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势太过于凶猛了,当火环烧到一定的高度,大约有五六米高的样子。X23US.COM

星星火光照映出了上头的情况,上面是一个石顶,有一个漏斗形状的石洞,直通向黑石的内部,大口是朝下开的,黑漆漆的洞口中垂下许多的绿色藤蔓!看来这底下的气流,是来自于这漏斗。

我还没来得及思考,王排龙当下哎呀了一声,我回头去观望他,他一拍手,非常讶异地说道:“这怎么回事?怎么来到了这里!”

牛北斗也不由得吃了一惊,问王排龙道:“老弟,怎么回事?”

韩小二非常戒备地看向四周,说道:“上头的洞,就是通向妲己墓室的,可当时我们离开这地方最起码有半里地,才通过上面的洞回到的妲己墓。”

李倩倪问道:“可……可是这地面离上面怎么也有六米左右的高度,你们是怎么爬上去的?”

李三洞也说:“对头咯,咋个,你们还难道背上长了翅膀不成,你们确定这就是你们当时回去妲己墓的棺底洞?也许

在半里地之外,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洞口。”

艾狄生点了点头,“嗯,李先生这么说,很合乎情理,完全有这个可能性。”

王排龙一下子露出了一副哑巴吃黄连有苦也难言的表情,他也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了。

与此同时,刘强走了出来,仰头观察了好一会儿,用非常确定的口吻说道:“确实是这个洞,不会错的,当时我们下来的时候,是顺着绳索下来的,上去的时候因为我的体重太重了,需要借助那些藤蔓,有一根藤蔓因为承受不了我的重量给弄断了,垂下去挂在了旁边另一根藤蔓上,你们看,那不是有一根断掉的藤蔓。”

我们仔细一观察,竟然真的有一截干枯的藤蔓挂在了一根粗壮的藤蔓上,一时间大家的脸上都非常的不好看起来。

王惠珍这时候凑到我跟前,小声说道:“郭大哥,咱们是不是还在幻觉之中啊。”

她这样说,又把问题拉回到了开端起始状态,又陷入了另一层次的迷路问题中,最严重的是,把我给搞懵了。

我还是坚持决定站在我一开始的立场上,我将火把对着火帘一刺,立马宛如向上倒流的火星子,开始扭曲颤抖起来,只一瞬间竟裂开了一道缝隙,一些白色灰粉一样的虫子就冲了出来。

我嘴角一勾,得意地说道:“看见了吧,只要有东西进去,这个气流就会发生变化,虫子也会飞出来。”

我又对王排龙说道:“你们下来之后,就没有走出这个干尸阵,当时的火把为你们驱走了一部分虫子,而且这个干尸阵只要有人进来就会破坏它的气流,虫子减少了一部分之后,你们才有幸返回妲己墓内之中,说白了,当时你们走的半里地都是在原地踏步。”

王排龙拍了拍脑门,眯缝着眼睛思考了片刻,用手指了指我,说道:“还是年轻人脑子灵光,这么一说确实是这么个理儿啊,当时那青木棺材内壁底部有一个缩尺机关,是青铜的,苏妲己的黄晶棺材就是放在上面的,每隔一千年,那尺子就能缩回一寸,看来这个干尸阵是供苏妲己逃生用的,这是风水里的藏风逃生之法,怪不得当时我从棺材里掉下来,会没有摔死,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李三洞惊讶道:“乖乖,这黑石头也太古怪了吧,陕西墓里能掉到神农架,出去吹牛也没人信吧。”

忽然间,我又想到了一个问题,说道:“还是从刚才的问题上出发,既然有东西进入这个干尸阵,虫子才会跑出来,使大家产生幻觉,那么可以试想一下,这整整齐齐的干尸阵,怎么可能在神农架魔沟的露天地上放这么久,也就是说,我们走错了路,被虫子引到了这个干尸阵上,而且先前我们是一路向下走的,我估计我们现在已经在地下了。”

“再者说,这里应该全是八卦阵,既然干尸保存的这么完好,那么就不可能会是动物闯进来,应该也是个人来到过这里,既然现在除了我们没有别人,那么这个人只可能是离开了,因为距离过高,这个人不可能上去到妲己墓里。”

“但是你们仔细想一想,会有什么人来到这里,又能全身而退?如果是一般人,早就原地踏步走的累死在这里了,这个人肯定不是一般人,而且这种虫子在外面应该成活率很低,要不然不会飞出来,又让你们把它们带回来。”

牛北斗也彻底惊呆了,反问我道:“听郭老弟这么一分析,确实十分有道理,不过能来这里又能安全走掉的人,那会是什么人?”

王惠珍和肥龙的眼睛立马看向我,那表情是在说会是会是我爷爷?

我抬起手止住了他们的眼色,说道:“刚才你们发现了其他人的脚印吗?那么证明这个人很擅长隐藏和设计,根本不是普通人,他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要放虫子出来,刚才我将火把插进火帘里,才出来多少虫子?一个人从这里经历根本不足以放出太多的虫子,只可能是他故意站在气流的边缘往外放虫子,而且他还是对这种虫子免疫的。”

肥龙挠了挠头皮,说道:“哎?那到底会是谁呢?”

“对呀,这个人会是谁?”韩小二也问我道。

我呵呵一笑,说道:“这还不简单,试问刚才王大哥讲的,那苏妲己棺底缩尺机关的事,假如王家没有去盗苏妲己的墓,时间到了,按照建墓的预先设计,苏妲己的黄晶棺材会在气流的顶托下,漂浮在干尸阵上,大家都知道苏妲己现在还活着,那么一个人重生在一个能够使人致幻的虫窝之中,必定是对这种虫子免疫的,而且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苏妲己醒过来的时候,用可以使人致幻的虫子作掩护是最高明的手段。”

王排龙听后哈哈大笑,称赞道:“高,高啊,实在是高!郭兄弟果然奇才!”

很多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但都用佩服的眼光看向我,牛北斗说道:“郭老弟是个心细之人啊。”

李三洞脖子一歪,问道:“真的是苏妲己?!乖乖!”

--上拉加载下一章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