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奴队是一个邪恶的东西,但李璟却没有禁止,甚至还有鼓励在里面,这些削弱敌人,壮大自己的最好办法,他以为这种事情一向是在民间泛滥,是那些商贾们干的事情,但没想到,诗书传家的王氏居然干这些玩意,顿时李璟感觉到一阵恶心。『→網.520』,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王老大人死后,王家在百官之中地位顿时差了许多,若不是两位娘娘在宫中得宠,恐怕已经被众人所忘却了。”高湛看出了李璟的不喜,赶紧解释道“老奴听说,王家的钱财倒是不少,大概就是从这贩奴队得来的。像这些矿山、盐场等等都是需要大量的奴隶。”
“钱财虽然不错,但这样的钱财是充满血腥的,是肮脏的,真想不到,王家世代诗书,最看不起的就是商贾之道,就算是王穆自己也瞧不上曹璟,现在好了,自己满身铜臭。”李璟笑道。他的目光看着对面几案上的玉如意,这个玉如意是王家进贡上来的,以前他还感觉这个玉如意很漂亮,但现在看来,总感觉是如此的别扭。
“王大人,才比不过赵大人,德比不过张大人,理财的本领不如曹大人,聪慧不如耶律大人,年纪不如虞大人,所以老奴认为王大人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高湛笑道,言语之中虽然为王穆在开脱,但实际上,却是在贬低王穆,认为王穆不过如此而已,也因为王老太爷生前的功劳,加上王氏有女在宫中服侍天子,才会成为政事堂的大学士,否则的话,就是连曹璟都不如。
“走,出宫去。”李璟想了想,说道“这些年张择端做了燕京府尹,不知道市面上怎么样?去看看。”李璟脸上堆满了笑容。
“可需要人陪同?”高湛一愣,没想到李璟在这个时候准备出宫,赶紧询问道。
“皇十子定乾跟随吧!”李璟摆了摆手,说道“随便选上几个侍卫,难道在燕京街头上还有人敢刺杀朕不成?”皇十子李定乾是王鹭所生,若是平日里,高湛不会认为有什么问题,但现在不一样,两人刚刚聊到王家,这个时候就领着王家的外孙前去逛街,这里面若是没有什么问题,高湛说什么也不信。
“老奴这就让人通知十殿下。”高湛不敢怠慢,赶紧让内侍去通知李定乾不提。
“听说你与王家关系不错?”李璟换了装备,让几个侍卫取了宝剑跟随,自己却是一身常服,就这样径自出了皇宫。
“老奴和王家关系虽然可以的,但老奴是忠于陛下的。老奴的一切都是依靠陛下,与王氏没有任何关系。”高湛毫不犹豫的说道。
李璟听了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臣子们的动静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有说下去,暗卫现在实力越来越大,已经有尾大不掉之势,所以就有了东厂,东厂和暗卫相互牵制,相互平衡,才有朝政的平静。
等到了皇宫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站在皇城之外,粉妆玉琢,倒是生的极为秀美,看的出来,李定乾的相貌酷似王鹭,玉面俊秀。
“孩儿拜见父亲。”李定乾看见李璟前来,赶紧上前拜道。
“走,政事繁忙,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正好出来走走。”李璟拍着自己儿子的肩膀,笑道“燕京繁华,张择端还是有些本事的。”
“孩儿平日里在府上也听说张择端有些能耐,燕京的繁华与他有很大关系,不过,孩儿认为这一切都是父亲的本领,若不是父亲,张择端就算再有本事也没有任何用处,也不能让燕京繁华起来,父皇有识人之明。”李定乾赶紧拍着马屁说道。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这个张择端就是有真本事了。”李璟点点头,双手靠后,领着自己儿子行走在街道上,高湛尽速其后,身边的一些暗卫却是分散在周围,用警惕的眼神看着四周,随时观察着周围的一切,虽然是在燕京城,可也不能粗心大意。
“听说你母亲和姨娘昨日前往王府了,过的怎么样,王大人还客气吗?”李璟笑呵呵的说道“他府上可是有钱的很,若是不好好招待你,恐怕你的母亲都不愿意。”
“王家的酒食与宫中并没有多大的区别,也不知道是不是当日王大人用来招待孩儿和母亲、姨娘的,还是本来就是如此,走的时候,王大人原本准备送两个扶桑婢女给孩儿,被母亲拒绝了。”李定乾不知道李璟为何会询问这些,还是很老实的回答道。
“自然是如此,王家富裕丝毫不下皇宫啊!”李璟点点头,说道“看样子那句谚语说的不错,京城王,富天下,建康谢,足天下。意思是说,京城王家的钱是天下第一,皇帝的钱都不如王家的钱多,建康谢氏的粮食很多,供应天下都足够了。”
高湛面色不好看,他不知道这句话是怎么传到李璟耳中的,但从李璟口中说出来,足见他对王家和谢氏的不满,皇帝天下第一,就算李璟是一位开明之主,但碰到这种事情,心中还是很不舒服的,尤其是王家、谢氏的钱财来的都不怎么干净,心中更是有些不满了。
“陛下说笑了,谁家富裕能超过陛下,谁家的粮食多了能超过陛下,这些不过是谣传而已。”高湛这个时候忍不住说道,虽然不喜欢王氏,但高湛知道,东厂需要王氏这样的盟友。
李璟只是笑笑并没有说什么,而是领着儿子在街道上行走,脸上总是堆满着笑容,好像根本就没有将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中一样,倒是一边的高湛心中忐忑不安。
李定乾却不知道自己的一番话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只是好奇的跟在李璟身边,不时的询问着周围的一切,对于民间的一切,李定乾总是感到十分好奇。李璟也是有问必答,父子两人看上去倒像是普通的民间父子一样。只有高湛眼珠转动,也不知道心中在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