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州,成为了吴国强大的道路上的垫脚石,侵吞交州,吴国的实力能够壮大,对抗晋国的兵马有了更多的可能,这也是孙权想要看到的景象。
而田豫看穿了士匡的心思之后,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很多,交州士家有着投靠晋国的心思,怎么看对晋国而言都是有着莫大好处的,士家的实力纵然是强盛,待到交州稳定,士家前往长安之后,还不是要安分下来。
当前晋国不会动兵,也不会放弃在交州的好处,这一点想必交州的士家是能够看到的。
任何一名君主在考虑事情的时候们肯定会站在更高的角度上,交州在州郡之中,毕竟是贫瘠的,即便是占据了交州之后,对于当前晋国的形势没有太大的影响,反倒会因为接连出兵而让晋国陷入疲敝之中。
晋国需要的稳定,稳定发展之后,横扫天下,才是最为明智的举动。
吴国之所以有进犯交州的心思,乃是从晋国的身上感受到了太大的压力,尤其是荆州水军的建立之后,能够直接威胁到吴国的安全,对冀州水军的力量,其实吴国还是比较忌惮的,在冀州战场上,晋国的水军展现出了非同寻常的战斗力,令江东水军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给晋国水军足够的成长时间之后,这些水军将会展现出何等厉害的一面可想而知,最妥当的办法其实就是在荆州水军没有完善之前,将荆州水军消灭,但是吴国当前没有这个胆量。
取得接连胜利之后的晋国大军士气如虹,无论是面对多么强悍的敌人,他们都敢于上前,这样的军队是可怕的,招惹到了晋国的军队之后,吴国想要稳定下来就困难了。
晋国太大了,而以晋国当前的实力,只需要一年的时间,支撑起数万人的战争还是能够轻易做到的。
主要看吕布如何对待吴国了,若是吕布一心想要消灭吴国的话,吴国想要保存下来是困难的,底蕴不同,大军恢复的速度也就有着差距,目前江东军仍旧保持着十万之众,但是这十万人的大军是什么样的情况,孙权还是比较清楚的,若是凭借这十万人的军队与晋国的大军争锋,将会输的很惨。
保护吴国的乃是长江也,只要晋国的军队难以跨过长江,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很多,吴国的策略很简单,就是尽可能的在晋国的进攻下保全下来,让晋国的水军难以进入吴国。
否则以晋国大军强悍的战斗力,只需要进入吴国,就能将吴国覆灭。
士匡为田豫安置在了内城,毕竟士匡代表的乃是交州,身份上还是比较敏感的,若是有心之人从中作祟,从而出现问题的话,田豫也是承担不起的,当前的长安,并没有表面上这般的安稳,暗流涌动,其中更是混杂着不少反对吕布的力量。
当初为了对战曹军和江东军,吕布下令将治下强大的世家聚集在了长安城内,让他们远离熟悉的城池,这些世家岂会没有其他的想法,只是晋军在战场上高歌猛进,即便是他们有心,也难以起到效果的。
而现在,能够与吕布对抗只有孙权了,孙权为吕布消灭之后,吕布统一天下就成为了必然,而世家想要在这种情况下翻身,就更加的困难了,以吕布的性格,岂会给世家翻身的机会。
底蕴庞大的世家,不愿意认输,但是一些小家族,当他们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方式之后,还会跟随这些大世家的身后吗,稳定下来之后,家族的实力才能在壮大,而他们家族中的人才,同样能够在官场上得到职务。
吕布对待世家的手段看似残忍,并没有断绝世家的生路,只要世家配合,就不会有性命上的危险,还会因此而得到更大的发展。
只是这样的发展,比之世家想要的有些差距罢了。
世家能够理解吕布的想法,尽可能的遏制世家的发展,对吕布而言才有这更大的好处,从晋国当前的发展情况就能看出,当世家的力量被极大的遏制之后,将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离开了世家之后,城池的发展速度会更快,这也是诸多世家郁闷的地方,他们不得不承认的是吕布的发展策略,的确让治地取得了更快的发展。
安置好士匡的事情之后,田豫当即前往皇宫,求见吕布。
交州士家的事情,自然是需要更快的解决,确定交州的事情之后,荆州能够做出更多的布置。
“圣上,臣今日见了士匡,并且带领士匡在军中看了一下......”田豫将见到士匡之后的情形娓娓道来。
吕布微微点头道:“如此看来,交州士家的确是有投靠晋国之心啊。”
“圣上,交州贫瘠,吴国的兵力相对而言还是强盛的,吴国有进犯交州之心,士家自然是心中焦急。”田豫道。
吕布将目光投向贾诩道:“不知文和如何看待此事啊?”
“圣上,以臣之见,当拉拢交州士家,尽可能的让士家投靠晋国,如此的话,能够在更大程度上牵制吴国的力量,若是吴国的兵马进犯交州的话,荆州的兵马可顺势威胁吴国,从而牵制吴国的兵力,让吴国难以得到发展的机会,孙权乃是非常人也,不容小觑。”贾诩道。
“文和之言甚是,拉拢士家的话可以,不能触碰晋国的底线,若是士家愿意投靠晋国的话,封侯,并且会受到晋国的庇护。”吕布缓缓道。
贾诩神色一动,从晋国建立以来,封侯之人并不是很多,由此可见想要在晋国得到更高的地位,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封侯是对于文官武将的肯定,若是能够封侯的话,劝说交州士家将会更加的简单。
“圣上英明。”贾诩拱手道。
“吴国的情况也要经常关注。”吕布提醒道,当前能够与晋国对抗的只有吴国,尤其是当交州投靠晋国之后,孙权想要更多的扩展自身的实力,将会更加的困难。
:。: