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湛不知道是用什么样的心情跟在李璟身后,李定乾却是不管,小眼睛滴溜溜的望着周围,嘴巴里还讲着王府的一切。却没有看见身后的高湛连连摇头。
“燕京王,富天下;建康谢,足天下”。这句话从李璟嘴巴里说出来,可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的,现在的谢氏已经被满门毒杀,背后是谁,谁有如此大的能耐,现在还不知道,但高湛知道,别看李璟表面上笑嘻嘻的,实际上心中已经浮现出无限怒火,大唐天下,能让人一个谢氏满门自杀的人只有天子,天子要谁死,谁就得死,可是对方如此冒犯皇威,李璟心中焉能不生气,眼下还没有发作,实际上,平静的面容下面,是无尽的怒火,怒火一旦宣泄而出,将会是尸山血海。高湛想到这里,心中都在发麻。
​“啪!”一声巨响,李璟正行走间,就见空中飞来一个酒壶,砸在街道上,酒水洒满了一地,传来一阵阵香气,李璟的脸色更差了。
“护!”高湛胆战心惊,正待喊了出来,却被李璟阻止住了,他看了一边的酒楼一样,隐隐可见酒楼之上正在打闹。
“走,上去看看。”李璟按了一下腰间的玉带,嘴角的笑容更甚了,但跟随在身边的高湛面色更加苍白,李璟心情不好的时候,都是如此。
“去,让张择端前来迎驾。”高湛感觉到有大事发生,招过一个侍卫,认真叮嘱道。
酒楼临街而建,这种建筑在燕京很常见,与潘楼不一样,这个酒楼不过两层建筑,李璟沿着楼梯而上,耳边传来一阵阵吵闹之声。
“不就是一个破茶叶吗?有什么了不起的,项公子,你可想好了,和我们王家合作,只是会让你的宝云茶得到的更多,到时候,不仅仅是宝云茶,就算其他的香林、白云都能给你弄来的。”一个不屑的声音响起。
“是王家。”高湛面色苍白,双目中闪烁着恼怒之色,虽然不知道酒楼之中是谁,但是这个王家就能说明一切,在燕京的王家,也只有燕京王了,真是运气不好,强买强卖也就算了,居然碰见了李璟,活该对方倒霉。
“项公子,说实在的,你家的宝云茶虽然不错,但还没有成为贡品,想要成为贡品,可不仅仅是好喝就行了,陛下喜欢喝茶天下皆知,但天下的好茶也不知道有多少,你家的宝云茶如何成为贡品,还不得有人来推荐不是。我王家就可以,说起来,陛下是谁,陛下是我的姊夫,也是我的妹夫,呵呵,若是让我王家来推荐,你的宝云茶必定会成为贡品,到时候,日进斗金还是很轻松的。”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轻风细雨,听上去很舒服,李璟想了想,知道对方是王穆的儿子王子木,以前见过一次,声音倒是不错,生的也不错,只是这个时候说话有些让人生厌。
“王公子,你不要欺人太甚,我项家宝云茶也是精品中的精品,我就不信陛下会看不上。”一个愤怒的声音响起,听的出来,对方的年纪并不大。只是言语之中多了几分天真。
王子木面色阴沉,他看着面前玉秀俊雅的年轻人,双目深处多了一丝嫉恨,只听他冷笑道:“项公子真是天真,没有我们这些人的推荐,就算你家茶叶再好,也进不了陛下的眼睛,你要知道,家父和内廷大总管关系很好,没有大总管的同意,就算你家的茶叶再好也没有用处。只要大总管一句话,就算你家的茶叶再差,也能入陛下之眼。”
李璟听了朝一边的高湛望了一眼,高湛顿时老脸涨的通红,恨不得找了一个地洞钻进去了,心中更是愤恨不已,这个家伙实在可恶,自己找死不算,还想着在这里坑自己。
“陛下,陛下英明神武,岂会,岂会轻信他人。”项公子声音凄厉,言语之中多了一些愤恨,这个时候他算是明白了,自己家的茶叶再好,在这些达官贵人眼中也不过是卖茶的,他们不管茶叶好不好喝,而是看这些茶叶能不能给他们带来金钱,带来好处。
“陛下自然是英明神武,只是你要知道你卖的茶叶真的能进贡到陛下身边吗?实际上,你们需要的也只是一个名声而已,将宝云茶变成贡茶,有了这个名声,你们项家的茶才能身涨数倍,不要多了,只要你们家八成的利润,我王家就能让你们的茶叶身涨数倍,从此名扬天下。”王子木得意洋洋的说道:“有我王家的一句话,你得到的东西将会更多,这对于你们项家来说是一件好事。有我王家庇护,天下之大,都能去得。”
“真是好大的口气。”李璟冷森森的说了一声,对身边的高湛说道:“就算是朕也不敢说天下之大,都能去的,最起码现在的金人地盘就去不了,西南之地,我也要小心翼翼,王家的口气实在是太大了,大的连朕都震惊。”
“陛下所言甚是,王家太过于嚣张。”高湛冷森森的说道。这个王家小子实在太过于坑爹了,现在不仅仅是坑爹,更重要的是坑了队友,这让他很是恼火,所以毫不犹豫的落井下石。
“看样子,王家的钱财不仅仅是贩卖奴隶这么简单,更是有巧取豪夺,一张口,就要别人家的干股,而且还这么多,这样的买卖朕也想做。”李璟脸上的笑容更深了,望着高湛说道:“你亲自去见见王穆,问问他这样的生意可还有其他的,朕也想去做一笔。”
“老奴这就去。”高湛面色苍白,他恨不得现在就杀到王府去,找王穆好好的算一算。
“走吧!”李璟摆了摆手,说道:“小十,我们接着去逛街,免得被这些家伙坏了兴致,好不容易出来一遭,得好好玩耍一下。燕京王,还真的燕京王了。”李璟最后一句话声音很大,传的老远。
“是谁,是谁在胡言乱语。”房间内传来王子木气急败坏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