然不是么。
黄奕从小制定的训练,是家族培养,所以他也保持着良好的习惯,不携带兵器。
两个不携带兵器,他们的攻击方式,气功。隔山可打牛。如果仔细还是看得到,那一团团气旋的,但,若只是轻描淡写的扫视,最多也就看到气功轨迹而已。
“我再不出手,他们打不过了。”黄莺看了眼红衣女子,她决定出手,黄奕和张叶战死的话,对她来说是损失,她不愿意看到。立刻飞身过去,呵斥一声,“棋子!”立刻,在她的身前,跟随她漫进,一枚白色,胸前大小的棋子。
“什么,是棋盘师,”
“我们快走,”
“此地不宜久留!”
黄莺松了口气,棋盘师可以对付对应境界一百人,那是一名身经百战合格棋盘师,而她顶多也就十几名那而已。她毕竟是家族的宠儿,想要战力最好过度,恐怕中年以后。不过,她仍然争取提升实力,带着家丁出来挑战棋盘点。虽然她是家族女孩,应该在家族的保护中老老实实等安排对象,然后过门才对。但,她
不愿意那种平静而平凡的人生。
“哦,想不到,你居然是棋盘师,”红女女子靠近。
“嗯,是的。”她随口应承,打量两人伤势,“你们不要紧吧。”
“呵呵,还行。”黄奕身上有伤十五处。
“不碍事,”张叶身上有伤七十多处。龇牙咧嘴。他为什么受伤这么重,盖因替黄奕挡了不少伤害。他知道,如果黄奕倒下,就死他的死期。所以,他只要帮得上忙,战局当中他都有伸出援手。毕竟是美握武器,战斗中伸出援手,就等于资源去承受伤害。是很凄惨的行为方式。好在他对身体掌控入微如斯,否则,在第三十四处伤害的时候,已经战死。
“咳咳,”
“张叶,你还好吗。”
张叶灰色嘴唇,躺在床上,发高烧了,额头有冷毛巾。
红衣女子没想到还在船上,“他已经是半个死人。”
黄奕大瞪眼睛,“你说什么,我的伙伴才不会死了,他是这样的坚强。”
“是的,他毅力很好,可,你难道不知道,战斗中染上风寒,如果伤势不好的话,很可能就被风寒折磨死,这是很高几率的。”
“那也不代表我的伙伴就死了,他还活着!”
红衣女子无所谓耸了耸肩,然后离去张叶房间。她在船上横行无忌,黄莺看到她也最多是皱眉。这就是实力的关系。棋盘世界,能力为尊,实力至上。
张叶昏昏沉沉,做了个梦。
他在梦中,感受着死亡。他伸出双拳,在空中不停的飞。他想找一个落脚点,可是,在他下方一望无际的海洋。那些海洋丝丝蒸发热气,快要将他热熏晕得过去。
最终张叶寻找到了地面着陆,那里好多孩子跳跃对他挥手,对他欢呼。湖面印象他轮廓,机甲一千零一。他听清了他们的欢呼声,大致就是高呼他英雄、救世主。突然一道圣光从高空光环的形态旋转下来,眨眼便照射在张叶的身上。张叶感受到了极其的舒服,他居然直接从梦中醒了过来。不是惊醒,而是舒服的郑恺眼睛。他看到了啥,令他错愕不已。
“这样就行了。”
“什么,到底是谁。是黄莺还是那个女人。”此时是黑夜全黑的,但他肉眼还看得见。却被使用了神奇秘术,若永夜面纱。等到女子完全离开房间,张叶才明若眼睛。一切收入眼底。他是被救醒的,当然不是梦中的那团光。那团光是对现实的返馈,是一个女人亲吻了他,他不知道多久,但他知道,吸走了他体内的寒气。或许从那个梦境开始就在进行了。但梦中的时间是不和现实太阿匹配的。也就不知道确切多久。不过,他心中感谢之心很明显。想报答,却不知人是谁。
沉默中麻痹,这种痛。他悄无声息的离去。心中无比坚定:我还爱着她。
张叶道,“是你救了我吧。”
黄莺,“呵呵,你觉得呢。”
张叶道,“一定是的。”
她摇头不想多说。不过,有一点,她是承认的,她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觉得,张叶是一个极富魅力的男人。所以刚才她不由得靠近了些,但也仅仅只是靠近。只是,在斜角的门缝,黄奕看到的情景就不是这样。他看到黄莺主动去亲张叶。可怜的黄奕就此心痛离开,只是中了空间中视线巧和的“障眼法”。
“黄奕,你是怎么的,最近每次看到你都闷闷不乐。”
黄奕对张叶勉强一笑,“有吗。”
看着黄奕笑比哭好的笑容,他皱眉,“你有什么心事,直接说出。别放在心上,只会更心伤。”
“好,你要我说的。”他咬着牙。但仅此而已,并没有负面情绪的表情,面部神情还是很平静的。
张叶点头,“你说吧。”
黄奕深沉声音,“有一个男人非常爱一个女人,本来,可以这样不相望也可以很美好的感觉,可是有一天。出现一个男人。而这另一个男人并不是坏人,但是他却是那个女人所喜欢的类型,就这样,成就一对恋人,世上也多了一个悲伤失落人。”
张叶听完之后,啼笑皆非,“我说黄奕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他稍微有些铿锵有力的声音,“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
张叶道,“如果,你口中的另外一个人指的是我的话,里面悲伤男主角是你的话,那个女孩是黄莺小姐的话,我想你就大错特错了,这几天她就跟我见过一面,慰问我的病情。其他,别无它场合相遇,我张叶,明人不说暗话。就这么个事。”
张叶问,“对了,那个红衣女子呢,怎么近期不见。”虽然说,对红衣女子不好感,不过,也没有太多坏感觉。家丁告诉他,“打手大人,红衣姑娘她好像生病了,近期将自己锁在房间里面,只是吃饭时间,我们敲门她才开门拿饭。”
张叶觉得奇怪了,记得那女孩好像在自己生病的时候,巴不得自己死,说出只要受伤染风寒基本就死了的让人听了生气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